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对方的目光凝视下,阿暮有些局促,欲言又止,最终沉默地垂目。

    那名女子也没有主动开口,视线在阿暮身上凝顿片刻后,便转向了黄志远:“黄少,这几位是?”

    黄志远换了张殷勤的笑脸,指指黄鲲鹏:“呃,孟小姐,给您介绍一下,这是我伯父的养子,黄鲲鹏。”

    “养子”二字特意咬了重音,随后又几分自得地为黄鲲鹏介绍:“鲲鹏,这位是华夏孟家的大小姐,孟娇,孟家是夏国知名的中医世家。”

    华夏是个拥有着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,中医的博大精深闻名全球,不过由于中医过于依赖传承,那些个汇聚了古代医者毕生心血研制而出的良药配方,在岁月的长河中已遗失了十之七八,是以,到了现代反倒不及西医那般普及,然而却是有一块禁地,几千年来,中医始终霸占着唯我独尊的地位,那便是武修的世界,无论促进催发境界提升,还是日常滋补,体内疗养,但凡涉及到药材,无不是以中医为源头与根本...

    当今世上,武修的世界里,被一致公认的中药世家已是硕果仅存,即便是华夏国内,也不超过一手之数,而其中,以王,孟两家传承最为完成。

    听得这般介绍,即便是叶宁都不由打量了那个名为“孟娇”的女子几眼,孟家大小姐,虽不至是家族未来扛鼎的人物,但光是这份嫡系女的身份,想来定是深得中医之精髓。

    “孟小姐,你好。”黄鲲鹏自然也是听说过孟家,脸色变得郑重了许多,向孟娇问候一声,却只换来了后者冷淡地一点头,他也不介意,又问黄志远:“志远,孟小姐是你特意请来为爷爷看病的?”

    黄志远露出一抹深意的笑容:“没错,鲲鹏,我还听到个消息,二伯,小姑都从国外请了大夫过来,爷爷这一病啊牵动黄家上下,希望我们的这份孝心能够感动上天,让爷爷早日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黄鲲鹏心弦一紧,面上,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“鲲鹏,你有朋友在,我就不打扰了,咱们明天见。”就此告辞,黄志远伸手一引,礼让孟娇在前,一拨人向着不远处停着的一辆宾利走去。

    “叶哥,霍尔姆,阿暮,不好意思,我堂弟被宠坏了。”黄鲲鹏分明向叶宁三人投来一个歉意的眼神,为之前黄志远的不礼貌言语道歉。

    叶宁无所谓地摆摆手,略作犹豫,把单独阿暮叫了一边,之前后者在见到孟娇时神色异常,并没有逃过叶宁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那个孟家小姐?”

    阿暮目光有些飘散,顿了一下,摇头道:“不认识,就是觉得有点眼熟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刚才人家可是盯着你看了老半天,我还以为你们两认识呢。”叶宁眉头微皱,旋即又舒展开来,淡笑着点了一句,他心里明白,阿暮没有说实话,可这是别人的隐私,他不会深入追究。

    阿暮一阵沉默,又再度摇头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傍晚时分,叶宁等人抵达了丹曼国首都一家希尔顿酒店,原本以黄鲲鹏的安排,是要将叶宁三人接去黄家庄园居住的,可被叶宁断然否定了,他不想和黄家无关人等过多接触,尤其是了解到黄家内部的复杂,以及在机场与黄志远并不愉快的相遇之后。

    各人回各自房间稍作休整,而后来到十六楼水晶阁享用晚餐,待到开席半个多小时后,主菜全部上齐,黄鲲鹏遣退了服务员,沉吟道:“叶哥,霍尔姆,阿暮,明天上午九点我们要从酒店出发,十点前到达黄家庄园,明天黄家嫡系以及支脉的重要长辈都会到。”

    霍尔姆看看他慎重的表情,明白是有正事要交代,便一指叶宁:“鲲鹏,你不用征求我的意见,怎么安排,你们黄家有什么规矩,你和叶哥说明就行了,只要他点头,我们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很明确了,此行一切以叶宁马首是瞻。

    黄鲲鹏没有异议,目光转向叶宁,说道:“叶哥,我爷爷的情况不太好,不过他还是坚持每天上午八点至十点打坐修炼,是以,为他看病得从十一点开始,刚才听我堂弟的意思,不光他请了孟家人过来,我二叔,小姑也从国外请来了大夫,加上你的话,至少有四位大夫,可能还有更多,我父亲和家族长辈商量过了,每位大夫会诊的时间不超过半小时,然后根据对老爷子病情的判断,给出个大致治疗方案,最终的选择,由我爷爷亲自定。”

    叶宁听后,没有立刻表态,放下筷子,点起一根烟,直到烧了半截,才道:“你的意思是,即便我的方案有把握治好老爷子,可如果老爷子没有选择我的方案,我这趟就算白来了?”

    黄鲲鹏脸色僵了下,看叶宁的样子似乎心中产生了芥蒂,不过,这种事可不是他一个黄家小辈能决定的,只得硬着头皮道:“叶哥,就算老爷子最终没有选择你的方案,黄家依然会支付一笔诊费,一千九百万丹曼币,大约一百万美元左右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不说还好,出口后,叶宁双眉悠地扬起,看向霍尔姆,淡淡地问了声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霍尔姆面色一下子难看了下来,背脊上冷汗直冒,他知道叶宁这是生气了,堂堂的地下世界暗夜君王,成为候选人之一已经够荒唐了,而黄家居然只给出一百万美元的基本出场费,这简直...就好让一个月收入万元的人,耽搁数日,长途跋涉几千公里,只为了区区百来块劳务费。

    当然,关键问题不在于此,以他对叶宁的了解,后者生气的真正原因,是之前黄鲲鹏没有把此次的“游戏规则”说明白,到了即将临阵才忽然“加码”,这里头明显存在欺瞒之嫌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不是看在自己的份上,黄家哪够资格劳动叶宁大驾?

    “鲲鹏,既然你们黄家定了这规则,之前你为什么没有和我讲明?”霍尔姆目光不善地看着黄鲲鹏,沉声道。

    黄鲲鹏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周之处,忙解释道:“霍尔姆,我也是刚刚和父亲通了电话,父亲告诉我,为了这事,二叔和小姑中午的时候还大吵了一架,最后不得已,商定了个折中的规则。”

    霍尔姆紧盯着道:“那你说,他们给老爷子治疗,要是治好了会开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如果存粹是私交,没必要过于苛求报酬,可现在情况变了,变成了多人竞争,择优入取,那就得好好计较一番,打个比方,孟家的女人要价一个亿,叶宁却只要价一千万,岂不是说叶宁比起孟娇的身价低了十倍?

    这玩笑开大了!

    面对霍尔姆的咄咄紧逼,黄鲲鹏也是有些犯难,踌躇了会儿,还是一咬牙,如实道:“具体会开什么条件我不敢肯定,不过,二叔三叔一直想要接管家族的药材生意,小姑嫁入苏家,苏家虽然不如黄家,但也是丹曼国的一线家族,家族里有两位先天大圆满,由于都是年近五十,更进一步的可能性很低,不过,我爷爷手里有颗用数味凡品三级药材为辅,四味凡品二级药材为主炼制的丹药,品级应该能攀上极品,据说可以让先天大圆满突破至凝丹期的几率提高到五成以上。”

    霍尔姆眼光微闪,对于黄家的生意他没兴趣,可对于一枚能大幅度提升迈入凝丹期几率的丹药却是异常心动,虽说如今的他才先天大成,却是有把握三年左右,不光提升一个小层次,还能基本达到突破的要求,至于能否实现突破,老实说,他没有多少把握。

    在地下世界,先天期能算一名强者,而唯有迈入了凝丹期,对一名武修来说才是真正的蜕变,作为练武之人,谁不希望自己攀上更高的境界层次?

    “你确定,你小姑会以那枚丹药作为条件?”

    黄鲲鹏苦涩地点头:“十有八九,小姑不止一次替苏家传话,苏家愿意把缅甸,老挝,泰国的药材生意的一半市场份额让给黄家,每年差不多三千万美金的纯利...不过,爷爷委婉地拒绝了,这枚丹药是爷爷三十多年前在北美一次拍卖会上购得,配方应当已经失传,说是世界上仅有的一颗都不为过,我听父亲提过一次,爷爷是想留给二叔,三叔,或者年叔,变相的是定黄家未来家主。”

    年叔是老爷子领养的孩子,等同养子,又是黄鲲鹏父亲的拜把子兄弟,是黄家内保的头,与二叔,三叔一般,都是处于先天大圆满的境界,老爷子最终将这枚丹药赐给谁,便意味着黄家除老爷子之外,极有可能诞生第二位凝丹期,将会成为日后黄家的一个关键性的依仗,视为家主继承人的认定确实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我的条件是,黄家开放药材收藏,任我选择两样,其中包括那枚提高迈入凝丹期几率的丹药。”这一回,没等霍尔姆继续开口,叶宁便是将直接开出了价码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