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哇...”一股剧痛在胸前蔓延开来,严松喷出一口鲜血,脸色顿时一片惨白,望向年叔的目光惊愕而惶恐,他不明白后者为什么要偷袭他?

    “严先生,你的潭中穴被我封了,六小时内如果你强行运动真气试图冲破,脏腑会遭到反噬,轻则内伤难愈,重则当场殒命。”年叔语气淡漠地道,脸上不挂一丝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那么做?”严松窝在沙发里的身子瑟瑟哆嗦,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为了不让你碍事,你是黄家的客人,我并无害你之意,六小时后你的潭中穴自然解封,调养一阵子就会痊愈,对你日后的武道提升没有任何影响。”年叔指了指圆形大床方向,说道:“实在抱歉,老爷子想要完全康复,还需要一些孟小姐的血液。”

    严松眼瞳骤然一缩,算是明白了年叔的用意,视线随后者所指而动,见到的一幕让他眼眶欲裂,老爷子端坐在床上,孟娇横躺在老爷子的面前,仿佛待宰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对孟娇做什么?你们要敢动她,孟家不会放不过你们黄家,咳咳咳...”一声怒喝,严松因为怒极攻心,再度吐出一口鲜血,并伴着一阵剧咳。

    “和老爷身体康复相比,一切都是值得的,事后,老爷会给予孟家满意的报酬,严先生,你就在这儿安心休息吧。”说着,严松不再搭理,起步而去。

    坐在不远处的阿暮目睹了之前严松被重伤,这会儿又听到了年叔所言,想要挣扎地站起,可手脚就犹如不是自己的一般,稍一使力,脑海中便是一股子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圆形大床这边,孟娇因为失血过度,又被老爷子扣住脉门的缘故,躺倒在床之后,压根就提不起多少反抗之力,老爷子也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,待年叔来到跟前后,问道:“阿年,你为我护法,让阿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年叔点点头,给那名女仆做了个手势,而后就在床前盘腿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没多久,大厅内照明的十六根电子蜡烛灭了,出奇的,室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暗淡,此刻的月亮就仿佛定格在了头顶,透过玻璃穹顶直射下来,如一个纱罩扣,将以老爷子为中心,直径五米内全部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这一幕并不如何诡异,可总让人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黄老爷子,我已经失血七百CC,你再要七百CC,你有没有想过后果?”孟娇努力地抬起头来,启齿地说道,声音略显沙哑。

    “孟小姐,我劝你不要试图运动真气,你已经失血七百CC,逞强只会让你的脏腑遭受重创,再说,你只是先天初期,而我是凝丹初期,就算我现在不及全盛时候十分之二三,你也不会有半点机会。”因为按住了孟娇的脉门,老爷子很清晰地感到孟娇在尝试调动真气,便“好心”提醒了一声,随后直言道:“你除了配合没有别的选择,只要我能康复,这份功劳全记在你孟家头上,事后我会给予你孟家一份满意的回报,只能委屈一下孟小姐,失血一千四百CC对你来说确实存在风险,但老夫可以保证,绝对保住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话末,老爷子伸手取过床边的抽血仪器,不消一会儿功夫,两百CC血液便是到了针管里,老爷子顺便替孟娇摘下了口罩,免得她呼吸受阻。

    失血突破八百CC的警戒线,孟娇的俏脸全无了血色不说,神色也变得涣散,身子脱水似地软在床上,整个人的状态就如同和刚来时的老爷子做了交换。

    将那二百CC血液注入体内,老爷子手掌结印置于身前,双眼闭上,老僧入定般进入到修炼状态,而随着时间推移,他的身子摇晃了起来,脸上的肌肉也抽搐了起来,看样子很是痛苦,这是在尝试破镜呢。

    今晚对老爷子来说至关重要,凝丹期每提升一个小层次,说夸张点和渡劫差不多,一旦失败就会进入一段虚弱期,半年一年都未必调养得回来,不过,有孟娇这个“血罐头”在旁,把握会在八成以上,孟娇的血液对老爷子乃是大补之物,七百CC是保底数,不行就一千CC,再不行就一千三百CC...

    在迈入凝丹期小成的巨大诱惑下,即便和孟家彻底撕破脸,老爷子也再所不惜,再说不就是一个家族女的一条命吗?在商业家族眼中,没什么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,黄家要钱有钱,要药材有药材,不信满足不了孟家的胃口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老爷子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气,脸上浮现一抹疲态,如同经历了场大战般,遗憾地摇了摇头,再度拿起针管为孟娇抽血。

    孟娇极为勉强地抬了抬眼皮,看着针管内不断增加的殷红血液,眼中多了一丝绝望与凄然,她何曾会想到,此次黄家之行,极有可能会成为她人生的终点。

    “咯吱。”而就在针管内的血液累计超过一百CC之时,城堡的木门被从外推开,老爷子听闻动静,不由心头一惊,抬目望去,只见三道身影挨个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坐在床前为老爷子护法的年叔也是乍然睁开双眼,迅疾起身,如临大敌般盯着三名无故闯入的不速之客,脸上涌起了一片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你们是怎么进来的?”稍顷,年叔沉声问道,一对手掌已被两团真气包裹,随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年先生我们见过面的。”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,而随着三道身影缓步走近,月光将三人的真容映照了出来,竟然是大星相师葛罗德,以及他的两名弟子。

    年先生看清了对方三人的面貌,心头一阵凛然,眸光闪烁了几下,强自镇定道:“原来是葛罗德大师,大师,孟小姐正在为老爷子治疗,您这样无故闯进来,不合适吧。”

    葛罗德大师在离年叔尚有十米的距离便停止脚步,目光环视了一圈,于沙发区阿暮,严松二人身上顿了顿,最后凝在孟娇身上,淡淡一笑:“我没猜错的话,这位孟小姐身怀纯阴之血,黄老爷子这样无度的索取,太浪费了,不如把她交给我吧。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