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范公子,今晚你我是初次见面,除了认了个脸之外,可以说彼此一点都不了解,甚至我还没有拜会过你的父母,就这样草草决定婚事,你觉得合适吗?”略作沉默之后,秋若雨没有正面回应林海沧,而是找上了范天佑,一改平日里的清冷与矜持,俏脸上多了几分幽怨与为难。

    女人求助的模样最是动人,这能让男人的自尊心得到极大满足,范天佑不自觉地坐直了身子,装模作样地皱眉想了想后,转而看向林海沧,一脸正色地说道:“林伯父,我觉得若雨说得有道理,现在不是父母包办婚姻的年代了,我们应该先相处一段时间,彼此加深了解,婚姻毕竟是人生大事,不可操之过急。”

    林海沧有种想一巴掌抽死他的冲动,心中暗骂一声:猪脑子,你自己什么德行难道不清楚,在这里充什么大男人主义,要是你和秋若雨能通过交往了解彼此生情,母猪也会上树了。

    林海沧很清楚,秋若雨摆明了是想拖延时间,而对他来说,每拖一天就意味着变数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天佑,你和小雨先定个婚,这不妨碍你们交往相处了解,等你们觉得合适了,再正式办婚礼,半年后,还是一年后,这个不强求,由你们年轻人自己决定...天佑,你不会是看不上我家小雨吧。”林海沧双眉微蹙,详作不悦地道。

    “林伯父,您别误会,若雨才貌双全,能娶她当老婆是我的服气。”范天佑以为林海沧真生气了,忙笑脸赔罪,端着一瓶五粮液,很懂规矩地为林海沧将面前的酒盅满上。

    林海沧这才面色稍缓,比较满意地点点头,捏着酒盅咩了一口,随即看向秋若雨,眼中闪过一丝莫名意味,仿佛在说:你那点小心思以为瞒得过我?

    “小雨,天佑已经表态了,我看,这事就这么订了吧。”

    面对林海沧的步步紧逼,以及范天佑满是期盼的眼神,秋若雨掩在桌下的一只玉手紧紧握成了拳头,真有种甩手离席的冲动,可心中却是一再告诫自己必须冷静,谁让她有“七寸”被林海沧掐住了呢?彻底闹翻的结果,对她来说乃是难以承受之重,眼下只能是拖一时是一时。

    “等到月底吧。”内心一番挣扎,秋若雨暗吸了一口气,给了个模糊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林海沧面色一沉,态度坚决:“我和范老哥商量好了,本周之内你们把结婚证领了,下周末办一个简单订婚仪式,到时会请一些亲朋好友过来。”

    按照上流圈子的俗称规则,家族联姻只要双方领了结婚证,正式订婚就算成了,绝对没有悔婚一说,至于后头正式婚礼啥时办,倒显得无关紧要了。

    想要得到范家承诺的那些好处,前提条件便是婚姻既成,这让林海沧如何不着急?

    秋若雨眯了眯眼:”连月底都等不及了,那看来,明天我就得回一趟燕京,向外公外婆当面禀明一声。”

    林海沧听得这话,脸色豁然一变:“小雨,我已经和你两个舅舅通过气了,他们会向二老禀报的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对上林海沧略显阴翳的目光,语带深意地道:“恩,让两个舅舅代我向外公外婆禀明倒也可以,最近公司的事比较多,我抽身回一趟燕京确实不太方便...我觉得你还是考虑一下,现在离月底也就三个多星期时间。”

    父女之间这般对白显然是包含着外人不知的隐情,不过涉及到了秋若雨外公家,即便是以范天佑的纨绔秉性,都是不敢随意插话,一双狐疑的目光游离不定,相比于秋家这个庞然大物,限于一省之地的范家压根就不够看。

    上流圈子最是等级森严,下位者在上位者面前只有唯命是从的份,若是忤逆,那行,萧家就是榜样...

    “月底二十五号,正好是星期一,我看过黄历,是个黄道吉日,就这一天吧。”林海沧看着秋若雨眉宇之间透露出无比坚毅的神情,沉吟了好一会儿,终究还是做出了让步。

    以他对秋若雨的了解,知道后者这是下定决心了,如果自己再继续坚持的话,说不定利马会引起后者的反弹,他手里的底牌确实能让秋若雨不得不乖乖就范,可也不是万能的,秋若雨真要不顾一切豁出去了,固然秋若雨必然“重伤”,可他垂手可得的利益也可能就此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相逼太甚,两败俱伤,绝不是林海沧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秋若雨达到了目的,也不废话,淡淡地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正事告一段落,接下来的时光,就听见范天佑神采奕奕地展示口才,秋若雨有点心不在焉,有一句没一句地应付着,林海沧当起了合格的听众,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年轻人之间交流,而满桌的佳肴倒是也没浪费,叶宁与中年男子包办了大半。

    个把小时之后,餐后水果送了上来,林海沧叫服务员买单的同时,递给了范天佑一个眼神,后者领会地点点头,视线若有若无地从叶宁身上划过,嘴角闪过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两人间的交流虽然隐晦,但还是被叶宁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了,不由心中暗生警惕,他总觉得之前林海沧的让步太过轻易,之后席间的气氛也太过“和谐”了...

    “呵呵,今晚就到这儿吧,天佑,接下来,你们年轻人自己交往。”划卡付账完毕,林海沧缓缓起立,将一件外套穿在身上,笑着向范天佑关照一声,后者应是,这便快步走到方才离座起身的秋若雨跟前,边抬腕看表边说道:“若雨,现在时间还早,我之前上网搜了一下,附近有家滑雪场,要不我们一起去玩玩吧。”说着,伸手向秋若雨的一只玉掌抓去。

    范天佑突然的举动让得秋若雨搓手不及,眼见就要被对方得逞,斜刺里,一只有力的手掌却是鬼魅般穿梭而来,精准地扣住了范天佑的手腕,随即,响起了一道漠然的警告声:“范公子,请你放尊重点。”

    范天佑登时黑下了脸,甩了甩手竟然无法挣脱,便目光凶狠地看向叶宁,破口道:“把你的脚爪拿开,你算什么东西,我数到三,信不信我废了你。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