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...”黄鲲鹏懵了,真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要知道,即便是以黄家的底蕴,在家族药材库里也仅有两三样够得上极品档次的药材收藏,叶宁开口就要取其二,还得包括那枚被爷爷视若家族重宝的丹药,这简直是趁火打劫。

    黄鲲鹏忽然有种引狼入室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没完呢,除了任选两样药材,还要一件适合女性佩戴的装饰品,诸如钻石,红宝石,玉石之类,价值不得低于三千万美金。”叶宁摸着下巴,脑袋里又想到了出来走这一趟,回国后不给秋若雨带点什么礼物似乎说不过去,便随口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黄鲲鹏直有种仰面哭泣的冲动,阿暮眸光微闪了几下,霍尔姆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在他看来,叶宁叫做没亮明身份,否则,哪怕直接让黄家奉上这些个“身外之物”,难道黄家有胆拒绝?

    “叶哥,只要能治好我爷爷的病,三千万美金没问题,哪怕五千万都行,可开放家族收藏任选两样,这恐怕...”稍顷,黄鲲鹏强自冷静下来,委婉地道。

    “鲲鹏,你可知道一名凝丹期的造就,需要多少资源吗?”

    叶宁没有丝毫动容,反而抛出一问,不等对方回答,便说道:“如果是正常修炼的话,从后天期开始,就要长期服用凡品三级药材作为日常滋补,到了先天期,更是要以凡品二级药材长期滋补,如此,才有机会在四十岁前达到先天大圆满,而最终迈入凝丹期的几率却不足一成,即便是老爷子收藏的那枚极品丹药,以我的估计,最多能提高两成的几率,五成之说完全是夸大了,除非那么丹药能够得上极品顶峰...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这说得是正常修炼的路子,如果想弱化药材辅助的重要性,那就得以压榨人体潜能作为代价,每一次压榨潜能就意味着经历一次生死之险,我这个有个大概数据供参考,想靠不断压榨潜能最终迈入凝丹期,一百个天赋不弱的武修当中最多仅有一人能成功,而其余九十九人,就算还活着,也会留下无法治愈的体内顽疾,日后只能像普通人那般生活。”

    话语顿了一下,叶宁瞥了眼黄鲲鹏变幻不定的脸色,嘴角闪过一缕意味深长的笑意:“老爷子是你们黄家目前唯一的凝丹期,要是从今以后他无法再动武,你们黄家又没法短时间内诞生一名凝丹期,这后果你有没有想过?你们黄家还能保住丹曼国皇室之外,第一家族的地位吗?又有多少双眼睛会盯上你们黄家现在所拥有的一切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疑问,句句珠心,黄鲲鹏额头冒出冷汗,脸色也是隐隐发白,看向叶宁的目光惊恐而不安。

    “就我所知,丹曼国皇室从来是中立的立场,对外与世界几大强国建交,并向地下世界六个黄金级势力每年缴纳一定的供奉,对内只要各大家族不颠覆皇室,彼此间的利益争斗不威胁到国家根基,皇室便不会插手过问。”叶宁又适时地点了一句,话落不再多言,端起红酒杯悠然地品了一口,给予黄鲲鹏足够的考虑时间。

    包房内的气氛变得好生压抑,当然,这份压抑是对于黄鲲鹏来说的,他不是不知道爷爷一旦倒下意味着什么,可心里明白与被当面说穿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内心许久纠葛,黄鲲鹏的面孔才又多了几丝血色,挤出一抹牵强的笑容:“叶哥,只要能让我爷爷好起来,我们黄家付出再多的代价都值得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认可了叶宁的条件,他的认可代表不了黄家,却是能代表他的父亲。

    老爷子不倒,他的父亲就会稳稳占据第一顺位继承人,未来的岁月里,一旦他父亲的铁杆兄弟年叔迈入凝丹期,他父亲的未来家主之位也就铁板钉钉,而假若老爷子的病就此被判了“死刑”,黄家将利马陷入内忧外患,临危之际,二叔,三叔有着极大可能伺机“篡位”,窥觊于黄家的那些个家族也会采取行动,可预期的最差结果,家族分裂,乃至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想清楚了这一关节,叶宁的条件在黄鲲鹏看来,也没那么难以接受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就祝老爷子早日康复。”叶宁笑着点点头,举杯与黄鲲鹏遥遥碰了一下,随后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晚宴过后,叶宁以养精蓄锐为由,婉拒了黄鲲鹏安排的夜生活,回过房里刚洗完澡,霍尔姆便是来敲门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是不是黄鲲鹏找你私下聊了,还是觉得我提出的条件不靠谱?”叶宁从冰箱里拿了两瓶生啤,也不用杯子,在圆桌边坐下后,递给霍尔姆一瓶。

    霍尔姆对着瓶口喝下了小半瓶,这才咧嘴一笑:”叶哥,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,他刚才和他父亲通了电话,把你的意思转达了,他父亲挺为难的,主要还是那枚丹药,老爷子视其为命根子。”

    叶宁点起了一根烟,悠悠地道:“我不是烂好人,却也不会乘人之危,我和黄家非亲非故,我不想让黄家欠我的人情,至于你和黄鲲鹏的情谊,你们谁欠谁的,那我就管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霍尔姆面露若有所思,片刻后,歪着头道:“叶哥,你的意思是,两样药材和三千万美金你是替我开的条件?”

    叶宁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地道:“你小子贪得过分了吧,我大老远地跑一趟,只要三千万美金劳务费,黄家怎么说也有几十亿美元的资产,至于两样药材,我主要是想瞧瞧,黄家收藏里头有没有鬼脸花,如果没有的话,那就随便了...”

    霍尔姆眼神陡亮,挠了挠大光头,一脸贼笑,叶宁的意思已经很明确,那枚丹药归他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个建议,如果我真能治好老爷子的病,那枚丹药你就自己收着,这对黄鲲鹏来说未必是件坏事,没了这枚丹药,他的二叔,三叔,小姑都绝了念想,他父亲的未来家主之位反而更加稳当,而你呢,欠他一个人情,日后等你迈入凝丹期,以供奉的名义在黄家挂个名,等于是把这个人情还上...你要搞清楚,你和黄坤鹏是朋友,和黄家可没一点关系,甚至有时候,黄家很多人还会成为你的敌人,谁是敌人,谁是朋友,这是原则问题,你可别糊涂。”叶宁将酒瓶缓缓拿起,深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叶哥就是叶哥,啥事都为兄弟着想,反正啊兄弟欠你的多了去了,也不差多欠这一次,来干。”霍尔姆不禁点头,与叶宁重重碰了一下,仰头将瓶里的酒水喝尽,一脸的畅快与钦佩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