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场有官场的暗语,地下世界也有地下世界的暗语,其实也不深奥,所谓“闹出大动静”,不是指开战指什么?

    身在黄家,叶宁三人为客,谁能让他们万不得已?谁又能让他们闹出大动静?唯有黄家之人。

    既然叶宁有此怀疑,却依然打算住几天看看情况,为何?只能说明他们的自由已被黄家限制...

    霍尔姆到底是虎鲸佣兵团的二首领,脑子一转之下,就意识到了危机的存在。

    叶宁却是平静地摇了摇手:“我只是先和你打个招呼,黄家为难我们的可能性极低,不过却是有人要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头号冤大头就是那个叫孟娇的孟家女,看她下午那副自信的模样,我估计她就算不是纯阴血液,也接近纯阴了,她的血液对黄老爷子来说乃是大补之药,甚至能够助黄老爷子一举破镜成功。”

    所谓纯阴血液,是阴性血液当中的“贵族”,判定标准,血液温度低于摄氏十五度,全世界人口中,几万人才有一个身怀阴性血液,稀有程度可见一斑,而纯阴血液却是几百万人,乃是千万人中才会出现一个,身怀阴性血液的人勘称百毒不侵,练武天赋也是要比普通武修强出数倍。

    霍尔姆对叶宁的话不疑有他,面色也是变得慎重起来,沉吟了一下,阴声道:“叶哥,身怀纯阴血液,其本身就相当于一株凡品二级药材,还是可再生的,看这个孟娇年纪不大,又是世家女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不明白江湖险恶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叶宁不置可否地笑笑:“她本身是先天小成境界,她身边的那个男子是先天大成境界,想要对他们不利,也不是那么容易,而且,她是孟家嫡系女,来黄家为老爷子看病,想来孟家也是知晓的,黄家即便打她的主意,也会有所顾忌,看看情况再说吧,多留个心眼就行,总之,只要黄家人不对我们起歹意,我们也别管闲事,好吃好喝地住几天,就当放个大假。”

    霍尔姆露齿嘿嘿一笑:“那是,世界上几十亿人口,哪天不是千万人口去见马克思,只要黄家别活腻了对咱们起歹心,咱们就当来旅游一回,走的时候拿两百万美金的车马费。”

    叶宁无声地摇了摇头,抽了口雪茄。

    “叶哥,又在想什么,这漫漫长夜,要不我让鲲鹏给咱们安排点乐子?”

    听得这一建议,再看到霍尔姆脸上那男人都懂的表情,叶宁又好气又好笑地伸手拍了拍对方的大光头:“你啊,行,让鲲鹏带我们出去玩玩,你去隔壁叫一声阿暮,让他跟我们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霍尔姆没有异议,给黄鲲鹏打了电话后,就跑去隔壁敲门,可老半天,里头一点动静也没,他只得回来报告叶宁。

    一缕忧色自眼底闪过,叶宁拨打了阿暮的手机,国内的号码关了,是在印国新买的号码,依然显示关机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黄家为叶宁三人安排的房间是主楼的二层东侧,而孟娇的房间却是在同层的西侧,可谓天南地北,而此刻,孟娇的房内有三人,除了孟娇以及那名随行男子外,另一人正是阿暮。

    三人围着一张圆桌品茶。

    “孟姐,孟瑶还好吧?”沉默了许久,阿暮分六七口喝了半杯茶,终于还是开口了。

    孟娇黛眉轻蹙了一下,正眼也没瞧阿暮一眼,只把目光投向了窗外的星空,冷淡地应了声:“严松,你跟他说吧。”

    严松是孟娇的表哥,此行为自己的表妹充当助手兼保镖,练武天赋极为不错,三十二岁的年纪已是先天大成。

    严松眼神复杂地看着阿暮,半响后,才叹了一声:“季暮,你和瑶瑶已经快五年没见了吧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比瑶瑶大几个月,当初你是后天小成的时候,瑶瑶才刚刚迈入后天期,现在嘛,半年前,瑶瑶成功迈入了先天期。”

    阿暮本名姓“季”,时光倒退八年,孟家和季家的关系相当莫逆,阿暮与孟瑶虽算不得青梅竹马,可两人相识也超过了十年,其间还包括了一年恋爱期,只不过,七年前一次重大变故,使得季家走向衰败,也让他与孟瑶之间产生了天然的距离...

    阿暮听得严松的话,先是神色一喜,随即便是暗淡了下来,孟瑶是孟家的嫡系女,孟娇的亲妹妹,不光在医术方面天赋卓越,练武天赋亦是极高,五年不见,那个天真爱笑的女孩不仅在武道境界追上了他,还将他超越。

    阿暮既为此感到高兴,却又明白,两人未来想要走到一起,希望越来越渺茫了。

    作为曾经的大家族子弟,阿暮很清楚,以孟家的地位,一个嫡系女的婚姻只可能是两种情况,第一门当户对,家族联姻,第二男方虽家世平凡,但本身却异常优秀,优秀到让孟家都生出爱才之心的地步。

    显然,这两种情况,阿暮并不符合,他的练武天赋算得优秀,可还远远没到让孟家重视的程度。

    许是窗外星空固然美丽,可宛如静止的状态终究单调了些,孟娇看厌了之后,终于向阿暮瞥来了一眼,微嘲道:“有些人注定和你距离遥远,而且不论你怎么努力,你们之间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。”

    阿暮神情一僵,却依旧执拗道:“当年孟伯父对我提的要求,让我在三十岁前迈入先天期,我会做到的...”

    声音逐渐变轻,显然,阿暮也没太多底气,他已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年轻了,他大致能够猜到,当年孟瑶的父亲以此勉励自己,不过是打发自己不要再缠着孟瑶。

    孟娇冷蔑地一笑:“你现在不过是后天大圆满,三年之内能否迈入先天期都是未知之数,哪怕你真的做到了,你觉得自己配得上孟瑶吗?等你迈入先天期的时候,孟瑶说不定已经是先天小成...我可以明白告诉你,孟瑶最大的天赋还不是练武,而是医学,父亲甚至将她定为我们孟家未来的衣钵传人。”

    在孟娇不遗余力的打击下,阿暮保持缄默,眼中流淌过一抹深深落寞。

    “季暮,你这次怎么会过来的,那个霍尔姆博士来自博尔特医学研究所,你怎么会和他有关系的?”严松是个厚道人,主动转了话题。

    阿暮勉强收拾了一下心情,应道:“我是跟着我的同事过来的,是我的同事认识那位霍尔姆博士。”

    他平时给人一种木纳的感觉,但不代表他是个蠢人,相反一点都不糊涂,他可不会明言自己是因为血液比较特殊,才被叶宁拉来当鲜血“壮丁”,更不会白痴到把他知晓的霍尔姆另一个身份袒露虎鲸佣兵团首领。

    “你的同事就是那个你称呼‘叶哥’的吧,季暮,我看你是越来越没出息了,你的年纪比他大,他的武道境界又那么低微,难道就因为他是你的公司领导,你就把他当大哥了?”孟娇轻飘地给了一番评论,对于下午叶宁的无理否定,以她的心胸怎么可能没有芥蒂,当场不作计较,那是自持身份罢了。

    阿暮眨了眨眼睛,面色有些古怪,孟瑶贬低叶宁其他方面倒也算了,却说叶宁武道境界低微,这是多么具有讽刺意味的笑话啊,你孟娇快三十的人了,才将将先天初期,叶宁还不满二十五周岁,境界与你持平不说,若论实际战力,你两个孟娇都未必是对手,无法探知叶宁的武道境界,仅凭自己的想象对人家定性,不知是太过自负呢,还是愚蠢?

    这边正聊着,敲门声响了起来,严松起身走到门口,隔着房门问道:“找谁?”

    “阿暮在不在?”

    听得这一问,严松神情微疑,回头望了阿暮一眼,同时拉开了房门,只见得门外站着的人居然是叶宁,后者怀里抱了只雪白的宠物,手掌轻轻抚着。

    “你好,请问阿暮在不在?”叶宁微笑着问道,事实上,在大门打开的一瞬,他便已经瞧见了圆桌边的阿暮,能找到这里,全赖小家伙的功劳,小家伙的鼻子比狗一点不差。

    严松点了点头,侧转身子,让叶宁能够看清房间内的阿暮,也让后者能看见门外的人,可不等两位当事人开口交流,孟娇淡漠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找他如果没什么急事的话,那就在外头等吧,我和他还要谈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这话自然是对叶宁说的,语气颇为不耐,甚至还有点吩咐下人照办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公众场合,孟娇还需故作矜持,这会儿私底里,那就没必要再给好脸色了。

    叶宁就如没听见一般,压根不生气,朝阿暮招了招手:“阿暮,你出来,我和你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阿暮利索地起身,刚要起步,孟娇便是“咳”了声,不满道:“季暮,你太让我失望了,以前你好歹挺自我的一个人,现在怎么变得人家呼之则来,挥之则去。”

    阿暮脚步一顿,扫了扫女人写满傲慢与鄙夷的面孔,略作沉吟,还算客气地道:“孟姐,你羞辱我不要紧,但叶哥是我尊敬的人,请你不要在他面前摆脸色,我们的谈话就到这儿吧。”话末,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