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天后的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孟娇与严松正在房里为今夜的治疗做最后准备,房门被敲响,严松开门后,当见到陪同阿暮一起前来的叶宁时,不由怔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有件事想和你们提前确认下,方便进去说话吗?”叶宁点头算是打个招呼,淡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就在门外说。”严松不及答应,孟娇便走了过来,一身白色大褂,搭配她白皙的肌肤,再加上那张姣好的容颜,与人们印象中的“白衣天使”一般无二,只不过,此刻那俏脸上少了几分医者该有的亲和,多了几分拒人千里的冷意。

    严松知道自己这位表妹对叶宁很不感冒,只得向后者投去了抱歉的一眼。

    叶宁向他摆摆手表示不介意,待孟娇来到跟前,也不废话,直言道:“我要确定一下,今晚你们为黄老爷子治疗,需要阿暮贡献多少血液?”

    孟娇不置可否地应了声:“这要看老爷子的情况而定。”

    语气冷冷淡淡,完全是敷衍了事,不难看出,上一回叶宁的主动让步,并没有让这位世家大小姐心中的芥蒂消除。

    叶宁变得严肃起来:“那也得有个上限,要是老爷子需要输血八百CC以上,乃至一千CC呢?”

    孟娇黛眉轻蹙,冷笑着反问道:“你是质疑我的专业水准,还是我的医德?”

    叶宁坚决道:“我不想和你争辩,我要你的明确答复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没义务回答你那么无聊的问题。”叶宁的态度将孟娇的火气激了起来,丢给严松一个眼神,俨然是让后者赶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叶宁双眼一眯,孟娇要甩大小姐脾气,他可以不计较,可阿暮的安危却是来不得半点含糊。

    “阿暮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听得叶宁的指示,阿暮愣住了,严松愣住了,孟娇也楞住了。

    稍顷,一抹温怒之色席卷上了脸颊,孟娇一指叶宁,切齿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指挥他?你不就是他的公司领导嘛,我告诉你,回国后,他就会递交辞职报告,从现在起,他不再是你的下属。”

    严松见状,赶紧打个圆场,以他孟娇大小姐脾气的了解,不把叶宁逼退是绝不罢休。

    “叶兄,我表妹脾气不大好,请你见谅,我向你保证,绝对不会让季暮献血超过五百CC。”

    孟娇不满地哼了声:“严松,你和这种自以为是的庸医多废话什么。”

    严松只当没听见,一脸抱歉地看着叶宁。

    “叶哥...”阿暮生怕会闹僵,犹豫了一下,正要开口,叶宁却是将他给堵了回去:“你要是一次失血超过八百CC,必然会留下后遗症,影响日后的武道境界提升,你还想不想一年内迈入先天期了?”

    阿暮被点到了要害,小鸡啄米似的对叶宁点点头,紧紧闭上了嘴,没再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你选择夜晚给老爷子治病,那是因为你的血液达到或接近纯阴标准,午夜十二点,是一天当中你体内血液温度最低的时刻,也是治疗效果最好的时候,不过,身怀纯阴之血的人失血不得超过五分之一,不然就会出现无法预计的状况,假如失血超过三分之一,会直接威胁到生命...”

    叶宁没心思和孟娇置气,可事关阿暮的安危,一些话他必须说明白:“就以三天前我为老爷子就诊时的情况来说,老爷子体内的血液不足正常水平的三分之二,是以,你怕单凭你的血液输出不够,这才把主意打到了阿暮的身上,你想先用阿暮体内的血液为老爷子输血,让老爷子体内血液恢复到正常水平五分之四以上,这样你的把握会大很多。”

    听得叶宁所言,孟娇虽然脸上还是冷冰冰的,但心里头却是震惊到了,她不想承认,却又不得不承认,这个男人说得点滴不差,难怪他要自己给出一个明确的上限...

    “你向我保证,绝不会让阿暮献血超过五百CC,对不起,你的保证在我看来没有丝毫可信度,因为五百CC血液只能让老爷子补充十分之一左右的血液储量,这显然是不够的。”

    叶宁甩了严松一眼,不留情面地给予否定,使得后者脸色一阵尴尬,没错,他只是拍脑袋一说,根本没有专业依据,事实上,在医学方面,他将将才入门级,此行给孟娇当助手只在其次,最重要的是保护孟娇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八百CC,这是极限,哪怕老爷子没能恢复到正常血液水平的五分之四,你能答应吗?”稍稍踌躇,叶宁看着孟娇的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孟娇没有回避叶宁的目光,俏脸依旧冒着寒气,却也没有再断然回绝,沉默半响后,极为勉强地应了声:“就按你说的,八百CC。”

    无论看叶宁多不顺眼,无论心中多么来气,可这个男人在医学上的见识,却是让孟娇再不敢小觑了,此时给出了明确答复,从某种意义来说,是同行间的一种认可。

    “好,记住你的保证。”叶宁满意地一点头,也不讲究俗套的礼节,这便转身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是夜,一辆宝马从黄家庄园驶出。

    宝马内,握着方向盘的是黄鲲鹏,叶宁坐在副驾驶,霍尔姆坐在后排。

    “叶哥,你就不担心孟家那个女人言而无信?要是阿暮失血一千CC以上,我可不保证能让他无恙。”

    听得霍尔姆略带担忧的抱怨声,叶宁回头,苦笑道:“那就不是我能挽回的了,孟家人有心害他,我即便能阻止一次,难道还能阻止得了永远?”

    霍尔姆明白他的意思,闷闷地嗯了声,随即问黄鲲鹏:“鲲鹏,让你查的事有结果了吗?”

    黄鲲鹏应道:“没有,昨天下午,拉德曼大师为老爷子做完治疗后,二叔就安排把人送走了,不过,我听当时在场的一个下人说,拉德曼大师带来的两个助理,其中一个昏迷了,脸色白得和纸片似的,和死人的样子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叶宁与霍尔姆听得这话,不约而同地眼中精光闪过,彼此交织了一眼,片刻后,叶宁吩咐道:“鲲鹏,到山脚下把我和霍尔姆放下来。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