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半小时后,叶宁二人办完事从艾克国际律师事务所出来,秋若雨的委托律师,艾克.拜尔肯亲自相送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小若曦,你说那个英国老头脑袋是怎么长的,啰啰嗦嗦了半天,感觉你的遗产怎么处理,他比你还紧张。”在电梯外等待的时候,叶宁抱怨道。

    之前办理股份转让的过程中,叶宁嘴里的那个“英国老头”,也就是艾克.拜尔肯,在听闻了秋若雨准备将名下股份全部转给叶宁之后,花了足足半个小时为秋若雨讲述了其中的弊端,说得好听点是尽到一个律师的职责,说得难听点是对秋若雨的决定不敢苟同,想要劝说秋若雨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“就算夫妻婚内共有财产,但只要不离婚,在谁的名下谁才有支配权,我把股份转给你,等于是交出了几十亿财产的支配权,在专业律师的眼中,我的行为是极不理智的,这个世界上有几桩婚姻能够经得起那么大笔财富的考验?”秋若雨斜睥着他,淡淡地道:“他反复提醒我,恰是说明他有着良好的职业操守。”

    叶宁挠挠头:“说得也对,小丫头,虽然我救过你一命,但你应该知道十多年过去了,人是会变的,小时候的思维和长大后,尤其是被社会浸染过,能有多少参照性?就算你没变,你就那么肯定我也没变?”

    秋若雨眨了眨眼:“无极哥哥,你是想说我被爱情冲昏了头脑?要是刚进华远那会儿你就和我坦明了身份,我肯定要和你交往一段时间,才会考虑和你领证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子啊。”

    叶宁眼神一亮,心中恍然,敢情这几个月来自己的作为已经赢得了秋若雨的信任,甚至是深深打动了她,只不过是因为心中存在一个完美的影子,再不容下第二个男人入住,方才使得她将彼此的关系定位在普通朋友的份上,而眼下得知真相,相当于爱情与信任双丰收。

    秋若雨瞅瞅他似乎有些自鸣得意,忽然来了个神转折:“领证那是法律的需要,我才能勉强说服自己把股份转到你的名下,你可别以为这就算是我真的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叶宁神情一愣:“你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你都没主动向我求婚,我手上还是空的呢,怎么,难道还要我死皮赖脸地求着嫁给你。”秋若雨抬起左手示意,无名指上空无一物,幽怨声方落,电梯门刚好开启,便是起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叶宁悻悻然地摸着鼻子,默默跟上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两件大事完毕,开往公司的奔驰车上,掌握方向盘的依然是秋若雨,坐在副驾驶的叶宁手里捧着结婚证,愣愣出神,半响后,喃喃道:”秋总,我记得你说过,你结婚后会是一个丁克家族,双方自给自足,彼此互不干涉,拥有绝对的独立性,甚至不同居,男方能得到的只是一笔经济补偿,呃,该不会就是你刚才转给我的那些股份吧。”

    正专心开车的秋若雨听得这话,黛眉悠地扬了起来,恨恨地一咬银牙:“你怎么不去死。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太可恶了,过去隐瞒着身份,存心看自己的笑话,自己当着他的面,义正言辞说那些个“狠话”的时候,他心里铁定乐开了花,当时看完笑话不算,现在居然还反过来拿捏自己,这是打算把自己的肺气炸吗?

    目光在秋若雨那张薄怒的光洁侧脸上转了转,叶宁嘴角掀起一丝恶趣味弧度,正要继续拌嘴,兜里的手机震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脸色不由一变,来电号码是国外区号...

    叶宁犹豫了一下,没有避讳,按下接听键,以一口意大利语与那头对话,约莫三分钟时间,脸色已变得十分凝重,双眉拧成了一个“川”字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等叶宁挂了电话,一直用眼角余光留意着他的秋若雨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叶宁眉头舒展开来,强作笑颜:”没事,恩,我要去一趟国外,最多一个周时间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一脚支下刹车,将车靠边停了,偏头看向叶宁,眉眼间多了一抹浓浓的忧色:“你是不是所有的事都要瞒着我啊?你心里到底当我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叶宁对上她的目光,踌躇了片刻,才道:“我会点医术,我国外的一个朋友病了,我得去给他把把脉,另外,阿暮也和我一起去,放心吧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说着,伸手抓住女人的柔荑。

    秋若雨眸光微闪了几下,最终忍住了刨根究底的冲动,轻声道:“什么时候出发?”

    “今晚十点去印度孟买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们去机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用过午饭,叶宁将阿暮叫进了一间休息室。

    “取一滴血给我瞧瞧。”叶宁将一把刀片放在阿暮面前,照直吩咐道。

    阿暮心中疑惑,却还是依照做了,在左手的大拇指上划了一条口子,叶宁用手指沾了一滴鲜血,挪到眼皮底下细看了一会儿,又放在鼻尖闻了闻,最后含入嘴里,顿时一股子微凉的腥甜味在舌尖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叶宁稍作品味,便认可地点点头,虎鲸佣兵团的二号首领,霍尔姆除了是个武修之外,还是有个医者,尤其对血液很有研究,上一回解救了货船上的人质之后,霍尔姆在他的受益下随航五天,并给阿暮等三人做了几次特训,也就在这过程中,发现了阿暮血液的特别。

    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血液与体温相仿,而阿暮的血液温度却是不足二十度。

    “阿暮,你信得过我吗?”稍顷,叶宁问道。

    阿暮想也没想就点头,他选择相信叶宁从彼此间的一场约斗开始,随着接触了解,信任益发加深,至少到目前为止,他没见叶宁没在任何一件事上食过言。

    “你想不想一年内迈入先天期?”

    叶宁的这一问,让阿暮那张没什么表情的面孔蓦然动容,眼中透出一股毫不掩饰的渴望之色。

    “叶哥,真的可以?”

    “得有代价。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