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道身影不是叶宁还能是谁?

    葛罗德大师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之前严松苦苦相求,叶宁却无动于衷,分明不似作假,可这会儿,怎么又突然对孟家女施以援手了呢?

    而就在他愣神之间,叶宁带着孟娇一头扎进了周围联排的紧闭大门当中的一扇,强光爆闪之下,叶宁的身影便是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远端的霍尔姆见状,迅速将阿暮再度扛起,随便卯上一扇紧闭的大门,也是一头撞了进去。

    只几秒功夫,叶宁三人就仿佛从大厅内凭空失踪了一般。

    老爷子也是将这一切看在眼中,脸色变色阴沉沉的,豁然一个前冲,向葛罗德大师发起了突然袭击,后者反应不慢,急忙躲闪,却是未能完全避过,被老爷子一掌拍在了手臂上,顷刻间,整条手臂结起了一层薄冰。

    葛罗德大师惨叫一声,脸色变得一片惨白,眼见老爷子又再攻来,他也是一咬牙,直冲向就近的一扇紧闭大门,片刻后,在强光爆闪中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老爷子及时刹车,眸光跳动了几下,随后目光一转,扫向那名白人青年,后者警惕地向后退去,一副只要老爷子出手,他马山也会选一扇紧闭大门闪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阿年,你在这儿看着!”老爷子无声地摇了摇头,暂时放过了对方,缓步来到叶宁所选择的那扇紧密大门前,回头吩咐了年叔一声,随后一头扎入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紧闭大门那边是一个月光照射下的花园,面积不大,目测大约两三百平,可叶宁疾走了一阵后发现,出了这个花园,后头依然是个一模一样的花园,再度走出,还是一般。

    叶宁心中略一琢磨,猜测这很可能是个迷宫,是迷宫就有出口,可即便找到出口又能怎样?再度回到大厅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,是以,在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,确定并没有危险存在后,找了一块草坪就坐,并将抱着的人儿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孟娇平躺着,由于身子虚弱没有能直起身,睁着一对乌黑的眼珠,默默地注视着叶宁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叶宁点起一根烟,抽上几口,视线一瞥,与孟娇的目光对上,犹豫了一下,伸手捏起后者的一只皓腕,三根手指搭上脉门,感知了一番,松手后,轻轻摇头:“你体内的血液水平不足五分之四,靠自动造血的话,没个几天恢复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孟娇对他的话没有任何反应,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刚才听那个白胡子老头的意思,你体内的血液离纯阴之血的标准还缺了一线,你应该感到庆幸,如果你是真正的纯阴之血,日后能不能恢复都是未知之数...”叶宁被盯着不自在,四下里又静得无聊,便没话找话地道。

    可说了老半天,孟娇只是看着自己,眼神不带丝毫情绪,脸上无悲无喜,叶宁不禁皱了皱眉,将烟头弹飞,淡淡地道:“要不是我刚才快一步救下你,那个白胡子老头已经送你去你们孟家的先人了,你好歹说句‘谢谢’吧。”

    孟娇终于开口了,声音很轻,可在这没有一点杂音干扰的环境中,却是十分清晰:“我为什么要谢你,你不是有心救我,只是把我扣为人质罢了,黄老爷子在远低于正常血液水平的情况下动武,还用了秘法强行提升实力,一旦秘法时效过后,得不到血液补充,黄老爷子就会成为一个废人,甚至死亡,你是以我为人质,为的是保住自己的命。”

    叶宁不由一惊,没想到这个女人会有这般见识,虽说他没有拿孟娇作为自己保命符的想法,但也不否认是用来牵制黄老爷子的一个手段,他救下孟娇,是为了不让老爷子将注意力投注到霍尔姆身上,这也是最大可能保住阿暮的性命。

    只要没有老爷子的威胁,以霍尔姆的真实战力,一般的先天大圆满还真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看得倒挺明白,你我非亲非故,我没理由为了救你冒风险。”稍顷,叶宁坦然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不会对你说‘谢谢’,再说,你要一个快死的人的一句‘谢谢’又有什么意义。”孟娇嘴角泛起一丝笑意,略带凄然与嘲讽,别说,还真的挺好看的,犹如月下花开。

    叶宁沉默下来,孟娇的悲观不是没有道理,眼下置身阵法之中,老爷子还能没办法找到这里?退一万步说,就算没法找到这里,逼急了老爷子撤掉阵法就是了,总之,孟娇是老爷子必得之人,关乎性命,而自己又不会为了这个女人去和老爷子生死相博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来说,这个女人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...

    “你,能不能帮我?”一道轻叹声传入耳中,叶宁再度对上孟娇有了一丝期待的目光,神情有些迟疑,很是无奈,更多抱歉,不怪他铁石心肠,眼下的形势,孟娇就是个包袱,会拖累自己的包袱。

    恍然间,他想起了那一次从马克西姆的魔爪下救出杜丽,并被一路追杀的情景,现在想来,多少有些不可思议,这不该是地下世界王级强者该有的决断。

    “看在你是阿暮女朋友的姐姐的份上,我给你一个活下去的机会,不过能不能活命,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。”最终,叶宁还是决定帮上一把,怎么说阿暮与孟家有着关联。

    他背过身去,将小家伙从兜里放了出来,吩咐了几句,随即,就见小家伙不太情愿的化作一道白光,闪至孟娇的面前,朝着那张吹弹可破的娇美脸蛋吐出一口气息。

    随着一股子馥郁的香气传入琼鼻,孟娇的精神猛然一振,而叶宁来到了她的身后,手掌按住了她的心俞穴,掌心真气缓缓吐出,输入到孟娇体内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他收回了手掌,道了声:“算是给你打了强心剂,你活动试试,维持两三个小时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孟娇坐起身来,转动了几下手腕,尝试着运转体内真气,又试着伸缩双腿,脸上逐渐浮现出一抹喜出望外之色,可还不待那抹喜色布满整张脸颊,一道苍老的冷笑声便是传来:“月下园中,郎情妾意,好一对不知死活的亡命鸳鸯。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