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老爷子祈求的目光之中,叶宁缄默了下来,说心里话,大家族内部纷纷争争他根本就不想牵扯介入,可了解到葛罗德大师的身份之后,他又有些犹豫了,魔法公会依附于宙斯公会,而宙斯公会与自由国度犹如天然的死敌,彼此间早晚必有一场决战。

    敌人的敌人是朋友,这个说法不是万能的,却不可否认,确实存在着一定的道理,当然,更重要的是,黄天是黄鲲鹏的父亲,而黄鲲鹏是霍尔姆的朋友,还是交情深厚的朋友...

    朋友的朋友对上自己的敌人,自己如果选择置身事外的话,还真有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只要鲲鹏也偏向他父亲,那就行吧。”叶宁给出了一个看似荒谬的答案,豪门之中最讲究个规矩,从来是父亲决定儿子的命运,可到了叶宁这里,却是倒了个。

    老爷子一时没转过弯来,楞了片刻后,点头表示认可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君王是个言而有信的人,拜托了。”说着,老爷子将干枯的手掌伸衣服里头,摸了老半天,掏出一个金属圆球塞进叶宁的手里,细若游丝地道:“这是丹药的配方,算是对君王照应我黄家的一份报答。”

    叶宁神情微凝,正要推迟,不想,老爷子脑袋一歪,再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叶宁伸出三指搭在老爷子的脉门上,半分钟后,面露一丝苦涩地摇了摇头,老爷子在丹田破碎的情况下,却又强行运动真气,算是一种自杀行为,这是不想给自己的拒绝的机会呀。

    将金属球拆开,里头是一张油纸,叶宁扫了几眼,油纸上列明了十几味药材的配比,以叶宁的经验判断,至少有七成的可信度。

    老爷子这边算是完了,叶宁长身站起,偏头去看孟娇,后者也看了过来,四目交织,均是透出一丝难言的复杂。

    稍顷,叶宁起步走了过去,挨着孟娇的身边坐下,抬头望向深沉夜空的明月,半响后,方才道:“孟小姐,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吗?”

    孟娇身子一颤,略显艰难地扭动脖子,视线落在男人那张不带表情的侧脸上,有些不确定地道:“你要,你要杀我?”

    “暗夜君王这个名字你有没有听说过?”叶宁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孟娇咬了咬唇瓣,点头默认,孟家的关系网既光又杂,只要是对地下世界稍有了解,就不可能没听说过三皇五王,以及各种版本的传说。

    叶宁淡淡地道:“只能说你运气不好。”

    孟娇秒懂叶宁的意思,好容易恢复了些血色的面孔再度席卷上一片苍白,只觉得呼吸突然变得困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我知道了你的身份,所以你要杀我灭口。”

    叶宁视线转向她,点头道:“没错,这不仅关乎我到我个人的安危,还关乎到我的一大帮子兄弟姐妹性命。”微顿了一下,又道:“知道我真实身份的人,要么是死人,要么就是我信得过的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孟娇对上他的目光,沉默许久,自以为领会的叶宁的暗示,微嘲一笑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说着,垂下了眼帘,眼底多了一丝黯淡,又道了声:“我这条命算是你救的,我就当报答好了。”随后闭上明眸,下巴微微扬起,月光洒在她那张决然的脸颊上,却是给人一种凄美感。

    接下来,孟娇的玉手缓缓伸到胸前,解开一颗颗的纽扣...

    叶宁再没情商,也知道女人想干什么,当时就有一种哭笑不得感觉,伸手抓住她的玉掌,阻止了她进一步的举动,头疼道:“你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。”

    孟娇茫然地睁开眼,一眨一眨的,仿佛在说:你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你到底有没有遗言,没有的话我动手了!”这还是叶宁第一次杀人那么不利索,当然,从他本心而言,他也觉得孟娇挺无辜的,可谁让她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,不得不送她上路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已经做出选择了,你到底想怎么样,难道非要我死吗?”孟娇蹙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对你也没有心思,你知道了不该知道,也不能知道的秘密,你又不是值得我信任的自己人,所以,你必须死,明白了吗?”叶宁的耐性被磨得差不多了,脸色变得冷冽,手掌一摊,一股真气溢出。

    “那你要怎么才肯信任我?难道你觉得我刚才为了救你,以死相逼是在演戏吗?”眼见叶宁就要动手,孟娇一阵慌神,本能地双手环抱胸前,急声道。

    叶宁的杀心为之一滞,脑海中浮现出之前女人舍身相护的情景,那副义无反顾的模样,又是在那种情况下,绝非作假,这会儿,自己反过来要她的命,岂不是恩将仇报?

    “你就那么怕死?”叶宁心中有些烦躁,墨迹好一会儿,问了个看似极为愚蠢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怕死?”孟娇理直气壮地反问道。

    叶宁被噎了一道,真想给自己一巴掌,废话,蝼蚁尚且贪生,更何况人呢?

    而就在他思绪纠结间,周围的环境忽然开始虚幻了起来,只一会儿功夫,整个花园消失,又恢复到了原先大厅的模样,叶宁目光一抡,便是见到了原本大厅内的那些人,霍尔姆与阿姆位于远端的墙角,而葛罗德大师,白人青年,年叔,包括严松,均是分布于不同位置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起,跟在我身边,我到哪你到哪,有问题吗?”叶宁长身站起,低沉地道。

    孟娇也是起身,没有异议地应下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。”年叔离得不远,当见到无声无息躺在地上的老爷子,立刻闪身而来,蹲下身子,将老爷子抱起,检查了一下老爷子的鼻息之后,发出了一道痛彻心扉的喊声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从二楼跃下,正是那名女仆,几个闪掠间,便是到了年叔的身边,一脸的急切与惶恐,应该是意识到了什么,还不待她开口,年叔便是抬起了血丝蔓延的眼睛,就近盯住了叶宁二人,沙哑的声音犹如齿轮摩擦:“是你们害了老爷子?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