“师兄,师傅...”菲斯切尔诺大师败下阵来,葛罗德四人急忙上前搀扶,脸色均是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蒙面女子没有穷追猛打,手掌一挥,那白色光团便是迅速收敛了光芒,渐渐消失在空气之中,与此同时,她周身的圣洁光辉也是散去,暗自软了一口气,一股虚弱感自体内悄然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一招击败凝丹初期强者,还是魔法与魔法的正面对抗,于她来说,自身的消耗也是极大。

    “菲斯切尔诺,带着你的人立刻走。”稍缓了片刻,蒙面女子以命令式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明知道我师兄是宙斯公会的长老,尽然还下手那么狠辣,难不成是想挑衅宙斯公会?”葛罗德大师一脸怒容地道,连自己的师兄都一个回合败下阵来,今夜想以武力取胜的几率几乎为零,可就这么两手空空地散人,却又极为不甘,毕竟纯阴之血太过难得,是以,只得以宙斯公会的名头相欺,在他看来,对方之所以没下死手,十有八九是对宙斯公会存着忌惮之意。

    “葛罗德,你连魔法师公会都代表不了,居然还有脸搬出宙斯公会来唬人,你若不服气,我再和你打一架,打到你服为止。”斯卡利顿脸上闪过一抹凶戾,语气不善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还嫌不够丢脸?”菲斯切尔诺大师甩开两名弟子的搀扶,甩给葛罗德大师一个噤声的眼神,而后几分复杂地看向蒙面女子,沉吟了片刻,说道:“我没猜错的话,你是魔女艾莉娜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个名字,葛罗德四人脸色一阵变化,再看向蒙面女子的眼神当中,多了一丝惊异不定,以及深深忌惮。

    八年前,地下世界魔法界的“黄埔军校”,魔法学院出了一名被誉为百年来最有天赋的魔法师,艾莉娜,外号魔女,之后她接受了西方王庭的邀请,并破格列定为三大继承人之一,五年前,王庭内部发生变故,艾莉娜险遭迫害,最后在一群支持者的拼死护卫下逃生,从此销声匿迹,直到三年前,暗夜君王横空出世,艾莉娜这才重新回归世人的视野之中,跟随着暗夜君王南征北战,两年时间,大小战斗不小百场,地下世界第六个黄金级势力,自由国度由此诞生,而艾莉娜也成了除暗夜君王之下,九大核心成员之一,是自由国度真正的话事人之一。

    无论是实力,还是身份,与艾莉娜相比,葛罗德四人都是相差遥远,即便菲斯切尔诺是宙斯公会的长老之一,依然是有着不小的差距,作为老牌的黄金级势力,内部等级森严,正负会长下头,还有三个审判长,然后才是长老会,长老会里头有十多名长老,大小事务全凭会长一言而决,是以,长老的实际权力非常小,更多的是获得荣誉地位。

    蒙面女子目光清冷如水,在葛罗德五人脸上流转而过,迟疑了片刻,才道:“四月后地下峰会就要召开了,六大黄金势力之间默认了休战,机会给你们了,十二小时内,离开丹曼国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菲斯切尔诺大师点了点头,对方等于是变相承认了,如此一来,他也彻底死心,他很清楚,宙斯公会会长尚处于闭关状态,公会绝不会为了一个纯阴之血的女人和自由国度全面开战,而以他个人加上魔法师公会,断然无法与自由国度抗衡,假如再执着的话,很可能会引来杀人之祸。

    “宝贝”再好,也没有性命来得重要,更何况是网送了性命。

    葛罗德五人走了,灰溜溜地走了,没有理会苏承荣的恳求,使得苏承荣陷入到恐惧与绝望之中,今夜他带来的六名武修死得一个不剩,接下来,黄天掌管黄家之后,必然还会向苏家兴师问罪,甚至会联合其他家族,直接将苏家给瓜分了。

    “云山...”不得已,苏承荣有气无力地看向黄云山,后者同样是一脸灰败,之前他不是没想过悬崖勒马,可最终还是做出了一条道走到黑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你的家务事就自理吧,孟小姐我们带走了。”斯卡利顿支会了一声,随即大掌一挥,那些虎鲸佣兵团的成员便是开始撤离,其中分出四人,走向孟娇。

    叶宁和霍尔姆做了个眼神交流,正要默默推开,不想,严松却是比他们更快反应,直接起步走远,见识了之前苏家六人惨死的画面,严松现在是想着能够安全地离开黄家,然后马上登上归国的班机,在他看来,孟娇的命运已经注定,哪怕叶宁二人“多管闲事”也改变不了,他可不愿赔上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人性现实的一面,在有关生死的时候,表露无遗。

    霍尔姆眼中闪过一丝不耻,低喝一声:“严先生,你不是孟小姐的保镖吗?”

    严松脚步一顿,艰难地回头,好巧不巧地,撞上了孟娇那怨愤交加的目光,脸色顿时变得如吃了苍蝇般难看。

    “孟娇,对不起。”低头避开女人的逼视,严松咬了咬牙,一甩头,再度起步。

    霍尔姆递给个眼神给四人之一,那人冷冷地向严松的背影望去,随后一个斜冲追了上去,一掌拍向严松的后颈,严松本就保持着警惕,突感身后来袭,豁然转身,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拳掌相撞,严松吃痛地哼了声,脚下连连后退,而那人立刻又发起了攻击,同为先天大成,严松显然不是对手,再度过了几招,被对方抓住机会,一个手刀抵住了脖子,然后一掌拍晕。

    而在严松晕迷的同时,叶宁乘着孟娇不备,将她击晕了过去,四人分成两组,把孟娇二人抬离了大厅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我想和你单独聊一聊。”斯卡利顿等人撤出之后,叶宁主动找上了黄天,有关老爷子的事情该是和后者做个交代了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先和老二,绍芬聊聊吧...你们把这里收拾了,记住,别让家里任何人看见...阿年,你带苏承荣去隔壁房间休息一下,霍尔姆先生,要不你就在这里坐一会儿。”黄天简单安排了善后事,便是起身将叶宁引去了最东边的房间。

    叶宁将之前在老爷子练功房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,除了将老爷子死因单一地定性为过度运动真气,导至反噬而亡之外,其他的都是实情相告。

    黄天听后一脸沉重,不知该如何表达,老爷子一病牵动了家族上下,不想却是闹出了那么多事情,直至失控的局面,身怀纯阴之血的孟娇,差点就让黄家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凡事都有代价,老爷子为了境界突破可谓咋费心思,最后赔上了一条性命,这怪不得任何人,只能说是因果使然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那些人是朋友?”黄天的心理素质总算不错,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,脸色缓和了下来,试探地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叶宁明白他的意思,摇头道:“你应该感谢霍尔姆,他和鲲鹏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黄天点点头:“不管怎么说,这次多亏了叶先生相助,不然我黄家就遭殃了,叶先生有什么吩咐,尽管直说,我黄某人无不照办。”

    黄天是个人精,他听黄鲲鹏说过,霍尔姆和叶宁是朋友,却是对叶宁极为尊重,并称呼叶宁为“叶哥”,由此得出,霍尔姆越是不凡,说明叶宁更加不凡,值得他郑重对待。

    叶宁露出一抹心照不宣地笑容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,我确实有几件事相求,第一,我看黄家庄园西北角有一栋独立的小别墅,希望黄先生能借我暂住几天,好让阿暮安心休养,不用特别安排下人,第二,我会开一个药材清单,希望黄先生能够替我尽快奏齐,黄先生放心,都是凡品二三级的药材,第三,今晚之事严令黄家上下不得外传,老爷子过世的消息等我离开黄家之后再对外宣布,最多不超过五天时间。”

    黄天只琢磨了片刻,便是点头应下,叶宁所提的三个要求并不高。

    两人又交流了几句,便是出了房间返回大厅,黄天当即叫来管家,做了一番吩咐过后,管家带着叶宁与霍尔姆二人前往庄园西北角的别墅,这栋别墅本就是黄家备用的,平时并不住人,却每周会有下人负责打扫两次,里头的家具用品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管家陪着叶宁二人在客厅坐了一会儿,就有下人用担架将阿暮抬了进来,阿暮因为血水过多,随着时间推移,终是顶不住虚弱,沉沉地睡去了。

    管家带着下人离开后,霍尔姆负责将阿暮送进一楼的房间躺下,叶宁伸个懒腰正打算去洗手间冲个凉,眼角余光瞥见窗外数道黑影一闪而过,不禁嘴角向上一扬,失笑地摇了摇,主动走到门口,拉开大门,孟轲里,对上一双明眸,而在将叶宁的音容相貌映入眼帘的一刻,那对明眸当中,便是难以抑制地波荡了起来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