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鲲鹏不为所动,任是站定伯叔身边,却也没闲着,掏出手机,边拨着号边说道:“小姑,大家都是为了老爷子的病,我也同你明说了吧,我尊重你的贵客,却也不会慢待我请来的贵客,我现在就给父亲打个电话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眼下的事情涉及到了不容突破的底线,黄鲲鹏也不打算耗着,不管怎么说,老爷子病了,目前的黄家是他父亲说了算。

    黄绍芬目光微微闪动了几下,片刻后,一抹决断之色闪过眼眸,如果真让大哥来处理这儿的事,岂会帮她?黄鲲鹏已经明言了,车里坐着为老爷子治病的大夫,等同于大哥请来的。

    “别让大师久等了,把他们拉开。”

    三男一女都是苏家的内保,听得黄绍芬的指示,不由怔楞了一下,这里是黄家的地盘,对方又是黄家老大的儿子,黄绍芬可以任性而为,他们却是不敢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没有!有什么事我担着。”黄绍芬见三人不动,语气陡然严厉。

    三男一女交换了一下眼神,只得沉默地走上前,而不待他们接近黄鲲鹏,房车的后排车门“砰”地一声推开,霍尔姆一头钻了出来,在他之后,阿暮也是跟下了车,唯有叶宁还留在车上。

    “鲲鹏,这里是你黄家的地方吧?”霍尔姆大步流星地走到黄鲲鹏的身边,目光冷视着三男一女,之前黄鲲鹏与其小姑的对白他在车里头听得明明白白,要不是叶宁阻拦,他早就下来解决问题了,什么狗屁的星相大师,在他看来就是个装神弄鬼的家伙,即便真有点能耐,还能跟叶宁相比?

    如果只是嘴上争执倒也罢了,可对方居然想要用强,这让他忍无可忍,正如叶宁所言,黄鲲鹏是他的朋友,黄家有些人却是他的敌人,他不可能看着自己的朋友被敌人欺负,哪怕是吃眼前亏也不行。

    黄鲲鹏拨了电话那头忙音,也就没再继续拨打,一脸歉意地道:“霍尔姆,发生这种事,实在抱歉。”

    霍尔姆摇摇手,自顾道:“我倒要想要看看,在你黄家的地盘谁敢乱来。”

    黄绍芬酥眯的双眸将霍尔姆打量了一下,嘴角扬起一抹浓郁的嘲讽,这位就是黄鲲鹏口中的“霍尔姆博士”,看着年纪才三十出头,一副五大三粗的样子,还是个黑人,戴了副眼睛难道就想充什么专家博士啦?与其说是大夫,还不如说是个橄榄球运动员来得让人相信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嘛!”稍顷,她再度厉喝一声,这一声自然是针对再度陷入犹豫状态的四个苏家内保。

    这一回,三男一女倒是不墨迹了,其中两名男子径直走向霍尔姆,黄鲲鹏能让他们产生心理负担,可这个黑大个对他们却是没有半点震慑力。

    霍尔姆咧嘴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,嘿嘿一笑,待两名男子来到身前三米处,他陡然一个跨步,双掌拍击而出,闪电般地落在对方二人的胸膛,掌心真气一吐,只听“砰”一声闷响,两名男子就如同纸糊得一般,仰头倒下,眼中满满的惶恐与难以置信,连惨呼一声都未能办到,一抹血迹自他们的嘴角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一名先天初期,一名后天大圆满,对于霍尔姆这样满手血腥的家伙来说,一招结果性命都是小菜一碟,眼下只是重伤对方,已经很克制,很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黄绍芬脸色一片苍白,目露惊恐地看着霍尔姆,她怎么都想不到,后者的形象还算斯文,出手却是如此狠辣,另一男一女见同伴败得一丝悬念都没有,总算没蠢到一股脑儿地冲上去当炮灰,定在原地,神情警惕。

    “你,把车给我开走,不然别怪我不客气。”收拾了两人起到震慑作用,霍尔姆回头指向墨管家,语气不善地命令道,对他来说收拾对方不是目的,解决问题才是眼下重点,让叶哥在车里等久那就不好啦。

    “鲲鹏,这就是你请来的贵宾,在黄家的地盘撒野,打伤我的人,今天这事你必须给我个交代。”墨管家有些犹豫不决,黄绍芬尖刻的声音便已响起,霍尔姆的武力能够震住她一时,却不可能让她真正害怕,正如她说言,这里是黄家的地盘,难不成这个黑大个还敢对她这个黄家嫡系女动手?

    应该说,她的底气并非是一种自大,可惜没人清对象,声音方才落下,就有两道野兽般的犀利目光扫射而来,让得她不自觉地浑身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是个女人,就能随性挑战我的底线?”霍尔姆缓步走来,脸上隐隐浮现出一抹阴戾之色,而随着他的逼近,黄绍芬再无法保持淡定,一边后退一边尖声道:“你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一男一女两名苏家内保也不敢主动相抗,护在黄绍芬左右,同样是慢慢后退。

    “霍尔姆...”黄鲲鹏见状,心中同样有些紧张,生怕霍尔姆做出不理智的事来,便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霍尔姆仿佛没听见般,不疾不徐地来到劳斯莱斯幻影边上,忽然脚步一顿,伸手拉住后排车把手的同时,冷笑道:“我倒要看看,这里头坐着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,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他让道。”

    黄绍芬听得这话,豁然明悟了过来,霍尔姆不是要和自己计较,而是盯上了葛罗德大师,这一下,她也是顾不得自己的安危了,直接冲上前,一把按住车门,用自个儿的身子死死抵住。

    葛罗德大师可不仅仅是一名为人看病的大星相师那么简单,其本身还是一个地下世界白银级势力的核心人物之一,要是就这般被冒犯了,说不定会牵连整个苏家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这车里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?”霍尔姆见她那么紧张,倒没进一步的举动,微嘲道。

    一缕慌色自眼底闪掠而过,黄绍芬面色铁青,正要咬牙辩驳,就在这个时候,一辆宾利一辆凯迪拉克驶来,缓停在了房车之后,领头的宾利后排车窗摇下,传出了一道疑惑声:“咦,小姑,你怎么停在这儿,怎么回事啊?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