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宁不置可否,他相信对方只要不是自信心爆棚,便是能辨明他所言是否属实。

    范天佑倒是不怎么害怕,他知道叶宁不会轻易动他,冷笑道:“呵呵,姓叶的小子别吓唬人了,有种你伤我一根汗毛试试,我让你...”

    “你...”狠话还没说完,一股无形煞气忽然向范天佑喷涌而去,让他不由心神颤栗,手掌捂住发闷的胸口连退了几步,再看向叶宁的眼中多了一抹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就刚刚的一瞬间,他分明感受到了一种死亡来临前的窒息感,犹如幻觉,却真实存在,就好像无数负面情绪从灵魂深处跑了出来,根本无法自控。

    “别你啊,我啊的,如果你我换一换,真要大难临头,临死前,你会不会拉个人垫背呢?哪怕那个人是皇帝又怎样。”叶宁冲他摇了摇手指头,转而又看了林海沧一眼:“林海沧,你说我这话有没有道理?”

    林海沧不自然地变了变脸色,闷闷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哆哆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有敲门声传来,秋若雨最先反应,应了声:“进来。”稍顷,就见一名穿着会所职业服装的中年妇女推门而入,向包房内环视一圈,当视线顿在林海沧身上的时候,眸中掠过一抹喜色,忙径直走了过去,还不忘向众人微笑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“林总,到我这里来吃饭,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林海沧看着一脸似嗔似怨的中年妇女,心中暗道一声:晦气,这女人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挑自己办正事的时候冒出来,不是存心捣乱嘛。面上,他还是露出了略显矜持的笑容,应付着赔礼寒暄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是会所的副总经理,林海沧是她拉来的金卡客户,两人间有着超乎友谊的关系,是以,林海沧就算再想前者立刻消失,也不能表现得太过着相。

    “叶宁,我们走吧。”秋若雨见是个机会,便向叶宁投去了示意的眼神,后者默默点头,跟上秋若雨的步子。

    范天佑见状,有心想要阻止,可见吕竞已坐回原位,点起了一根烟,摆明是打算放手,只得不甘地咬了咬牙,暂且作罢。

    “竞叔,难道就这样放过那小子?”好容易等到中年妇女与林海沧叙旧完毕,出了包房,范天佑急不可耐地问道,郁闷与不爽已将那张还算英俊的面孔充斥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“天佑,你也不小了,闹腾总得有个节制,那个叶宁不是表面看着那么简单,逼急了,他真要对你下手,连我都不敢保证能百分百护你周全。”吕竞没抬眼看他,吐出一口浓密烟丝,缓缓地道,之前和叶宁一回合的交手,他虽然嘴上说对方玩阴招,但心里头却是再不敢轻视,叶宁身上释放出的那股子煞气,连他都感到难以适应,再加上叶宁一拳破了他的真气防御,单从这份力量来说,比起大部分先天小成强者都是有过之无不及。

    这让他意识到了一个他不想承认,却又必须正视的现实,与叶宁放对,他自然是不惧,可既要保障范天佑的安危,又要以最快速度重伤叶宁,实话实,他连五成的把握都没有。

    凡事都要讲个轻重缓急,此番他陪范天佑前来中海市,顾着范天佑的人生安全,乃是首要重点,有些风险是不能随便冒的,更何况是无谓的风险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,即便之前在叶宁手里吃了小亏,他也没为争一口气,而强行留下叶宁。

    “吕先生,叶宁迈入先天期最多也就一月左右...”林海沧听得吕竞所言,脸色略显阴晴不定,踌躇了片刻,还是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吕竞低低一笑:“林先生,看在你是天佑未来岳父的份上,我奉劝你一句,除非你有把握将他彻底废掉,不然绝对不要轻易去招惹他,这个年轻人十有八九杀过人,而且手上不是三五条性命,即便没有杀过人,也杀过很多畜生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林海沧与范天佑均是脸色大变,心头滋生出一股骇然之意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离开会所,奔驰驶上了宛如灯带般的公路,由于席间叶宁喝了不少酒的缘故,此刻,方向盘掌控在了秋若雨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秋总,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谈谈,你这越开越远,准备去哪儿啊?”奔驰超着背离市区的方向开了好一阵,叶宁见秋若雨丝毫没有调头转向的意思,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海边。”秋若雨只简单地给出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后,奔驰停在一处沙滩上,此刻已近十点,又是冬天的晚上,沙滩上一个人影都不见,叶宁跳下车,正了正衣领,深吸了一口微腥的清新空气,举目望去,绵延的沙滩与海水练成一线,再远处是浩瀚无边的大海,有海风拂过耳畔,带来有节奏的涛声,不时还有海浪拍击礁石的声响。

    一纶弯月悬挂于墨色苍穹,与繁星钩织成一副维美的画面,投影在深沉的海面之上。

    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,这样的景色,叶宁上一次见到已经半年多前,他偷渡回国上岸的那个晚上。

    “陪我走走?”一道幽幽的声音传来,叶宁扭过头,看着如月下女神般优雅走来的女人,眼神不由几分迷醉。

    稍顷,叶宁无声地点了点头,离得近了,才发现女人已经脱下了高跟鞋,于是,他也是将脚上的皮鞋留在原地,两人并肩而行,默契地保持着沉默,仿佛不愿轻易打破此间的宁静,两排浅浅的脚印就此在沙滩上延伸开来...

    不知走了多久,也不知沉默了多久,秋若雨终于是停下了脚步,面朝大海,昂着头,略显贪婪地深深呼吸,脸上浮现起一抹罕有的满足与享受之色。

    叶宁迟疑了一下,将外套接下,轻轻披在女人的肩头,这里的气温最多也就五六度左右,海风一吹,叶宁在没有运动真气的情况下都是感到了冷意,更别说只穿了职业套装的女人。

    秋若雨没有拒绝男人的好意,道了声“谢谢”,娇躯往大衣里缩了缩,而后偏头看向叶宁,明眸轻眨,眸中似笑非笑,忽然俏皮地笑道:“能不能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,你,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?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