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宁猝不及防听得这一问,只是微楞了片刻,便道:“你是我老板,我对你忠心难道不应该?”

    秋若雨平淡道:“你的意思是,就像桃园结义,关云长不为高官厚禄所动,挂印封金过五关斩六将也要去和当时处于落魄的刘备相聚,又或是诸葛亮为报刘备三顾茅庐之恩,鞠躬尽瘁死而后已...可那都是男人之间才有的情谊。”

    叶宁摸了摸鼻子:“一代女皇武则天,她要是没有死忠的属下难道能够坐上帝位?”

    秋若雨懂他的意思,一缕轻笑闪过嘴角:“你倒是看得起我,拿我去和华夏五千年历史上仅有的女皇作比...”随即,轻轻叹了一声:“哎,要是你一句实话真就那么难吗?”

    叶宁沉默了下来,心思沉重而纠结,他明白,从加入华远以来,自己的一系列所为,既为秋若雨解决了一个个难题,同时又一次次加深了她心中的谜团,有时候易地而处地想想,确实挺荒唐的,这个世界上哪有无缘无故的付出?

    如果是过去,自己的“无私付出”还有一种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可以解释,那便是奔着人财双收的终极目的,可现在,自己与欧阳家的大小姐确定了关系,这最后一种可能,也是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只怕如今秋若雨的心中,自己已成了一个无解的谜团,出自人的本性,最让人忐忑不安的,并不是看得见,能预计的风险与困难,而是未知...

    自己的做法真的如本意那般,为小丫头排了忧,解了难,保了驾,护了航?

    未必吧,在外人眼中,华远以坐火箭的速度攀升,秋若雨作为总裁自然是风光无限,光芒耀眼,可就她本人而言,因为被动受制的缘故,心中却没有底气,跟甭提“踏实”二字,反而会给她带来更多的忧,让她更加犯难,就好比一个皇帝坐上龙椅,既不知自己的依仗是什么,又下不来了,岂能坐得安稳?那种感觉用一次词形容的话,叫作: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与叶宁的初衷简直是背道而驰,他不是没想过向秋若雨坦然告之自己的真实身份,怎奈顾虑重重,始终下不了决心。

    纠结半响后,叶宁慎重说道:“秋总,你在我心中永远是第一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微微讶异,略带一丝玩味地道:“你的女朋友是欧阳夏青,难道她在你心中的地位还不如我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叶宁模棱两可地应了声,捡起脚边的一粒沙石投向大海。

    秋若雨没再追问,对着合十的手心哈了口气,缓步向前走去,叶宁默默相陪,不多久,两人赤果的脚掌便是遇上了海水,冰凉冰凉的。

    “秋总,你不冷吗?”叶宁低头看了看女人那双被海水没及脚背的玉足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和我谈谈吗?”秋若雨答非所问地道。

    叶宁呃了声,沉吟了会儿,道:“秋总,我记得你跟我说过,你的婚姻会是一纸合约,现在怎么又接受家族联姻了呢?”

    秋若雨似乎早有预备,想也没想便道:“家族联姻本就是利益驱使,有几对男女在一起是因为情投意合,和一纸合约有区别吗?”

    叶宁摇头道:“这不是理由,当初林萧两家联姻,你不就是十分抗拒嘛。”

    “叶宁,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范天佑是个标准得不能再标准的纨绔子弟,我了解了一下,圈子里大家给他取了个雅号,叫范公子,知道为什么吗,因为他整天游手好闲,吃喝玩乐,更别说有丁点进取之心,如果他不是范家少爷,就算平头百姓家也没几个愿意把女儿嫁给这种男人,我看上的不是他这个人,而是他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忽然变了张冷脸:“对我来说,这个世界上除了华远集团我已经一无所有,我要坐稳总裁的位置,光凭我的个人能力是不够的,反正我不可能嫁一个我喜欢的人,那为什么不把婚姻当做一个筹码,可以帮我换取范家的支持,我这么说够明白了吧。”

    叶宁眉头深深皱起:“秋总,你觉得你这么说我会信吗?”

    “哼...“

    “我们认识也快半年了吧,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多少了解,就算你想要通过婚姻换取利益,也应该找个像样的家族子弟作为伴侣,毕竟再是家族联姻,以后你们还是要过日子的,以你的条件,我相信肯定能嫁得更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一番话,叶宁深皱的眉头已舒展开来,稍顿了顿,意有所指地点了一句:“秋总,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

    到了现在,叶宁已经完全确定,萧震山提供的信息属实,秋若雨必定是受制于林海沧手中那张所谓的底牌,才不得不做出违心的选择。

    秋若雨眸光闪了闪,俏脸微偏,避开男人的目光:“叶宁,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叶宁哪肯被她就此敷衍过去,紧跟着道:“是不是因为林海沧?你之前不是还再三拒绝,让他死了家族联姻的念头,怎么就突然改变了态度,秋总,究竟是怎么回事,你一定有事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并未刻意提高音量,也没有故意加重语气,可叶宁的这些话传入秋若雨的耳中,却是犹如一阵冰寒的海风吹过,让她不禁娇躯微颤,脸色在清冷的月光映照下显得格外苍白。

    “叶宁,我还真佩服你的想象力,林海沧他凭什么,那天在办公室里我当面拒绝的时候,你不是也在吗?你难道没有亲眼看见亲耳听见,难道你觉得我是在演戏吗?”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,秋若雨咬了咬银牙,语若冰珠地一通反驳,言罢,一侧身,沿着海岸线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叶宁几步追上,从身后一把拉住女人的柔荑,沉声道:“那天在办公室里你没有演戏,但现在你就是在演戏,刚才宴席上我装聋作哑,但不代表我真的耳聋眼瞎,你对林海沧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,他一再相逼,你却苦于招架,你是不是有把柄被他握住了?秋总,为什么你不能告诉我真实内情呢?你也说了我对你很好,难道你觉得我会出卖你吗?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