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的一再紧逼,让叶宁退到了墙角,退无可退,也无需再退,要是在半小时前,他还会选择“忍辱负重”,眼下挑明了身份,再被小丫头在自己面前耍“威风”,让哥的面子往哪搁?

    叶宁单手托起下巴,微微皱眉,视线转向大海,故作为难状,片刻后,无奈道:“秋总,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呀,我要是心里头没你,能甘愿承受你的猜疑误会,却依然我行我素,做人得凭良心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斜瞥了他一眼,不咸不淡地道:“既然你那么想当‘无名英雄’,现在怎么又坦白了呢?

    叶宁心中嘀咕:还不是被你逼得。嘴上却是强辩道:“我是为了解开你的心结,当年我确实救了你的命,但没有一命换一命那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俏脸一黯,轻声道:“无极哥哥,当年那次事故,陈阿姨她...”

    陈阿姨便是叶宁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当年我妈带我去郊游,车子失控翻下山坡,是我妈用身体护住我,也是我妈把我推出窗外,最后车子爆炸了,我也昏迷了,等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落在了人贩子手里,他们把我卖到了墨西哥,有一天晚上,我乘着看守人员打瞌睡逃了出来,从那以后,我就一直在外国漂泊...这十多年我在国外的情况,你就别问了,以后有机会我再详细告诉你,总之,我现在还活着。”叶宁本不想提及那些感伤的往事,可小丫头问起,只得简单地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秋若雨默默点头,没再继续深究,花了好长的时间调整好了情绪,忽然道:“那,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和欧阳夏青交代?”

    叶宁楞了楞,假装糊涂道:“我要交代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妹妹啊。”

    昧着良心给出了这个答案,叶宁眼角余光瞄着女人千变万化的脸色,眼底闪过一丝恶趣味,心中不无得意地想着:谁让小丫头刚才咄咄逼问来着,这会儿哥们儿得好好“报复”一把。

    可还不待他心中得意发酵,秋若雨便是一偏头,酸酸地吸了几下琼鼻,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这一下,轮到叶宁不淡定了,他不过是开个玩笑,稍作拿捏,怎会料到小丫头如此“脆弱”,这还是那个平日里那个处变不惊的华远总裁吗?

    叶宁赶紧追了上去,绕道女人身前,伸手拉住女人的皓腕:“你干嘛呀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也不挣脱,眼中含泪地看着他,冷声道:“放开,既然你把我当作妹妹,那就请你放规矩点。”

    叶宁一阵头皮发麻,任是没有放手:“我怎么不规矩啦,拉个手都不行吗?小时候你还老让我背你呢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冷冷一笑:“你也说了是小时候。”

    叶宁扁了扁嘴:“有区别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你现在有女朋友了,我马上也要嫁人了,你不介意你女朋友也会介意,我不介意我未来的老公也会介意。”秋若雨义正言辞地说道,眼中晶莹闪动,出奇的,没有主动甩开男人的手。

    叶宁感到自己又一次到了墙角,便哼了声:“言不由衷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狠狠踩了他一脚:“你才言不由衷呢。”

    叶宁疼得脸肉一哆嗦,女人这一脚还真够用力的,又缺乏准头,自己的小拇指遭了秧,要是在水泥地上,说不定就骨折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一再告诫我,我们之间只可能的普通朋友关系,让我别有非分之想。”

    叶宁看出来了,秋若雨是在逼他缴械投降呢,越是如此越要抗争,一来是觉得彼此间变扭挺有趣的,二来是那么点男人的自尊心作祟。

    秋若雨似努力回想了一下,随即说了一句让叶宁惊掉下巴的话来:”我有说过这话吗?我怎么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叶宁膛目结舌地看着那张几分无辜,几分抱歉,几分狡黠的面孔,当真有种痛哭流涕的冲动,小丫头居然耍无赖了...

    “你,秋总,你,你好歹顾及一下自己的身份行不,堂堂华远集团总裁,就该一言九鼎,说过的话怎么能不认账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欺上瞒下又该当何罪?”秋若雨丢了他一个白眼,象征性地挣了下被叶宁抓住的皓腕,忽然幽幽地道:“到底是松开还是就这样一直拉着?”

    叶宁看着她低头含羞的模样,嘴角泛起一丝温柔的笑意,自然不可能松手,曲指成勾,伸到秋若雨的眉眼之间,自那高挺的鼻梁轻轻刮下。

    “以前怪我,太自以为是,又太多顾虑,现在我才明白,所有的顾虑都是多余的,无论我躲在暗地里为你做再做事,也比不上我活过来对你来得重要,我尽然还愚蠢地想帮你物色一个可以托付的男人...”叶宁自嘲地摇摇头,缓缓拉着女人的手来到自己的脸庞,歉意道:“刚才我是惩罚自己呢,你要是觉得还不解气,那就再打我几下,我保证不还手,也不叫疼。”

    叶宁提起这茬,秋若雨撅了撅嘴,得知前者就是她十多年藏在心中的那个男人之后,惊喜,激动,甜蜜自不必说,可同时也有着一股子的怨气与委屈,这个男人消失了十多年渺无音讯,好容易于茫茫人海中两人再度相遇,自己也多少透露过对他刻骨民心的思念,可他却故意隐瞒了那么久,要不是自己被迫接受家族联姻,要不是今晚自己把一些话讲明白了,这个男人很有可能还会继续躲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,难道他准备躲自己一辈子?自己的一颗心能为他埋葬,也会为他再度复苏...

    不过此刻,再赏男人几巴掌以消心头怨气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叫她如何舍得?是以,在犹豫了片刻后,她上前两步,檀口微张,狠心地咬住了男人的肩头。

    叶宁吃痛地抽了抽嘴角,强压着体内的真气,生怕真气自动护体震伤女人。

    “无极哥哥,你不要再抛下我一个人,一个人活着就好像没有灵魂一样,真的很可怜的...”片刻后,秋若雨方才松开小嘴,抬起俏脸,那副幽怨的模样在月光的照耀下,显得格外的娇俏。

    “小若曦,我向你保证,我不会再放手,不会再让你孤独一人。”望着那张此刻显得格外小女儿状的面孔,叶宁轻轻点头,慎重地许下承诺,接着,在秋若雨惊羞的目光之中,双唇缓缓压下,堵住了那张樱花瓣般的柔润小嘴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