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敢,老爷子的练功房乃是黄家的禁地,别说你苏承荣只是老爷子的女婿,就是老爷子的亲生子女,在没有得到允许之前,都是不得擅入。”黄家的老管家勃然作色,眼见黄家三兄弟观点不一,苏家人摆明了要放肆,他也不得不出面了。

    “陆管家,您是长辈,我向来对你十分尊重,但今夜没有个满意的结果,我却是绝不会干休。”苏承荣表面依旧客客气气,不过态度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,隐隐透出锋芒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苏承荣,把事做绝,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。”黄天缓缓地道,双手环抱,身子靠在沙发软垫上,微眯的双眼之中,点点冷意闪动。

    “大哥,三十亿美金对苏家来说,那是赌上了全部身家,承容不过是要见见老爷子,当面求证一下,这怎么叫把事做绝了呢?”黄绍芬果断站在丈夫一边,出声相驳。

    而就在她话音落下之后,待客大厅的木门被从外推开,由年叔领头,十多个人快步走了进来,黄天见状,紧绷的心弦松弛了下来,他等的援兵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“天哥。”目光在大厅内环视一圈,年叔只对黄天叫了一声,在场的人都明白其中的意思,他年叔以黄天马首是瞻。

    黄天露出一抹淡笑,点头示意,同时,眼角余光瞄了瞄黄云山,只见得后者的脸色明显比之前阴沉了许多,不由的,嘴角闪过一丝讥嘲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阿年,你从老爷子那边过来的吧,老爷子他...”陆管家主动提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闭死关了,特意让来通知一声,家主之位传给大爷黄天。”说着,年叔径直走到陆管家面前,从兜里掏出一份文件递给后者,补充道:“这是老爷子早准备的文件,有老爷子的亲笔签字。”

    陆管家年轻时就一直跟着老爷子走南闯北,膝下无儿无女,等于是把毕生精力全部奉献给了黄家,是以,黄家上下除了老爷子之外,属他最有公信力。

    陆管家将文件打开,花了大约五分钟大致浏览一下,而后递给了黄天三人,只说了一句:“确实是老爷子的亲笔签名。”

    文件当中最核心的一点便是:由黄天出任黄家家主,黄家老二,黄家老三,包括其余一些家族核心成员,各自掌管家族一块业务。

    待客大厅内陷入一片沉寂,苏承荣又回到了原位,一副并不着急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阿年,这份遗嘱老爷子什么时候立下的?”文件在黄家众人之间传阅之后,黄云山问道。

    “半月之前,云山,这不是遗嘱,老爷子只是闭了死关,这份委托书的副本,存放在凯尔德律师事务。”年叔回道。

    “简直开玩笑,老爷子有什么理由在闭关之前不和我们见一面,非要以一纸文件相托,我们都是老爷子的亲人,这里面有问题。”黄绍芬地哼了一声:“阿年,这份委托书上的签名就算是真的,不排除老爷子是在神志不清的情况签下的,我现在就要去见老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个意思。”黄云山当即站起身来,一点都不含糊。

    “大哥,二哥和四妹的要求并不过分,我的想法也是一样的...不过这毕竟是我们黄家的家事,不相干的人还请先回吧。”沉默已久的黄贵水忽然说道,目光向苏承荣望去,他提到的“不相干的人”,自然是以后者为首的一众苏家人。

    “三哥,承荣是我丈夫,是老爷子的女婿...”黄绍芬闷哼一声,冷言冷语地道,话到一半,就被身边苏承荣挥手打断了:“绍芬,别争这些无聊的了,今夜我是代表苏家来落实合同的,苏家把一家一档都扑上了,必须有个让我满意的说法,我可不管老爷子是不是闭死关,放不方便见我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既不合时宜,又极为不客气,事实上,苏承荣已经失去了耐心,反正虚伪的面皮迟早撕破,何必再浪费时间?

    黄天眼神一沉,强势道:“苏承荣,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也和你挑明了说,你所谓的那个合作项目我不会答应,今夜你也见不到老爷子,我甚至可以提前告诉你,三天之内,我黄某人还会去你苏家登门拜访...阿年,替我送客。”

    年叔点了点头,侧身对苏承荣做了个“请”的姿势:“苏先生,请吧。”

    苏承荣眼中精光闪过,坐在那儿没动,斜睥向黄云山:“云山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黄云山抱歉一笑,向阿年责备道:“阿年,今晚的事不是你能做主的,你如果非要一意孤行我不拦你,不过他们都是黄家护卫队成员,可不会听你瞎指挥。”话完,指了指年叔身后的六人。

    年叔皱了皱眉头,回头扫去,与他目光相触,果然有几人眼光飘散,随即,就见到一名后天高手,以及两名先天强者默默退开,以行动表明了立场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,另外一名先天强者虽然没有立刻“反叛”,却是将目光转向了黄贵水,显然是在等待后者的指示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黄天的脸色变得难看了下来,总算,他也是久经风浪的人,并没有当场发作,想了想后,沉默地看向了黄贵水。

    不等他开口,黄贵水便道:“大哥,你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虽然平时我和你之间的矛盾不算少,但有一点我和你的观点是一致的,黄家内部的事情,轮不到外人插手。”

    黄贵水的立场大出了黄云山所料,这还不算,另外一名先天强者虽然没有立刻“反叛”,却是将目光转向了黄贵水,显然是在等待后者的指示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黄天的脸色变得难看了下来,总算,他也是久经风浪的人,并没有当场发作,想了想后,沉默地看向了黄贵水。

    不等他开口,黄贵水便道:“大哥,你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虽然平时我和你之间的矛盾不算少,但有一点我和你的观点是一致的,黄家内部的事情,轮不到外人插手。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