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宁平静地与年叔对视,说道:“黄老爷子在丹田破碎的情况下强行运动真气,严格来说,他是自杀。”

    年叔眼中锋芒闪动,咄咄道:“那你是承认老爷子的死和你有关咯。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?”叶宁未及回答,一道沉喝声便抢先传来,霍尔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暴掠而来,在叶宁身边一个急刹,目光森寒地将年叔给锁定,一对大掌垂落身子两侧,掌心涌动着两团真气,一派随时开战的摸样。

    葛罗德大师与白人青年也是赶了过来,视线在老爷子的脸上转了几圈,均是眉头深皱,此刻,从老爷子的身上,他们已经感受不到一丝生机。

    那名女仆一把拉住年叔,凑近后者耳边低语了几句,也不知说了什么,年叔脸色大变,双拳紧握,身子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总算,年叔的自我心理素质还不错,没多久,便是冷静了下来,吩咐女仆一声,后者将老爷子的尸体抱起,去往了原形大床方向。

    “葛罗德,你和你的人是准备留下还是离开?”年叔目光忽然一转,找上了葛罗德大师,语气极为不善,“大师”的尊称直接给免了去。

    葛罗德脸色微微变幻,片刻后,叹了一口气:“哎,老爷子发生不幸,绝非我的本意,那枚丹药便不再强求,我这就离开黄家。”话末,详装做了个侧身的动作,下一刻,突兀转身,朝着叶宁身边的孟娇袭去,伸出的手掌,被一团浓郁真气重重包裹。

    孟娇只是先天初期,即便暂时恢复了活动能力,可想要与半步凝丹的葛罗德大师相抗,显然还是不可能,情急之下,她条件反射般身子急退,可葛罗德大师的速度更快,眼看就要追上,便在兔起鹘落之间,一个身影如幽灵般闪至她的身前,一拳轰出,与葛罗德大师的手掌隔空捍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一道沉闷的撞击声过后,叶宁连退了七八步,这才气息一沉,稳住了身子,一条手臂近乎麻木,这还是因为葛罗德大师并非以力量见长,以及叶宁本身肉体强悍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大师,搞突然袭击,你不觉得自己很卑鄙吗?”叶宁面色阴沉地道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你什么意思?你之前不是说过,她和你没有任何关系。”葛罗德大师没有急着再度出手,眸光微闪。

    “此一时彼一时,我劝大师还是不要太执着了,再不走,就没机会了。”叶宁将小家伙放了出来,几分警告地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叶宁怀里的小家伙,葛罗德大师眸光闪烁不定,之前小家伙将白人青年一道魔法攻击的能量尽数吸收,他可是记忆犹新,一时间,他有些犹豫了起来,纯阴之血固然珍贵,可也不能拿生命当赌注,要知道,施展过血祭的招数,他现在的状态并不好,没有多少必胜把握。

    “葛罗德,你要是再不走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,我就算只剩下一口气,也会拉你垫背。”年叔忽然说道,语气坚决如铁。

    葛罗德听得这话,眼角抽了抽,他自然是明白这话中之意,一名先天大圆满真要以命相博的话,他至少也会落得重伤的下场,这对他来说是无法承受之重,尤其是眼下的情况,一旦他重伤了,叶宁等人多半会落井下石,趁你病要你命。

    “走!”经过一番权衡,葛罗德大师最终没敢强来,闷哼一声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你是鲲鹏少爷请来的,如果有人要对鲲鹏少爷的父亲的不利,你会不会出手相助?”待葛罗德二人离开后,年叔转而询问叶宁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看似有点莫名其妙,可叶宁联想到老爷子的临终嘱托,大致猜到了一些,无奈地笑笑:“是不是苏家人?”

    年叔神情微惊:“叶先生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叶宁沉吟了一下,也不隐瞒:“老爷子离世前,对我有所嘱托。”

    年叔皱起了眉,想了片刻后,眉头舒展开来,郑重地抱了抱拳: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也不瞒着叶先生了,刚才阵法之所以会忽然停止,是因为阿樱接到通报,苏家人已经到了大厅。”

    “来闹事的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大爷,二爷,三爷在大厅应付呢,让我叫齐家族护卫赶过去。”顿了一下,年叔,朝大床上的老爷子看去一眼,眼中流过一抹悲戚:“关于老爷子的情况,回头叶先生和大爷私下说吧,现在老爷子不在了,最关键的,是要让大爷顺利继承家主之位,还请叶先生鼎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叶宁缓缓点头,走到霍尔姆身边吩咐了几句,后者这就掏出手机,查看了一下信号,发现干扰没了,便是给黄鲲鹏拨去了电话。

    通话很简单,挂了后,霍尔姆说道:“叶哥,他已经在大厅了,之前打我的手机,一直无法接通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年叔,我们现在就去大厅吧。”受人之托忠人之事,叶宁也不墨迹,将阿暮留在这里交由那名女仆照顾,这便跟着年叔出发,孟娇很自觉地跟在叶宁身后。

    “孟娇,你也要去?”始终保持沉默的严松,见孟娇也要与叶宁等人同往,当时就急了,快走几步,将孟娇拦下,神情犹如当时要求阿暮多献出两百CC血液时一般坚决。

    孟娇横了他一眼,淡淡地道:”服过药了?真气能动用了吗?”

    严松点头道:“要不我现在就离开黄家。”

    作为孟家的子弟,出门在外,身上总是带着一些应急药物,事实上,严松在葛罗德三人出现之前就已经服用过了,之所以一直装龟孙子,说到底是存在着私心,以他先天大成境界,在那种情况下,连自保都难,更别说对孟娇施救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很喜欢孟娇,作为孟家的子弟,出门在外,身上总是带着一些应急药物,事实上,严松在葛罗德三人出现之前就已经服用过了,之所以一直装龟孙子,说到底是存在着私心,以他先天大成境界,在那种情况下,连自保都难,更别说对孟娇施救了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