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六下午收到电子邮件之后,秋若雨便返回了家中,整整三十个小时将自己关在房中,浑浑噩噩,连此时的她都记不起是如何度过的,其间家中保姆送了四五次饭都被关在门外,直到星期天晚饭时间,她方才收拾好了心情,带着一脸的疲惫步出房门。

    大三辍学归国接掌华远以来,至今已近四个年头,商场的磨砺让她深刻地明白一个道理,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陷入负面情绪之中不能自拔,等待她的只会是最坏的结局。

    既然残酷的事实摆在了眼前,当务之急,该是考虑如何应对?

    父母不是亲生父母,这意味着,她与林秋两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,而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,追逐源头还是母亲留给她的遗产:百分之二十华远股份,DNA报告一旦公开,外界会如何看她?她一个养女,继承了母亲的全部遗产,成为华远掌舵人后,一脚把养父踢出了董事会,还间接获得了本属于养父的百分之十五股份,这一些列事件所引起的猜想,足以对她的名誉形象造成极为严重的打击,甚至会被贴上“忘恩负义”的标签,被视作利益熏心的蛇蝎女人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,名誉形象的损坏还不是最关键的,致命的要害在于,她掌控了巨大财富,在失去了往日的依仗之后,必然会惹来数不尽的觊觎,尤其是,还有个摆明了和她纠缠到底的林海沧。

    她能抵御得住吗?答案俨然是否定的,要知道,从正常的继承次序来说,不论是林海沧,还是秋家之人,乃至林家之人,都比她这个养女更具继承她妈妈遗产的资格,一纸遗嘱在几十亿乃是上百亿的财富面前,就好比窗户纸一般,一捅就破。

    民族英雄岳飞死在了莫须有的罪名之下,更何况她一个无依无靠,“匹夫无罪怀璧其罪”的弱女子?

    那些个支持她的大股东,以及这些年商场上积累下的人脉网络,说白了,都是利益交织使然,能共享富贵,却不能共担生死,不在她面临个人危机的时候,反过来落井下石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被夺走财富,从“神坛”跌落,被昔日在华远手中折损了巨大利益的商场仇家报复,这便是秋若雨能够预见的结果,想要全身而退,带上一笔财富安享生活,断然是不可能的,萧震山就是前车之鉴,而如今的她比当初的萧震山站得更高,失势后的下场一定比萧震山更惨。

    是以,秋若雨在一夜愁思之后,不得已向林海沧做了妥协,与范家联姻,嫁给一个纨绔子弟,将原本属于林海沧的股份奉还,如此一来,她至少能保住现在所拥有的,而因为有了范家这个靠山,日后,林海沧再想威胁她的话,就会多了一份沉重的顾虑,虽说并不万全,但总好过失去一切...

    叶宁不知该如何安抚,默默掏出一包餐巾纸,抽出两张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的好奇心满足了吧,该你说了。”秋若雨接过擦拭眼角,她毕竟心性非常,没多久便止住了泪花,又用了几息稳定心绪,随后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秋总还没完呢,说实话,我不觉得你嫁给范天佑是个明智的决定,林海沧既然不是你的亲生父亲,他促成这桩婚姻目的,只可能是为了他的个人利益,范家付出多少,日后肯定会加倍从你身上拿回来,到头来,你会发现自己根本不是找了个靠山,而是飞进了一只鸟笼,能成为金丝雀就算是造化了,最惨的是被吃得骨头都不剩。”叶宁面色深沉,洞若观火地说道。

    秋若雨横了他一眼,并未反驳,视线转向茫茫大海,安静了好一会儿,才道:“林海沧给了我两个选择,第一嫁入范家,将他交给董事会,董事会又奖励给我的那部分股份还给他,第二我把手头所有股份给他,他给我一个亿现金去国外生活,我不是没想过第二个选择,但那样的话,华远内部就会立刻面临大换血,我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害了一大批人跟着我倒霉...呵,相比较而言,第一个选择,就算我的命运不幸被你言中,最起码我还能争取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叶宁看着她过分平静的光洁侧脸,给人一种历经世态炎凉,心中不再有火花,生无可恋,死无可遗的感觉,说得好听点,是看淡了,说得难听点,就是心死了。

    “秋总,你也不用太悲观,或许事情还有转机,而且,我觉得你现在就做出选择未免太心急了点...”稍顷,叶宁斟酌着说道。

    可不待他说完,秋若雨便是摇头打断:“你是不是想告诉我,你会帮我,不用了,我不希望你为了我铤而走险,那样我会还不起的...”

    “我妈妈去世的时候和我说过,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,别人的雪中送碳也好,锦上添花也罢,都不是免费的午餐,如果自己日后注定还不起,那就不要接受...”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只会欠两个人的情,绝不会有第三人,而这两个人都已经不在了,一个是我妈妈,我没来得及报答她的养育之恩,她就走了,还有一个是我的哥哥,他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,我这条命就是他救的,是他用自己的命换来的,如果可以,我宁愿把自己的命分开两半,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过半辈子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秋若雨咬了咬唇瓣,心头涌起难掩的感伤,她微微仰头,不让眼眶里再度打转的泪花滚出来,月光照在她完美无瑕的面孔上,带着凄凉的温柔。

    叶宁不知何时垂下了脑袋,胸膛轻微地起伏着,看不清此刻脸上的表情,女人一句句话,就如同一根根钢针,扎在她的心窝上,那股子疼痛直让他呼吸都变得困难。

    他当然听得懂女人话中的意思,所谓铤而走险,是怕自己对林海沧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来,所谓还不起,是告诉自己,她不可能与自己产生男女之情,并且坦明,她心里头已装了且只装得下一个男人,就是那个在她看来,以性命为代价换了她的命的哥哥。

    只不过,叶宁心痛的来源并不是女人“绝情”地拒绝了自己,而是酸楚,愧疚,自责等负面情绪引起的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