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尔姆面色一沉,大掌猛然探出,掌心墨绿色真气涌动,形成一道屏障,生生将那道金色光束挡住,与此同时,叶宁脚步陡然一顿,试图避开那道蓝色闪电。

    而就在下一刻,一道白光忽然闪掠而出,直接是迎上了那道蓝色闪电,两者相触,只片刻间,蓝色闪电便是消失无形,那道白光也是倒射而回,不偏不倚地投入叶宁的怀里。

    叶宁低眉,与小家伙那对乌溜溜的大眼睛对上,从小家伙的眼中,他看到了一抹兴奋与邀功的神采。

    看小家伙的状态,这一道由先天大圆满强者发出的远程攻击魔法,非但没有对小家伙形成伤害,似乎还让小家伙得了不小的好处,真是太让人意外了。

    叶宁意识到,过去的自己还是大大低估了小家伙的不凡之处。

    手掌在小家伙柔软顺滑的身体上轻轻抚过,叶宁压下心头的杂念,此刻,不是琢磨深究的时候,他默默转身,盯着白人女子二人的眼神有些阴冷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手段?竟然能吸收我的魔法能量。”白人青年脸色变幻莫测,心中又惊又骇,由于魔法攻击与施展者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,他能清晰地感受到,那道远程魔法攻击中的能量尚未爆发开来,便是消失得一干二净,不是被全部吸走了,还能是怎样?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。”叶宁淡淡地吐出四字评价。

    白人青年脸上涌起一股愤懑,自从他迈入先天期之后,还没有人敢这样轻视于他,当下,双掌合十,就欲再度施展魔法攻击,一道苍老的身影却是飘然来到他的身边,挥手阻止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你的朋友我们无意伤害,请你带他走吧。”葛罗德大师一脸和气地说道,之前白人女子的魔法攻击被轻易挡下,而白人青年的魔法攻击更是诡异失效,葛罗德大师看在眼里,心中对叶宁二人已有了几分忌惮之意,为了一个阿暮与叶宁二人为敌,尤其是眼下的局面,实属不智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只要你能救下孟娇,孟家必然会给予厚报。”严松跪在地上苦苦哀求,眼巴巴地望着的叶宁,眼中满是期恳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和她和你根本就是陌生人,你们是黄家请来客人,我可不会管这种闲事,至于你说的厚报,我没兴趣。”叶宁冷淡地扫了他一眼,没有因为严松一副临表涕零的模样而丝毫动容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我知道,孟娇得罪过你,对你出言不逊,可,可你知不知道,她之所以冷脸相你,那是因为,她,她喜欢你啊...”严松见叶宁似铁了心地弃之不顾,脑经急转之下,居然脱口说出了一个无比“荒谬”的理由。

    躺在圆形大床上无力起身的孟娇听得这话,脸上一阵错愕,忍不住抬起眼皮,向严松投来茫然的一眼,她对叶宁是真的不感冒,哪来的喜欢之意?

    爱之深恨之切,那是戏文里来赚取读者眼泪的桥段,能当真吗?

    叶宁微微愣住,片刻后,嘴角闪过一丝戏谑的笑意,指指床上的孟娇,对严松摇头道:“你说她喜欢我?我看呐,是你喜欢她吧,我明白你的心思,想要让我救她,可你找的理由也太卑劣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严松也不否认,重重地一额头砸在地上,响起了一道沉闷的撞击声:“叶先生,求你了,无论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,在叶宁二人现身的初始,严松只是看到了一个希望,那现在,见识了叶宁二人不费吹灰之力便抵挡住白人女子二人的魔法攻击,他已经将叶宁二人当作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而且深信,叶宁二人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“叶哥,帮帮他们吧。”被霍尔姆抗在肩头的阿暮也是发出了一道祈求声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孟娇的妹妹是季暮的女朋友,就算看在季暮的面子上,求你了。”得到阿暮的“援助”,严松忙连声附和,眼中似有泪水凝集。

    “你再敢拿阿暮做文章,信不信我亲自送你上路?”可叶宁却没有半分动摇,他双眼深深一眯,眼中精光闪过,阿暮与孟娇的关系他当然知道,可他执意见死不救的原因,除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外,更重要的是,不论是孟娇还是严松,根本就没把阿暮当一回事,还将阿暮视作一件随时可以牺牲掉的物品。

    人与人讲究将心比心,人家不把你当成朋友,你还对人家掏心掏肺,那不是犯贱是什么?

    在叶宁看来,严松就是个没有底线,自私到极点的家伙,与林海沧是一票货色。

    “你好歹是先天大成境界,与跪着求我,还不如自己冲破膻中穴放手一搏,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你不敢,你最在乎的是自己的命。”叶宁微嘲地笑笑,向霍尔姆做了个走人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你们是展鹏的朋友,是我黄家的贵客,我黄家可没丝毫怠慢之处,可否看在展鹏的份上,助我。”自从叶宁现身后就一直保持沉默的老爷子,这会儿突然开口相求,郑重的一抱拳。

    而老爷子的出声求助,让得葛罗德三人脸色变得难看了下来,他们明白,老爷子这是要与他们“毁约”了。

    叶宁皱起眉头,目光转向老爷子,眼中多了一丝无奈与复杂,他可以没有丝毫心理负担地回绝严松,可对黄老爷子,却是做不到毫无顾及的拒绝,就身份来说,老爷子是黄鲲鹏的爷爷,也没有做出对不起他们三人的事来,这些天黄家上下也是对他们三人招待周到,完全是贵宾的礼遇,于情于理,似都该回报一下。

    至于老爷子怎么对待孟娇二人,是杀是刮,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,善与恶,是与非的概念,叶宁本就比较单薄,一切以帮亲不帮理为行为准则。

    “霍尔姆,你看呢?”略作踌躇,叶宁询问道,毕竟黄鲲鹏是霍尔姆的朋友,最终决断由霍尔姆做出比较合适。

    “叶哥,孟家那个女人的死活与我们无关,老爷子无非是损失一枚极品丹药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大不了事后展鹏有什么要帮忙的,再商量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霍尔姆的回答,叶宁想了想后,点头认同,向老爷子抱歉地摇了摇头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