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叶哥,你们这是要...我让地下拳场留了包间了。”黄鲲鹏讶异道,叶宁三人好容易来一趟丹曼国,虽然正事没有办成,但作为东道主,他还是准备好好招待一番,尤其是丹曼国特有的夜生活项目。

    之前几天,叶宁以这样那样的理由婉拒了,今天一切都已安排妥当,可眼下,叶宁二人似又有撇腿之意。

    “鲲鹏,你和霍尔姆是朋友对吧?”叶宁莫名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黄鲲鹏很肯定地点头:“是啊,叶宁你不用有心理负担,我黄家有事,你们能来我已经很感激了,成与不成这个不强求...我和霍尔姆十多年的交情,大光头,对不?”

    霍尔姆知道黄鲲鹏是多心了,便道:“废话,我也不同你绕弯子,今晚有件事要你帮忙,等会儿,你照样去地下拳场,平时怎么玩今晚还怎么玩,最好玩个通宵,不过,如果你们黄家有人给你打电话,并且问起我和叶哥,你就说给我们两安排了几个女人,正在办事呢。”

    黄鲲鹏脑子好使,一听这话大致明白了意思,霍尔姆是要自己打掩护,虽然不明就理,但他也不深问,嗯了声:“我懂你的意思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,宝马来到了山脚下,绕进一条小路靠边停了下来,叶宁二人当即下车,数个眨眼间,便是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夜色深沉,一轮明月高挂,不见星辰。

    黄家庄园,主楼后头一片千平的大花园,花园西南角,建有一栋缩小版的城堡,只有两层楼那么高,圆弧顶是用一整块玻璃制成,外墙一圈,高低错落的窗户足有二十多扇。

    这栋小城堡是老爷子日常练功的地方,被视作黄家的禁地。

    十点半,孟娇三人在管家的引领下进入这片花园,沿着蜿蜒的十字路,去向城堡方向,周围静得仿佛睡着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哆哆哆。”在城堡古朴的木门前停下,管家轻敲了三下门,稍事等待,木门开启,年叔先冲管家点头示意,又扫了扫孟娇三人,随后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管家侧身让道,待孟娇三人入内后,他默默按原路返回,消失在夜色深处。

    城堡内亮着幽暗的灯光,一楼是个两百多平的大厅,摆设十分简单,感觉很是空旷,仅连通的两扇房门紧紧闭着,中央有着一张直径三米的圆形大床,月光透过穹顶的玻璃投射进来,刚好将圆形大床包裹而进,犹如蒙上一层纱衣。

    老爷子处于沉睡状态,安静地躺在床上,盖了层薄薄的羽绒被。

    孟娇三人没有立刻来到床前,而是在大厅偏角落处的一圈沙发坐下,一名女仆端上了茶水。

    “孟小姐,这里是老爷子平日练功的地方,因为老爷子是阴性血的缘故,等会儿治疗的时候,我会让下人关掉灯光,关掉地暖,只点电子蜡烛。”年叔没有寒暄,言简意赅地道。

    孟娇明白意思,道了声:“好。”

    阴性血与阳性血是两种非常特殊的血液,作为武修,前者适合在月光下修炼,如此会事半功倍,而后者则是更适合在太阳下修炼,效果亦同。

    关掉灯光,只用电子蜡烛照明,这样能最大限度地强化月光的作用,相比于老爷子对月光的依赖,孟娇只有更甚,午夜十二点,沐浴在月光之下,她体内的血液能够最大限度的接近纯阴标准。

    “年先生,我希望十一点能正式开始。”孟娇抬腕看表,此时十点三十五分。

    年叔干脆地应是,这就让下人准备。

    灯光熄灭,四周亮起了十六根电子蜡烛,温热的地面逐渐冷去,整个大厅内更幽然了不少,室温也降下了许多,给人一种若有若无的阴冷感。

    一切就绪,孟娇三人来到了床边,各就各位,而年叔与那名女仆则是站得稍远一些,安静得就如同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严松将事先调配好的五个药液瓶取出,以相应的比率融合,而孟娇则是从被窝里取出老爷子的一只左手,两根手指轻轻按在脉门之上,闭目凝神。

    足足五分钟,孟娇才睁开明眸,眸中有着一抹凝重与不解,凝重的是老爷子体内的血液水平比几天前就诊时更低了一些,只正常水平的一半略高一些,脏腑的虚弱程度也是更甚,不解的是,昨天拉德曼大师给老爷子做了一次深度理疗,怎么会一点效果也没有,反而各项指数更降低了?

    难道那个阿拉伯人是个江湖骗子?

    孟娇凝想了一会儿,摇了摇头,神情恢复镇定,从医药箱里掏出抽血仪器,分别从阿暮与老爷子体内抽取了血样,检验结果没有意外,两人的血液互相匹配,接下来,她直接从阿暮体内抽取了四百CC,然后输入老爷子体内。

    完成了这一过程,孟娇又给老爷子把了一次脉,效果很太理想,老爷子只恢复到正常血液水平的三分之二样子,于是,她再度重复之前的过程,再度给老爷子把脉,很遗憾,没有达到预期中正常血液水平的五分之四...

    阿暮被抽取了八百CC血液,脸色已浮现了一抹苍白,手脚都是有些冰凉,看着孟娇凝眉不展的样子,他意识到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问题,便轻声问道:“难道还不够?”

    孟娇带着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蛋,看不出具体表情,不过看向阿暮的眼中却是有着一丝纠葛,片刻后,才道:“还差一点,两百CC左右...”顿了顿后,轻叹一声:“算了,我答应了八百CC是上限。”

    严松忽然凑了上来,摇头道:“孟娇,相差两百CC,你不能冒险。”他的态度十分坚决,此行他的最大职责就是不能让孟娇出现任何闪失,他很清楚,自己这个表妹是多么倔强的脾气,如果到了最后关头,保不准她会犯险尝试。

    身怀纯阴之血,一旦低过正常血液水平五分之四,后果无法预料,也许一点副作用也没有,也许会出大状况。

    “季暮...你能不能再献出最后两百CC?”严松视线转向阿暮,迟疑着开口相求。

    阿暮略显为难地缄默下来,叶宁可是和他交代过,失血八百CC是个零界点,过了就可能会影响日后的境界提升...

    而就在孟娇三人为寻求解决方案犯难之时,不远处静立宛如雕塑的年叔做了个抬头动作,透过玻璃穹顶望向夜空中的皓月,眸光微微闪动,凝望半响后,斜眼看了看墙上显示为十一点半的挂钟,接着,冲身边的女仆瞥去一眼,后者极其细微地点了点头,悄然转身而去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