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黄老爷子杀气不要那么重,气大伤身啊。”叶宁目光寻声而转,当见到老爷子缓步走来的身影,并未太意外与惊慌,淡笑着回应了一声,同时接住了一道闪来的白光,将小家伙托在掌心,轻轻抚摸。

    小家伙一对灵动眸子如两颗污垢的黑亮珍珠,此刻,也是警惕地盯紧了老爷子,眸子里头,隐隐透出一股子凶厉的光芒,俨然是意识到了来者是敌非友。

    老爷子还隔了一段距离便停下脚步,视线在孟娇,小家伙身上划过,最终对上了叶宁的目光,淡漠道:“叶先生,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叶宁平静道:“霍尔姆是黄鲲鹏的朋友,我是霍尔姆的朋友,特地来给老爷子看病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,指指孟娇,对叶宁道:“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我也就直说了,请叶先生把这个女人交给老夫。”

    孟娇心头一紧,虽说在叶宁的相助下她已能行动自如,并且体内真气也是能流转畅顺,但以她先天初期的实力,想要对抗凝丹初期老爷子,或者说逃脱,怕是没有半分机会,是以,她偏头看向叶宁,眼下,后者是她唯一的希望。

    叶宁感到有些头疼,缄默片刻,忽然探出手掌,一把掐住了孟娇的脖子,而他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,不仅让孟娇花容失色,还使得老爷子脸上闪过一抹惶急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黄老爷子,要不是你老人家非要挽留,我和霍尔姆本没打算管这闲事,我也和你明说了,你要是敢用强,我现在就要了她的命,死人的血液能保鲜多久我是不知道,可我知道的是,你不敢赌。”一丝丝的冷冽与疯狂之色攀爬上了脸庞,语气阴森而坚决,整个人的气质骤然改变,与走投无路的亡命之徒一般无异。

    老爷子脸巴掌抖了抖,他之所以没急着动手,就是怕叶宁“狗急跳墙”,孟娇一旦死亡,其体内的纯阴之血会在短时间内发生质变,正如叶宁所说,他不敢赌的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把这个女人交给我,有什么条件你只管说。”老爷子眸光闪动,沉吟了好一会儿,道。

    “我信不过你,要谈条件,先把这里的阵法撤去。”叶宁断然道。

    老爷子眼中掠过一道寒光,把这里的阵法撤去,那就是自取灭亡,通过阵法强行提升实力,和打了强行针一个道理,过后,会进入一段极度的虚弱期,那和自杀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老爷子并不认为叶宁只是随口提个要求,后者见识不凡,身份成迷,手里头那只白色宠物还能吸收魔法攻击,今晚发生之事被这样不简单的人物见证,这会让他寝食难安,若有任由离去,谁知道会不会给黄家带来灾祸?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他才下定了杀心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纵然无法通过感应辨明叶宁的真实境界,想来还处于先天期,不然,之前的一次短暂交手,也不会被他轻易击退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你这个要求似乎...”心中权衡了一番,老爷子有了决断,一只手掌藏到身后,悄然凝集起一团寒冰,缓缓挪动步子,详装一副为难状,突然之间,手掌一甩,一团寒冰便是飞射而出,目标并非叶宁,而是被叶宁掐住脖子的孟娇。

    自己拿这个女人的命来威胁老爷子,不想老爷子竟直接对这个女人下杀手。

    这一错愕的念头在脑海中一闪即逝,叶宁连忙松手,一把拉住孟娇的手臂,身形暴退,虽然他反应已足够敏捷,但还是被那团寒冰擦着到了肩头,顿时间,一层冰霜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连续弹跳了三五下,叶宁站定后,一咬牙,扬起巴掌往肩头一拍,只听“砰”一声脆响,那层覆盖肩头的冰霜碎裂开来,露出一大片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就说嘛,一对亡命鸳鸯,我舍得让她死,你舍得吗?”老爷子甩了甩手掌,目光戏谑地看着叶宁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叶宁面色深沉,他就算无心救助孟娇,却也不会真拿一个女人作为保命符,老爷子显然猜到了自己的心思,是以,才有此一赌。

    “你,你没事吧?”孟娇的视线落在叶宁肩头的伤口上,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走!能不能活命看你自己的造化。”叶宁反手指向花园的通道口,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“想走,没那么容易。”老爷子似早有意料,双掌连挥,一时间,十数道冰箭飞射而出,其中三道同时击中出口处的地面,化作一堵尺许厚,两米多高,一米多宽的冰墙,有两道射中园中一颗大树,那颗大树表面凝起一股厚实的霜冻,另有,一小片花圃,一张石凳等,均是被从外冰封...

    老爷子几分得意环顾了一圈,眼中戏谑之色益发浓郁,自顾道:“现在就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飞出去了,老夫就在这里给你们做个了断,有什么遗言说吧,乘着老夫还有耐心。”话末,后掌向后一甩,一颗冰球飞出,将这片花园的入口也给封了去。

    叶宁脸色变得好生难看,此处花园本就是阵法的一部分,其中奥妙老爷子肯定知晓,以他的估计,老爷子是将所有明处暗处的通道全部给封了,老爷子这是打算就在此地做个了断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对不起,是我连累了你。”孟娇倒是不糊涂,认清了形势之后,歉意了一声,贝齿咬着樱唇,纠结了片刻,横移两步,竟是主动挡在了叶宁身前,目光决然地望向老爷子,说道:“黄老爷子,你的目的是我体内的血液,你和叶先生并无恩怨,只要你让他离开,我愿意任你处置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似听到了一个大笑话,失笑地摇头,微嘲道:“看来之前严先生的话并不是信口雌黄,孟小姐还真对叶先生动了真情,啧啧,美女救英雄,好一段感人的画面...可以,凭什么呢?难道你不愿意任我处置,你觉得自己就能逃脱吗,还是说,你又要你死威胁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孟娇便是以实际行动做出了回答,只见她从兜里取出两根三寸长的金针,一根抵住喉咙,一根抵触丹田位置,冷冷地笑道:“黄老爷子,你可能不知道吧,纯阴之血比你想象中要精贵的多,一旦我命丧九泉,并且丹田破裂的话,我体内的血液会立刻停流,三分钟之内,就会凝结成血块,你非要赌一把我不介意,大不了,我们一起死!”

    在孟娇铿锵的话语声中,原来胜券在握的老爷子,脸色终于也是变得无比难看了起来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