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若雨猛地回过头,俏脸寒若玄冰,冷冷地直视叶宁的眼睛,冷冷地道:“够了,你是不是会出卖我我不知道,但我很清楚,我看不懂你,你对我来说就是个谜,一个无解的谜,过去你老是关心我的私生活,我还可以猜想你是对我有着某种念想,虽然我没法接受你,但我至少能理解你的行为,就好像你有权拒绝一个人,却没法阻止一个人追求你,可现在你有了女朋友,还盯着我的私生活不放,叶宁,你不觉得你自己很变态吗?算我求你,放过我吧。”

    话落,狠狠地一甩手,挣脱叶宁的手掌,加紧脚步直往前走。

    叶宁愣在原地,脸色一变再变,心头传来一阵阵的绞痛感,他分明从秋若雨眼中看到了晶莹闪动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性格倔强的女人眼中蓄有泪花,可想而知,她真实的内心是何等的煎熬,而这份煎熬的源头是自己还是林海沧?

    或许皆有吧。

    海水一波波地涌来又退去,一股股的凉意从脚底传递全身,使得叶宁逐渐冷静下来,望着月光下,冷风中几分萧索,几分疲惫,又有几分沉重的窈窕背影,眼中划过一抹疼惜之色,与女人保持十来米的距离,沉默地跟随了好一段路,方才又加快脚步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秋总。”叶宁轻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秋若雨停下脚步,没有回头,说道:“有什么你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想知道真实的内情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缓缓转身,眼神复杂的看着叶宁,后者没等她开口,又道:“你都要嫁人了,估计以后我们也没什么机会再能像今晚这样私下聊天了...”

    秋若雨面色已经恢复了素来的陈静,平静地道:“我可以把内情如实告诉你,我相信你会为我保守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瞧见叶宁神情一喜,秋若雨嘴角泛起一丝揶揄的弧线:“不过,我刚才问你的那个问题你也必须给我真实的答案,信任是互相的,除非你信不过我?我记得有一次你来我的办公室对我说过,我是你最信任的人。”

    叶宁听得这交换条件,不由挠着头,面露为难之色,沙子里的脚掌因为用力陷得更深了些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当时不过是随口一说,好了,我们走吧,时间不早了,从这里开回市区得一个小时。”说着,秋若雨自顾起步,沿着来时路返回。

    “行,我答应你。”叶宁再度一把抓住与自己插肩而过的女人,仿佛下定了某个重大决心般,重重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不是编个谎言敷衍我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微微颔首,挣开叶宁的手,走到海水没不到的地方,抱着双膝,就地坐下。

    叶宁走过去,挨坐在她的身边,抓了把沙子在手里把玩,笑道:“秋总,还记不记得那次去洛市的第一晚,荒山野岭的,我们就是这样坐着聊到了半夜,以后应该再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无声地笑笑,抬头仰望星空,安静了有半分钟,这才徐徐道来:“我应该记得我和你说过,因为我妈妈是秋家的女儿,是以,我的那些商场对手,再使什么阴谋手段,都不敢施加在我本人身上,因为我一旦受到了人生伤害,对方必然会受到秋家的报复,这对我来说是一道护身符,又是一个无形的强大靠山...”

    “当初华远涉足药材业,葛家就出面阻止过,我能请动药材协会的一名理事出面调解,不是因为我多有面子,而是对方知道我是秋家的外孙女,之后华远发展势头猛烈,与保健堂,萧氏并列第一梯队,萧家即便有杜家作靠山,却一再地想要通过联姻这种比较温和的手段入驻华远,说白了,还是怕做得太过火,会引来秋家的插手,现在,华远迈入省级行列,先后添加了好几个大股东,他们之所以会支持我执掌华远,我敢说,至少有一半的原因是看在我和秋家的这层关系上...事实上,从我归国掌管华远的第一天,我心里头就明白,秋家这个靠山,纵然不会给我带来实际的帮助,却是我立足商界的最大依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略微顿了一下,语气突兀地低落了下来:“你猜得没错,我确实有把柄落在了林海沧手里,也不能说是把柄,应该说有些东西本不属于我,林海沧能够让我继续拥有,也能让我马上失去,而且失去的后果非常严重,甚至我会失去现有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叶宁默默聆听,思绪不断运转,大致猜测了一些端倪,不确定地道:“难道和秋家有关?”

    秋若雨嗯了一声,转头看向叶宁,那对明眸之中竟是聚了许些雾气:“林海沧不是我的亲生父亲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叶宁不由一惊,而一滴晶莹也是从秋若雨的眸中滚落了下来:“我妈妈也不是我的亲生母亲,我和秋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。”

    叶宁彻底懵了,兀自不信地喃喃道:“怎么会这样?”脑海中努力回想孩时见过的秋阿姨的音容相貌,再与眼前秋若雨的容颜作比,果然,两女虽说都是容貌出众,可五官长相却并无太多相似之处,如此想来,的确存有极大的可疑之处。

    “我妈妈是未婚先孕,等孩子出身才嫁给林海沧的,这对秋家这样的豪门来说绝对是个家丑,是以,结婚之后,我妈妈十几年只回过外公家几次,从来没有向外公家提过任何要求,而实际上,我妈妈并没有怀孕,只是谎称我是她和林海沧的女儿,这当中的内情我并不清楚,就在三天前,林海沧给我发了封电子邮件,里头的DNA化验报告显示,我既不是我妈妈的女儿,也不是林海沧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流淌的泪水在光洁的脸颊上形似两道小溪,秋若雨声音有些嘶哑,满含痛苦与悲凉:“你现在明白了吧,如果我不答应林海沧的要求和范天佑结婚,他只需把DNA报告公布出去,你觉得我现在所有的一切还能保得住吗?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