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家庄园位于丹曼首都著名的富人区,丹青山半山,与国人熟知的港都浅水湾半山相仿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叶宁等人早早来到酒店餐厅,用过早饭后,便同乘一辆观光房车前往黄家庄园,这是叶宁特别关照的,不要讲究排场,黄鲲鹏只当是叶宁性格低调,岂不知叶宁是碍于自己的现状与身份,不想引来过多无谓的关注,与华夏被地下世界视作半个禁地不同的是,丹曼在地下世界各大组织眼中,就是一个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,只不过碍于地下世界俗称的规矩,既然丹曼皇室立场中立,那地下世界势力间的冲突,便不会将地点选在这里。

    希尔顿酒店距离丹青山差不多三十公里,三刻钟后,房车抵达了山脚下,沿着人工开辟的专用道路驶往半山,叶宁透过车窗望着外头,满眼的苍绿,不由点点头,即便是华夏的南方地区在冬季也不可能有这般春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支车队从身后开了上来,一辆奔驰开道,后头是一辆崭新的劳斯莱斯幻影,再后头跟着四辆款式不同的豪车,气派尽显无余。

    这条专用是单向两根半车道,按理说足够宽敞,可不知那辆开道的奔驰抽什么风,在距前方房车尚有两百米之时,便是喇叭连按,并且一个提速追赶而来。

    房车副驾驶的黄鲲鹏从后视镜里瞧见了状况,脸色一沉,吩咐道:“别理他。”

    司机默默点了下头,将方向盘控制得四平八稳,不多时,那辆奔驰来到了房车的左侧,副驾驶车窗摇下,一个中年男子探出头来,恶狠狠地瞪着司机,一根手指在空中挥来舞去,看意思,是让房车靠边停下。

    司机用眼角余光瞄着黄鲲鹏,见后者没有指示,于是维持原样,该怎么开还怎么开。

    如此持续了十来秒,奔驰里头的中年男子火了,一指房车车头,就见奔驰再度一个提速,超前后右向变道,“吱”一声,刹停在了房车的前方。

    司机早有准备,也是及时踩下了刹车。

    “伯叔,拦住后头的车。”被迫停车,黄鲲鹏的整张面孔如同被乌云笼罩了一般,叶宁三人是他请来为老爷子看病的贵宾,是哪个不开眼的胆敢冒犯?还是在黄家庄园的专用通道上。

    司机得令,十分干练推门下车,往隔壁车队行进的道上一站,伸手做了个停车的手势,而黄鲲鹏回头向叶宁三人抱歉一声,跟着也下了车,径直向前头的奔驰而去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下车的速度一点不比黄鲲鹏慢,可当看清了后者的面貌之后,气焰顿时一滞,他是苏家的管家,自然是知道黄鲲鹏的身份,他的威风抖不到这位爷的头上,不过,他也没有退怯之意,只因他心里头明白,今天的使命和重点。

    “墨管家,你这算什么意思?”黄鲲鹏近前后,阴着脸质问道,苏家的管家他一见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鲲鹏少爷,抱歉了,我不知道这你的车。”墨管家也是能屈能伸,变脸似地露出歉意的笑容,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赶快让开,我车上有客人。”黄鲲鹏不耐地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这恐怕...鲲鹏少爷,要不先让我们的车过去,你小姑也在车上呢。”墨管家斜瞄着被伯叔用身子逼停的劳斯莱斯幻影,一脸为难地道。

    黄鲲鹏皱了皱眉,回头看了一眼,低哼一声,丢下墨管家向着劳斯莱斯幻影走去。

    劳斯莱斯幻影后排车门开启,一名身段修长,气质雍容,浑身珠光宝气的贵妇伸腿下车,此刻保养得当看着才三十上下的面容,却是布满的寒霜,俨然生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名贵妇正是黄鲲鹏的小姑,黄绍芬。

    后头的四辆豪车也相继停下,先后下来四个人,三男一女,迅速聚到黄绍芬的身边,形成众星拱月之势。

    “阿伯,你怎么回事?”黄绍芬冷冷地看着当道的伯叔,厉喝道。

    “小姑,我的车开得好好的,也没占两根道,我倒想问问,墨管家为什么要逼停我的车?”黄鲲鹏大声说道,伯叔是奉他的命行事,他说什么也不能让伯叔吃亏。

    黄绍芬目光转向自己的侄子,板着脸,以长辈的口吻道:”鲲鹏,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我特地从法国请来星相大师为老爷子治病,贵客临门,你给让个道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要在平时,黄绍芬不止如此,毕竟黄鲲鹏是大哥的养子,老爷子也是认了这个孙子的,可今天是个大日子,她听说了不光是她,大哥,二哥,三哥都煞费苦心从国外请来了大夫,最终老爷子接受谁来医治,尚需经过一场“淘汰赛”,既如此,自己这边先就不能弱了气势。

    黄鲲鹏也是一般心思,眼下可不是“发扬风格”的时候,他要是让步了,岂不是说,叶宁三人的身份比那个小姑嘴里的大星相师来得低?

    于是,他不买账地道:“小姑,你请了大夫,我的车上也是坐着贵宾,我的车本就开在你前头。”

    被自己的晚辈当面顶了回来,让黄绍芬这个黄家嫁去苏家的女主人面子往哪搁?她的面色益发冰寒,冷笑一声:“葛罗德大师是欧洲各皇室的座上宾,我费了多大功夫才把大师请来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黄鲲鹏心头一凛,葛罗德大师的名头可谓如雷贯耳,许多西方的贵族,甚至皇族想要请他老人家看病,不光得付出天价的诊费,还得看人家大师乐不乐意。

    三叔请了孟家的人,小姑请了治愈术大师,老爷子这一病,还真会牵动了黄家上下人心。

    不过,当此之时,别说是位大星相师,就算是英伦皇家首席御医坐在小姑的车上,他也不可能因为敬意而作出“礼让”,便是硬着脑门说道:“我的贵客是坚利美博尔特医学研究所的霍尔姆博士...”

    黄绍芬没等他说下去,便是不屑地打断道:“什么博尔特医学研究所,什么霍尔姆博士,听都没听说过,你给我让开。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