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砰!”那五彩光罩方才形成,年叔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葛罗德大师身前,势大力沉地挥出一拳,顿时响起了一道沉闷的撞击声,过后,只见得那五彩光罩原封不动,葛罗德大师也是定立如松,反而是年叔遭受了反作用力,脚下“蹭蹭蹭”地连退三步,脸色变得十分凝重。

    星相师归于魔法师的范畴,攻击与防守都是靠施展魔法,配合体内真气外放来完成,与肉体相搏的常规武修截然不同,相同境界的情况下,真气更加凝实,而肉体本身强度较差。

    “年先生,我修炼的是星相魔法,现在刚好是午夜前后,正是一天中我体内真气最为充盈的时段,以你后天大圆满的境界,休想打破我的防御,我劝你还是不要徒劳了。“葛罗德大师云淡风轻地一笑,举步向前。

    “砰!”年叔怎可能就此退缩,将体内真气运转到极致,一记鞭腿甩出,随着一道更为闷沉的撞击声响起,年叔的身子倒飞而出,后背撞上床沿方才止住,而葛罗德大师却是没有丝毫影响般,脚步平缓而稳定,眼看再有几步便来至床前,老爷子终于动了。

    一个纵跃,如同猛虎越溪,双掌往身前一封,重重拍在了那五彩光罩之上,只听“哐啷”一声脆响,那之前在年叔不下千磅巨力攻击下分毫无损的五彩光罩,登时化作漫天的碎屑,随即于半空中片片消失。

    葛罗德大师猴头一滚,发出一声闷哼,后退了两步,这才稳住,而老爷子则是双脚猛定地面,如同脚底粘了胶水般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凝丹期强者,真气固化,一击之力如斯恐怖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亏是凝丹期强者...”葛罗德大师几乎没作调整,便又念动魔法咒语,眨眼间,一个崭新的五彩光罩再度成形,他看向老爷子的眼中并无多少惊异,反而嘴角泛起了一丝诡异的笑意:“就是不知道以老爷子现在的状况能够持续多久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面色晦暗难明,略显森冷的眸光微微闪烁,稍作调息后,也不废话,挥掌再度发起了攻势。

    而在老爷子的强势进攻之下,葛罗德大师且战且退,护身的五彩光罩不断碎裂,又不断成形,看似处于下风,可一时半会儿,也没有落败的迹象...

    年叔只是受了轻微的内伤,并不严重,迅速起身后,就欲相助老爷子对葛罗德大师形成合攻,可不等他有所行动,一道暗红真气匹练划空袭来,他赶紧闪身避开,半秒后,那道暗红真气匹练击中年叔原本站立的位置,地面出现了一个脸盆大小,半尺深的凹陷。

    “让我来当你的对手。”白人青年脚步飘忽而来,手里同样是浮现了一只水晶球,里头红黄蓝绿四色混杂,倒是显得颇为缤纷,之前的远程攻击就是由他发出的。

    年叔目光转向他,眼中闪过一道厉色,不由分说其战到一块。

    乘着两处战圈爆发,那名白人女子并未加入,悄悄爬上了原形大床,就在之前老爷子端坐的位置盘腿坐下,皎洁的余光倾洒在她那张妩媚的脸颊上,更多了几分让人窒息的美感。

    只见她双手合十,口中念着魔法咒语,一颗星辰在她的头顶逐渐成形,闪烁着金色光芒,而随着星辰的色泽不断浓郁,一股炙热感也是犹然而生,以她为中心迅速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那名站在远端的女仆见到这一幕,心中有些犹豫不定,她想要出手,却又顾忌自己的职责,就这样耽搁了半分钟时间,眼睁睁地看着那颗星辰有暗转亮,直至金光大盛...

    “砰!”再度被老爷子一掌击得连退数步,葛罗德大师的脸色也是变得好生苍白,与他来说,半步凝丹的境界,与一名凝丹初期强者放对,还是稍显勉强了一些,不过,当眼角余光瞄到白人女子头顶那颗宛如实质般的金色星辰之后,眼中陡然闪过一抹亢奋,一个闪身,直接甩下老爷子,朝着圆形大床飞速掠去。

    老爷子哪肯放任他喘息,一个强行转向,跟追了上去,然而片刻后,当瞧见了白人女子头顶的那颗金色星辰之时,脚下猛地顿住,一股极为不祥的预感自心头涌出来。

    按说,白人女人不过是先天大成境界,怎么都无法使得一名凝丹初期强者心存忌惮,可这一刻,老爷子就是感到了深深的不安,没有缘由,介乎一种本能。

    葛罗德大师一个滑步来到床边,手掌一引,那枚水晶球就如同长眼般向着金星掠去,直至两者重合,宛如融合在了一起,而随着他开始念动魔法咒语,那枚水晶球爆发出了强烈的五彩光泽,将玻璃穹顶投射进来的月光完全盖住,整个大厅内温度陡然上升。

    老爷子见状,眼中涌出一股惊骇之色,终于明白了自己不安的来源,他身怀阴性血液,比常规血液低了十几度,眼下又因为尝试突破,体内血液水平将将达到正常标准的五分之四,一旦室温持续升高,不消多时,他就会因为不适陷入虚弱,甚至昏迷状态...

    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万物讲究平衡,身怀阴性血液的武修天赋普遍颇高,同时也伴有着致命的缺陷。

    不足十秒,大厅内的温度已到了十五度以上,老爷子隐隐感到体内开始“抗议”,他知道不能再迟疑了,要么全力一搏,要么最快速度去到室外。

    脑海中的纠结极为短暂,老爷子有了决断,这般时候可战不可退,要是退了,孟娇就会落入葛罗德三人之手,而他境界突破失败不说,由于体内血液水平太低,在得不到补充的情况下,至多强撑个把小时,随后,他就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病人,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,他将失去对自己命运的把控,同时整个黄家的命运也将成为未知之数。

    是以,他只能选择战斗,而且要争取一击让葛罗德重伤,而就在他全力调动体内真气,准备放手一搏之时,那颗迸发出五彩强光的水晶球忽然“砰”一声爆裂开来,继而化作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球,飞也似地朝着老爷子冲击而来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