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终,黄云山与黄贵水极为勉强地点下了头,老爷子三子达成一致,黄家众人自好再反对,唯有黄绍芬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的讥嘲了几句,却无法改变既成的定论。

    叶宁嘴角闪过一缕轻笑,从坐进这个会议室开始,他未出一声,算是看了一场黄家内斗的好戏,三个兄弟各怀心思,都不是省油的灯,总体说来,还是黄家老大更老辣一些,或者说更厚黑一些。

    十点半刚到,管家便来到黄天的耳边低语了几句,后者点点头,看向在座宾客,慎重地拱了拱手:“老爷子那边已经好了,接下来就拜托各位了。”

    首先为老爷子就诊的是拉赫曼大师,他带着两名助手,跟随黄家老大,老二,以及管家出了会议室,约莫半小时之后,轮到葛罗德大师,再过了半小时,轮到孟娇,再再过去半小时,终于轮到叶宁三人。

    在黄鲲鹏的陪同,管家的引领下,叶宁三人穿过一条宽敞的廊道,来到主楼低层最西侧的一个房间,管家轻轻推开门,侧身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足有百平的房间,家具一应俱全,装修色调为古铜色,透出一股贵气,靠墙有一张宫廷大床,一名消瘦的老人闭目躺卧,身上盖了条羽绒被,很是安静。

    床头站着一名年过四十的中年男子,个子不高不低,身材不胖不瘦,面容无悲无喜,对叶宁三人无声地点了点头,算是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叶哥,这位就是年叔。”陪着叶宁三人来到老爷子的床边,黄鲲鹏在叶宁耳边低语一声,而后与管家一同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叶宁没有急着开动,站在那里,低眉观察着老爷子露在被褥外头的面孔,这是一张老脸,皱巴巴的,尤为苍白,花白的头发略显稀疏,即便是闭着双眼,也能让人明显感受到精神气的缺失。

    “刚才几位给老爷子看病的时候,老爷子没醒?”一会儿后,叶宁轻声询问年叔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把老爷子唤醒?”年叔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叶宁摇了摇手,随即向霍尔姆递了个眼神,后者这就打开随身的医药箱,将一件件设备掏了出来,霍尔姆的强项是西医,中医略有涉及,可叶宁在这儿,自然不用他来把脉,他的主要工作是测试血液,确定阿暮的血液与老爷子的血液是否匹配。

    霍尔姆忙碌的功夫,叶宁自顾走到远端窗前,推开窗,边抽烟边欣赏外头的风景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之后,霍尔姆拿着两根血样试管来到叶宁身边,低声道:“阿暮是O型血,血液温度十八度,比我预计的更低,完全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叶宁微微颔首:“你的检查结果怎么样?”

    霍尔姆摇头道:“我的初步检查,老爷子的重要器官没有明显症状,只是虚弱...”犹豫了一下,才又道:“应该是失血过多引起的。”

    叶宁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也不多言,将烟头掐灭,走到床头,从被窝里将老爷子的一只左手轻轻取出,三根手指搭在脉搏之上,缓缓闭目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叶宁眉头越蹙越紧,面色越来越沉,足足五分钟过后,他方才睁开了双眼,紧蹙的眉头没有丝毫松开的迹象,面色沉重之中,更多了几分难看,眼底闪过一丝不为外人察觉的厉色。

    “叶哥,怎么样?”霍尔姆问道。

    叶宁不语,视线凝固在老爷子的脸上,不知脑海中在想些什么,就这样又沉默了三分钟,他这才将老爷子的左手放回被窝里,而后,凑近霍尔姆耳边,用细若游丝的声音说了一阵。

    霍尔姆脸色难以察觉地一变,随即轻轻点头,接着,就见他又从医药箱里取出一个电子仪器,开始为老爷子进一步检查。

    半小时一到,霍尔姆准时收工,叶宁三人在年叔的相送下,出了房间,而就在他们踏出房间门不久,静躺在床上的老人慢慢睁开了眼睛,那对老眼有几分浑浊之外,还有几分让人捉摸不透的深邃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用过午餐,稍事休息,下午两点,叶宁三人被带到了一个宽敞的房间,房间内沙发围了一圈,当中放了个大圆桌,有点像赌场里的梭哈区。

    拉赫曼大师,葛罗德大师,孟娇已经分位坐了,黄家方面,除了老大,老二,老三,以及黄绍芬之外,其余众人不在,待叶宁三人就坐之后,黄天便开门见山地道:“辛苦各位了,老爷子的病情,还请各位直言。”

    拉赫曼大师首先道:“黄老爷子的病不是病,是气血两亏,而且还两亏得十分严重,体内血液不及常人七成,只能通过药物调养延长寿限...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比较委婉,可意思再明白不过,老爷子是年纪大了,每个人都有寿限,滋补药物只能延长寿命,却不能让人长生不老。

    黄云山急问道:“那以大师的看法,老爷子的寿限最多能延长多久,日后还能不能动武?”

    拉赫曼大师沉吟了片刻,随即竖起三根手指头,摇头道:“动武是万万不能,否则随时有猝死的危险,至于寿限的话,顶多三年。”

    这一回答,只是让黄家四人面色凝重了些,却没有太多意外,因为三天前,丹曼皇室御医的诊断结果就是这般。

    “我的助理侯赛恩的血型能与老爷子相匹配。”拉赫曼大师回头看了眼他其中的一名子弟,补充了一句过后,做了个祈福的手势,不再多言,至于开怎样的滋补药方才能延寿三年,那得看黄家是否接受他提出的条件,医者不是普度众生的菩萨,救人是有代价的。

    叶宁用眼角余光瞄了瞄那名名为“侯赛恩”的阿拉伯男子,心头略沉。

    拉赫曼大师之后,葛罗德大师缓缓地道:“黄老先生体内脏腑极为虚弱,体内血液水平不及常人三分之二,已算得常规意义上的病危之人,如要尝试医治,只能使用大治愈术,同时还需补充血液...”说着,指了指那名丰满妩媚的白人女子:“我的弟子希拉的血型刚好能与黄老爷子相匹配。”

    黄绍芬眼中透出一抹兴奋:“大师,您施展大治愈术之后,有几成把握?”

    葛罗德大师言道:“这个我不敢保证,大治愈术相当于一次人体内部保养,筋骨,脏腑,血液都会得到一次洗礼强化,效果因人而异。”

    大治愈术是治愈系魔法,据说修炼至大成,哪怕病人只有一口气在,都能延长一至三年的寿命,算是超自然力的医疗手段,是以,葛罗德也不怕他人效仿,直言无妨。

    黄绍芬连连点头:“我相信,要是连大师的大治愈术都没法起效的话,那恐怕...”

    后头的话没说下去,可谁都明白意思,那恐怕该给老爷子准备后事了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或许有些绝对,却也并非无厘头,葛罗德在整个欧洲的上流社会大大有名,医院判了“死刑”的病人,经他医治半数能够“死缓”,缓多久得看个人造化,一桩桩的实例放在那里,没有人会质疑他的大治愈术是故弄玄虚,装神弄鬼。

    黄天三兄弟交换了一下眼神,出于礼节地点点头,看不出是个什么态度。

    叶宁心思更沉重了些,葛罗德大师这边,同样是有着一名与老爷子血液相匹配的弟子...

    接下来该是孟娇了,与前两位大师多少有些凝重的表情不同,这位孟家嫡系女脸上挂着一股子自信,甚至自傲,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:”黄老爷子的身子可以康复。”

    可以康复,那就是可以治好!

    黄贵水眼神骤然大亮,抢着说道:“孟小姐,你有把握治好老爷子的病?”

    孟娇雪白的下巴微微点动:“黄老爷子没有得病,而是气血两虚,尤其是血液水平差不多才常人的一半,导至脏腑极其虚弱,普通的药食调理已经难以挽回,必须加以血液调理,增强本身的造血能力,黄老爷子血液的特殊性我相信大家都明白,而我的血液不光与黄老爷子的血液匹配,还能对黄老爷子的血液起到改善调理的功效...”

    略微顿了顿,思索了一下,给出了一个惊人的答案:“三天时间就能见效,七天或可康复。”

    病症的判断,两位大师和孟娇基本相同,可关键性的治疗效果,却是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“孟小姐,你确定有把握?”黄天盯着孟娇问道。

    孟娇理所当然地应是,要是黄老爷子是常规血液,她还不敢把话说得太满,正因为黄老爷子的血液特殊,相对的,她的血液何止匹配,简直就是“特效药”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物降一物是也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那就有劳孟小姐了,只要老爷子恢复康健,我黄家必有厚报。”黄贵水的激动之色溢于言表,孟娇有十足把握治好老爷子,将会让他无限接近未来家主之位,按照约定,孟娇提出的条件当中,那枚极品丹药是为他求的,只要他能借此顺利迈入凝丹期,大局可定。

    黄天,黄云山,黄绍芬三人就不如他那般喜形于色了,孟娇要是真成功了,也就意味着他们的失败,前两人只能祈祷黄贵水即便有丹药相助依然无法实现境界突破,而后者则是没法为苏家争取到梦寐以求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孟娇身上,或真心或假意地流露出了期许之色,老爷子能恢复健康,难道不值得期待吗?

    独独有一人是个例外,那就是叶宁,这货的脸色很不正常,心思沉重之余,还有几分晦涩,焦虑与无奈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