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那火球的光影在眼瞳当中迅速放大,老爷子脸上浮现一抹如临大敌般的严峻之色,将一口气沉入丹田,双掌往身前一挡,掌心真气吐出,片刻间,便是形成一层半尺厚的玄冰幕墙。

    老爷子本就不想退去,对方显然也不打算给他退去的机会,既如此,那就战吧!

    “砰!”火球撞上冰墙,发出了一道炸裂之声,火光四溅,冰屑乱飞,在光线不明的大厅之中,就宛如双色焰火,霎是好看。

    火与冰的对抗只是持续了很短的时间,冰墙与火球几乎是同时溃散无形,只见得老爷子如木桩一般定立原地,似乎毫发无损,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,那张老脸已涌现了一抹不太正常的潮红。‘

    此刻,床边的葛罗德大师额头汗珠密布,神情也是萎靡了一些,那颗水晶球已经再度悬浮到了他的掌心之上,水晶球内依然五色交替,只不过光泽黯淡了许多,俨然,这一次远程魔法攻击也是让他消耗极大。

    “阿年,停手!”稍顷,老爷子喊停了正在与白人青年过招的年叔,随后视线转向葛罗德大师,沉声道:“大师,你真打算拼个鱼死网破吗?”

    葛罗德大师心照不宣地摇了摇头,声音微缓:“只要老爷子答应那两个要求,我们会立刻撤离,以后也绝不会再找你黄家麻烦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冷笑了一声:“大师,刚才那个程度的远程攻击魔法,想来一时半刻你也使不出第二次吧,人我肯定不会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之前那火球的威力,完全可以与一名凝丹期强者的全力一击相媲美,以葛罗德大师半步凝丹的境界,施展出来必然是采取了某种透支的特殊手段,老爷子相信,眼下自己体内不好受,对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,最起码是极度虚弱状态,战斗力大大折扣。

    这般情况下,继续相拼很可能是两败俱伤的结果,谈判似乎会是一个比较理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葛罗德大师听出了老爷子的松口之意,人不能交,却没说东西不能给,这他倒是理解,以老爷子现在的状况,不能得到血液的补充,那就是等死的下场,交出孟娇,等于是交出了性命。

    略微权衡了一下,葛罗德大师沉吟道:“我可以答应再让你从孟小姐身上取一千CC血液,人和配方我必须带走。”

    孟娇已失血一千CC,再失血一千CC的话,神仙都救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眸光微微闪烁,心里头猜到了大概,孟娇被自己看成“血管头”,在葛罗德眼中又何尝不是呢?孟娇的死活并不重要,关键在于,自己再抽走一千CC,她体内还剩下两千CC...

    瘫软在沙发里的严松听得双方的对话,挣扎着站起身来,眦睚欲裂地瞪着老爷子,嘶声道:“黄老爷子,孟娇不能再失血了,只要人没事,不论要钱,还是要珍希药材,甚至配方,孟家都可以满足...她一旦出了事,你们黄家就等着孟家的疯狂报复吧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看向他,沉默不语,心里头别提有多郁闷与纠葛了,事情演化成这般局面,与老爷子的如意算盘已经差之千里,原本,老爷子只是想借孟娇的纯阴之血实现境界突破,只要孟娇不失血三分之一以上,也就是一千六百CC,绝不至于危及生命,即便成了一个废人,老爷子也有把握以足够补偿平息孟家的怒火。

    可现在,孟娇性命难保,老爷子只能通过她的血液保命,想要突破境界是不可能了,还要赔上那枚极品药材的配方,当然,事后孟家的雷霆怒火十有八九会降到黄家头上,真是煞费苦心,到头来什么都没得到,却弄了一身伤。

    “严先生,对不起了,我现在的身体情况,要是没有孟小姐的血液作为补充,只怕连天亮都挨不到。”许久后,老爷子遗憾地叹了声。

    严松脸色变幻不定,忽然一指阿暮,说道:“黄老爷子,你只是需要血液补充的话,可以抽他的血,一千CC,哪怕一千五百CC都行...”

    阿暮听得这话,脸上的疲态登时化作一抹震惊,不敢相信地看着严松,自己失血一千CC,已经到了零界点,后者居然还让老爷子打自己的主意,别说再抽一千CC,就是五百CC,自己恐怕也顶不住,事后救回来也成了废人,那还不如直接杀了自己来的简单。

    “季暮,你是不是男人,孟娇要是出了事,孟瑶会恨你一辈子。”严松并不回避阿暮的目光,以最大音量吼了一声,而后对老爷子说道:“黄老爷子,他的阴性血液在十七摄氏度上下,只比孟娇的血液高出一度,只要你保下孟娇,他可以任凭处置,你有任何要求,孟家都会满足。”

    人性呐,严松和阿暮非亲非故,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,可在这关头,竟然自作主张地将阿暮给出卖了...

    “十七摄氏度的阴性血液,那应该是够得上半阴之血。”正默默调整状态的葛罗德听得这话,眼神陡然一亮,口中喃喃,随后,递给了白人女子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白人女子会意,头顶的金色星辰迅速暗去,直到消失不见,当即下床,迈着轻步走向了阿暮。

    老爷子见状,冲向他投来询问目光的年叔微微摇头,他很清楚,阿暮很可能是半阴之血,这让葛罗德等人产生了兴趣,他倒乐见其成,这样一来,他就有更大的谈判余地了,他下不了殊死一搏的决心,难道葛罗德三人就敢赌命?

    “严松,你觉得你救得了孟娇吗?”阿暮也看了出来,那个白人女子是冲着他来的,他知道无力抵抗,只是复杂地叹了一声,徐徐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严松咬了咬牙,偏着头看向别处,他内心也不好受,可事实来说,阿暮的生死和孟娇没有可比性,哪怕有一丝希望,他也会试一试。

    十来步路,一会儿就走完了,白人女人也不废话,一把抓住阿暮左手腕,用一片留长的指甲轻轻一划,待一丝鲜红出现后,取了一滴鲜血,含入了那张樱桃小嘴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