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夜,海水边,沙滩上,两人手牵着手漫步至凌晨时分。

    这一夜,两人没有回家,从海边离开后便去了一家市内的KTV,欢唱欢饮一个通宵。

    这一夜,秋若雨的笑脸比过去一个月总和都多,而且,那笑容美丽中更多了生动,仿佛被换醒了青春。

    这一夜,两人无话不聊,却是默契地避开了烦恼的话题,犹如回到孩时那无忧无虑的时光...

    清晨,八点的手机闹铃将包房内沙发上相依而睡的两人换醒,揉开朦胧的睡眼,彼此相视,都是笑了。

    “小若曦,我平时睡网吧习惯了,也不讲究个形象,你要不要回去换一身?”叶宁扫了扫女人略有些皱痕的服装,问道。

    秋若雨抬腕看看时间,估摸着想了想,摇头道:“不用了,我待会儿给韩慧打个电话,上午我们晚两个小时再进公司,先去办点事。”

    叶宁眨了眨眼,指着自己:“我跟你一起去办事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秋若雨神秘兮兮地一笑:“是要紧事,你我缺一不可,走吧,先吃个早饭去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叶宁也不多问,陪着秋若雨在KTV隔壁的点心店用了早餐,而后秋若雨主动担当驾驶员,开着奔驰上路。

    半小时路程,九点十分,奔驰停靠在了路边停车位,下车后,叶宁举目望去,当见到马路对过一栋巍峨建筑物上三个红色大字:民政局,表情登时变得无比精彩。

    他虽然归国时间不长,但也知道民政局是干什么的?

    “小若曦,决定了,不后悔?”叶宁也不是矫情的性格,归国不到半年的交往,叶宁很清楚,自己心里头对小丫头有多喜欢,而那么多年,小丫头心里除了自己就没有装进过别的男人,虽说两人的关系才挑明不足十二小时,但一步到这个份上还真没什么可犹豫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才对,你想好怎么和欧阳夏青交代了吗?如果你还不确定,我不会逼你的。”秋若雨边按下电子车钥匙,边幽幽地说道,向男人横来一眼。

    叶宁苦笑一声,他知道这么做确实愧对欧阳夏青,可他又很明白,在秋若雨与欧阳夏青之间,谁才是占据自己心中第一的位置,如果两女注定只能选其一,注定要伤害其一,那他只能对欧阳夏青说声“抱歉”。

    “你,哎,得得,全怪我自己,早点和你挑明了身份,也就没这头疼事了,回头找个机会,我和欧阳好好解释吧,总之,我欠了她的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并不是那种不通事理的女人,昨夜叶宁对她坦白,她便知道了这个男人的决定,略微迟疑了一下,便道:“这次西市山区承包竞标,华远和风华的合作还没最后签约,回头我改一改分成方案,就按风华那边提出的要求吧。”

    叶宁默认点头,他知道有时候感情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,但感情有了遗憾之后,却只能用金钱弥补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两人从民政局里出来,手里各多了一个红本。

    奔驰再度上路,二十分钟过去,停在了一个户外停车场,这会下车后,横在叶宁面前的是一栋涉外五A办公楼。

    叶宁问道:“我们现在去拜访客户?”

    秋若雨摇头道:“算是,也不是,我们现在去艾克律师事务所,我的私人律师是外放的,我把手头的华远股份转到你名下。”

    叶宁惊闻这一决定,愕然道:“你疯啦,小心我卷款跑路,让你人财两空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知道他是在开玩笑,却是凝重了脸色:“无极哥哥,我和你领证结婚成为法律意义上的夫妻,这事瞒不了多久,万一被林海沧查到了,股份又在我手里,他肯定会立刻采取行动,到时我出了什么事,你就会被动受制,与其让你老是担忧我的安危,而且防不胜防,不如我把名下股份转给你,这样一来,任何人要得到这些股份,怎么也绕不开你,对我下手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,因为以那些利益熏心的人的思维模式,一桩婚姻在几十亿上百亿的财产面前是无比脆弱的,他们会认为,你内心很可能一直盼着我能够人间蒸发,然后独吞财产,假如他们对我下手,岂不是刚好成全了你,你说他们会不会多此一举冒这个险?”

    叶宁将秋若雨的话消化了一番,觉得是有那么点道理,与其让有些人把注意力放在秋若雨身上,还不如转嫁到自己身上,纵然这当中存在值得商榷之处,可大思路没问题。

    “好吧,就依你,不过过几个月我还要转还给你,我去国外办事,名下有那么大笔资产不方便,这事过段时间,等我和国外联系好了,确定了,会和你细说的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知道叶宁这般说是存心不让她刨根究底,不由撇了撇嘴,却也没执意深究,沉吟了一下,忧心忡忡地道:“无极哥哥,你千万别铤而走险,林海沧肯定留了后手的,他要是出了意外,只会加速我的DNA报告引爆,我现在想的这个办法,算是变相应对措施,我尽量多争取点时间,到最后拖无可拖,我就跟你一起去国外,反正除了你,我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亲人了,只要跟你在一起,到哪生活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叶宁眉尖挑了挑,听秋若雨的意思,有点像是要准备后路。

    “小若曦,你不是和我说过,华远对你来说很重要,你舍得放弃?”

    秋若雨不语,眉眼间透出一丝黯淡,显然,华远在她心目中有着很重的分量,要不是收获了爱情,她断然是舍不得,不然也不会向林海沧妥协,答应嫁入范家,所为的,不过是多一些执掌华远的时间罢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你不用有任何顾虑,有我在没人动得了你,林海沧不值一提,他就算引爆了‘炸弹’,也只能是炸死他自己,连带着把那些贪婪的林家人,秋家人一齐炸死炸伤。”叶宁眯了眯双眼,眼中一道冷光闪过,断言道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