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明知故问。”叶宁撇嘴嘀咕了一声,长身起立,故意侧了半个身子,回避着女人的目光,也不去偷窥女人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听实话吗,行,我原原本本坦白,还记得我们的初次相遇吗?当时你碰上了‘碰瓷’事件,我替你拿回手包之后,为了能联系上你,就打开手包翻看,结果在皮夹里发现了一张护身符,我觉得很眼熟,心中有过一丝怀疑,却也没敢相信...”

    “后来进了华远,就在第二天,林海沧夫妇为了他们的儿子林非凡登门问罪,你把我叫到办公室,我呢,刚好在办公室门口听到了一些本不该听到的对话,这事我和你提过,由此再联想到你的那张护身符,我终于确认,那张护身符就是十八年前的冬天,我在燕京的龙相寺求的...就是从这之后,我做了一堆在你看来感到莫名其妙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坦白完毕,你先走吧不用管我,我一个人再待会儿。”说着,叶宁将手里剩下的半截烟头弹飞,火星在风中打了几个转,便是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一片沉寂,只余涛声阵阵,海风瑟瑟,身边的人儿无声无息,就仿若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叶宁没有呆立多久,便举步而行,步子微缓,以他的敏锐听觉,身后如影随形的细碎脚步声自然是逃不过他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小时候,小丫头最大的爱好就是没完没了地缠着我,又一次,我们两放学不回家,躲在沙坑里玩到天黑,害得家长老师急得要命,还以为我们被拐骗了呢,最后,我只能一个人扛下来,谎称是我硬拉着小丫头陪我一起玩,就为这事,我被我妈狠狠教训了一顿,差点没挨板子,可谁想到第二天,午饭的时候偷吃了小丫头一个大虾作补偿,小丫头居然又哭又闹,结果,我用一个星期的零花钱买了块草莓味奶油蛋糕,才把小丫头哄笑了,哎,现在想想都觉得冤...”

    叶宁详装什么都都不知道,边走边自言自语,还不时长吁短叹,颇为的感慨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,特别冷,我等家里人都睡了,悄悄爬窗出了房间,绕到后面的园圃,做贼似的背靠着一棵夹竹桃受了一夜,手脚冰冷,浑身发抖,心里七上八下,脑子里反复斗争,别提多紧张多纠结了,一直到天蒙蒙亮,我才一狠心,豁出去了,把那颗炎阳草精连根拔起,翻墙出了院子,我记得,坐在出租车上一路大概二十分钟,我的心跳就没低过一百二十跳,现在想想还真有点不可思议,当时我才八岁,才那么高...”

    叶宁做了个丈量身高的手势,手掌的位置刚到胸膛,差不多一米三十的样子,不由摇头失笑,而后脚步停了下来,缓缓扭动脖子,回头看去,只见得秋若雨就在身后,离了不足三米,一只玉掌捂住了口鼻,只露出一双清澈的明眸,眸中情绪万千。

    “咦,秋总,你怎么还没走啊?”叶宁详装疑惑地挠挠头,问道。

    秋若雨不语,就这样牢牢锁定着他,由于口鼻均被捂住,连一丝呼吸声都没发出。

    被女人如此近距离的直视,叶宁感到好生局促,想要抽根烟缓解一下,烟叼在嘴角,又被他塞回了烟盒,随后再度将脖子转回。

    “无极哥哥。”

    一道轻唤随风飘来,叶宁才转了一半的脖子嘎然僵住,纵然心中早做好了准备,可真听到这个久远的称呼,还是让他感到了一时无措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短暂的楞然之时,一个柔软的娇躯从身后将他抱住,紧紧抱住,飘柔的青丝在海风的吹拂下,轻轻扑打着叶宁的脸庞,带起一股令人神怡幽香,耳边响起了女人仿佛用尽了全力,却依然只能达到二十分贝的幽声。

    “无极哥哥,我好想你,好想你...”

    叶宁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,他深深地吸了一口腥凉的空气,慢慢回转身子,慢慢张开双臂,同样的,将女人紧紧抱入怀中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相拥在一起,仿佛融为一体,柔和的月光倾洒而下,为他们笼上了一层朦胧的白色纱衣,此间宁静,连不息的涛声都似甘当伴奏地弱了许多,彼此的耳中,充盈着对方砰然的心跳声,此情此景,唯美而温馨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两人方才分开,肩挨着肩席地而坐,秋若雨将脑袋轻轻靠在男人的肩头,亮如星辰的美眸斜望着如画卷般的美丽星空,小脸上似嗔似怨似甜似喜,哪还有半点寒冰积雪之色。

    “无极哥哥,我感觉好像是做梦一样。”

    听得女人掩不住欢喜的轻呢声,叶宁也是唏嘘不已,喃喃道:“我也是,一晃快十八年过去了,我做梦都没想到,我们还会有缘相遇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轻哼了声,幽怨地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要不是碰巧遇上了,我估计你已经把我忘得一干二净。”

    叶宁脖子一耿,嘴硬道:“胡说八道,我要是把你忘干净了,能凭着一张护身符想起你。”

    通常情况下,男人越是理直气壮就越代表心虚,叶宁也不例外,十多年海外漂泊,过着与死神共舞,与命抗争,今天不知道明日的生活,他确实没空去回怀念国内的过往,当然,偶尔也会想起小丫头,却只是当一份值得珍藏心底的美好回忆,却从没奢望过两人或许还有未来...

    秋若雨坐直身子,毫无征兆地板下了脸,不过此刻她即便保持严肃,却让人感觉少了平日里作为上位者的威仪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要刻意隐瞒身份?”

    “呃...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明明白白告诉你,我的婚姻会是一纸合约,你不光不反对,还要帮我把关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在你心目中占据了第一的位置,可为什么欧阳家的大小姐成了你的女朋友?”

    一连三问,每一问语气加重一分,叶宁心塞,语亦塞,只觉得满嘴苦味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,对不对?”秋若雨腮帮鼓起,露出一脸愤愤不平,再度抛出了一问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