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,二,三...”

    对于范天佑的恶劣态度,叶宁面色不变,默默等对方数到第三声,这才缓缓松手,不想,范天佑一得自由,论起巴掌便是扇了过来,伴着嘴里一声恶骂:“狗奴才,瞎了你的狗眼!”

    范天佑的出手很是突然,不过,想要得逞显然是不可能的,叶宁只是向后扬了扬身子,便轻描淡写地躲过,也不反击,就这样淡淡地望着前者。

    叶宁如何看不透,范天佑耍狠十有八九是在给他下套,只要自己采取“以暴制暴”,那名中年男子定不会坐视不理,虽然如今的叶宁才恢复到先天初期,与高了两个小层次的先天大成强者交手会比较被动,但要说对方能够玩虐他,那也是不可能的,真逼急了,大不了来个两败俱伤...可重点不在这里,他今晚是陪秋若雨赴会来的,之前林海沧相逼秋若雨的时候,他都按耐着没啃声,眼下为了报复一个纨绔少爷的挑衅悍然出手,未免有点小不忍而乱大谋的意思。

    叶宁不是没脾气没血性,却更懂得孰轻孰重。

    “范公子,请你注意身份。”一巴掌被叶宁闪过,范天佑由于用力过猛身子晃荡了一下,调整过后来,就欲再度发起攻击,一道勃怒的声音却是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秋若雨黛眉紧蹙,俏脸冰寒,她也是明白人,范天佑看似意气用事,实则有意为之,这位范家少爷再是歪张,除非是个脑残,否则又怎么会在本身并非是武修的情况下,对身为自己保镖的叶宁动武呢?

    这不是存心跌份找虐吗?

    范天佑举起的巴掌落了下来,脸色有些阴晴不定,心中又不甘又窝火,林海沧不是说叶宁是那种一点就着的性格吗?他妈的,整一个没脾性的受气包,害得他范家少爷在美人面前丢了脸。

    林海沧冷眼看着,脸色略阴,他大致猜到了,自己的小计谋被叶宁识破,如此一来,倒是有些麻烦,先天大成强者,在范家是供奉的存在,不会服从他无理由的要求,更不可能陪着范天佑肆意折腾。

    “小雨,天佑既然约你去滑雪场,你们就一起去玩玩吧,反正时间还不晚,你们正好可以多交流交流。”稍顷,林海沧出声调解,至少场面上不能太难看。

    “范公子,我明天一早还有个会要开,今晚要早点回去休息,抱歉了。”秋若雨直接拒绝了,语气缓了一些,态度却是异常坚决。

    范天佑脸色需不好看,眼光微微闪动,却也没再争取,道了声:“那行,若雨我们再联系。”默默退开一步,待秋若雨二人一前一后与他插身而过之后,忽然抬脚向着叶宁的腰间踹去。

    在范天佑有所行动的一刻,叶宁便是意识到了,这一次与之前不同,他不能采取避让,因为秋若雨就在身前,可要让他结结实实挨上一脚,他还真没这份“忍辱负重”的觉悟。

    有些麻烦不是你想躲就躲得了的,那就坦然面对吧。

    叶宁心中暗叹一声,随手向后一摆,掌心带起一股淡青色真气,如背后长眼般,与那只飞踹而来的脚掌隔空碰撞在一起,片刻后,范天佑惨叫一声,四叉八仰倒了过去,好巧不巧的,后脑着陆的地方正有着一张椅子,真要是磕上,那后果只能听凭天意。

    一只大手闪电般伸来,在范天佑的后脑离那把椅子还有三寸的地方,将他的脑袋稳稳拖住,随后搭了一把力,推直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一场虚惊,范天佑因为惊吓脸色有些发白,额头冒出冷汗,定了定神,向那名中年男子投去感激的一眼:“谢谢竞叔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名叫吕竞,从迈入先天期起就成了范家供奉,至今已近七年,是范家几名先天期当中,最宠范天佑的一个,一则是范家待他不薄,而来,范天佑的纨绔性格和他年轻时很像,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武道境界的提升,他的性子逐渐有了转变,不再肆意与人斗狠。

    “你啊,自讨苦吃。”吕竞拉起范天佑的手腕,打入一丝真气,轻轻摇了下头,随即看向叶宁,依旧眯着环眼,声音微沉地道:“小兄弟,出手未免太重了吧。”

    此刻,叶宁和秋若雨均已停步转身,听对方这般说,叶宁不禁扁了扁嘴:“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即便对方是先天大成强者,叶宁也没半分客气,范天佑一再地无理取闹,让他明白,一味的容忍只会被视作好欺负,只会让对方更加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“竞叔,帮我修理这小子,刚才要不是你在边上,我可就吃大亏了。”吕竞还没开口,范天佑便叫嚷了起来,恶狠狠地瞪着叶宁,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对叶宁那么不感冒,根本原因还是林海沧告诉他,叶宁对秋若雨怀有非分之想,这是自诩秋若雨未来老公的他万难接受的,这也促使他与林海沧不谋而合,乘着今晚的机会,就算不把叶宁废掉,也要给这个男人留下难以磨灭的教训,让他以后不敢再接近秋若雨。

    吕竞却是摇了摇手:“天佑,刚才的事我看在眼里,主动挑事的人是你,我虽然看不得你吃亏,但也不会陪着你胡闹。”

    吕竞的话让范天佑的盛气为之一滞,就连林海沧听了也是一阵憋屈,不过稍顿之后,前者紧跟着的一番话,让他们二人重又神情大振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我看这样吧,我也不以大欺小,你刚才出手重了些,给天佑道个歉,再让他回你一拳解解气,这点过节就算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一缕讥嘲的笑意闪过嘴角,叶宁就知道,今晚麻烦是剩不了了,让他挺打加道歉,这个范家少爷受得起吗?

    堂堂地下世界暗夜君王,王者尊严,可战不可辱。

    “范天佑,你别太过分了,这里是中海市,不是在莫市。”不等叶宁表态,秋若雨便上前两步,挡在了男人的身前,一脸决绝的神情,说出的话也是用上了富有江湖意味的词汇,这正是圈子里纨绔子弟最喜欢的表达方法,算是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。

    中海市是华远的地头,你范家少爷就算是强龙跨界而来,也应该明白不压地头蛇的道理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