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阳夏青明白,以上两点乃是母亲的底线,这也正是她忧心之处,不过眼下,显然不适合犯倔,便含糊其辞地应了声:“妈,我那么大的人了,我有分寸的。”

    谢婉容眉头一皱,看向自己的女儿,表情有些严肃,道:“青青,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?”

    她如何听不出女儿的敷衍之意,这让她多了几分警惕,想想也是,要是叶宁完全符合他们的标准,亦或是存有点小缺陷,欧阳夏青又怎么会着急着将恋情公开,闹得圈子里人所共知,分明是想以此来“逼宫”。

    越想,谢婉容就越是不安,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,决不可能看着女儿在这样关键的人生问题上出现偏差,那可是一辈子的幸福...

    “妈,我哪有瞒着你们什么。”欧阳夏青目光略显飘散。

    谢婉容眸子酥眯了一下,正要开口继续逼问,床头柜上的电话机震响了起来,知道家里电话号码的,要么是亲戚,要么是夫妻两关系极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谢婉容接起电话:“你好...”

    “大嫂,是我,大哥在吗?”电话里传来了欧阳鹏飞有些气急的声音,谢婉容不由神色微疑,欧阳夏青也是听到了电话里小叔的语气有点不对,抬眼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国瑞本来是休息的,公司临时有个急事,他就过去处理了,鹏飞,我听国瑞说,你不是去华远谈合作吗,难道不顺利?”

    谢婉容的这一问,直接让那头的欧阳鹏飞炸了,矛头直指叶宁,没有半分委婉。

    谢婉容默默听着,脸色逐渐难看了下来,身边的欧阳夏青虽说没法听清具体,可从母亲的脸色察觉到了不对经,不由小脸紧绷,一对柔荑将裙角捏出了深深皱折。

    “大嫂,那个叶宁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东西,绝不能让欧阳和他继续交往,回头我找个机会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也别太激动,有什么事你打国瑞手机吧,我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咔哒。”放下电话听筒,谢婉容楞了几秒,而后一脸正色地看着女儿,说道:“以后不许你再和那个叶宁来往。”

    欧阳夏青娇躯颤了颤,急声道:“为什么?妈,小叔刚才说他什么坏话了?”

    谢婉容眼中闪过一丝痛心疾首之色,缓了口气,随即,将刚才电话里欧阳鹏飞说得那些转述了一遍,自然是叶宁的立场问题。

    欧阳夏青听完,直接为叶宁辩驳道:“妈,这能说明什么呀,他是华远的职员,总不能临时倒戈吧,那是公私不分。”

    谢婉容严厉地道:“青青,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,这是公私分明的问题吗?明明就是在那个小子的心目中,秋若雨要比你来得重要,我的女儿凭什么去给别的女人做‘备胎’。”

    见母亲气得花唇有些发颤,声音高了八度,欧阳夏青心中一阵搅乱,忙拉住母亲的手摇个不停,将话题岔开:“妈,我说了我有分寸的,你别生气了,我饿了,我们下去吃午饭吧。”

    谢婉容对上女儿略带哀求的眼神,再看到女儿脸上的那抹执拗,有心想要继续坚持,却又有些不忍,纠结片刻,化作一声叹息:”傻丫头,那个叶宁究竟有什么好,你是被灌了迷魂汤了吗...哎,你有本事就去说动你爸,我是没本事管你了。”言罢,疼惜地摸了摸女儿的脑袋,徐徐起身,在女儿的陪伴下去往一层的餐厅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冬天的夜晚比夏天要短许多,四点半钟,太阳已经西沉,秋若雨提前了半个小时下班,在麦克的跟随下,出了公司,来到停车场,一路走到二号区,正要拿出电动钥匙为前方的白色奔驰解锁,一道身影却是从停放较近的一辆索纳塔后头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叶宁,你在这里干嘛?”秋若雨脚步顿住,只一眼就看清了来人的容貌,黛眉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“秋总,你这是故意的呢,还是选择性遗忘,提前下班都不给我打个招呼,未免太不厚道了吧。”叶宁看着秋若雨一副遇上“瘟神”的表情,脸上也是露出几分不悦,要不是自己为了万无一失,早早来此蹲点,这个女人还真就准备开溜了。

    “麦克,你先去开车。”秋若雨将车钥匙递给麦克,自个儿走到叶宁面前,冷着脸,低声道:“叶宁,你到底想干嘛,我不是早就和你说明白了吗,私交方面我们只是普通朋友,我的私事轮不到你来管。”

    被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以这样的理由拒绝,叶宁心中也是窝火得很,下巴微低,直视女人的眸子说道:“秋若雨,从我们认识起,我哪件事不是迁就你,哪怕你让我放过必杀之人,我也依着你,难道我对你仅有的一个要求,为你的婚姻大事把把关,你也不能满足我吗?”

    秋若雨下意识地避开男人的目光,心情因为男人的话而变得无比复杂,从理智来说,她很清楚,今晚之约绝不能让叶宁搅合,否则刺激到了林海沧,后果不堪设想,可叶宁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她又难以下狠心回绝。

    一时间,秋若雨的脑海中陷入天人交战之中。

    “有那么为难吗?你就当我是你的哥哥,哥哥为妹妹的终生大事把关是理所当然的。”叶宁将秋若雨一脸的纠结看在眼里,心中暗叹一声,微沉的脸庞松缓开来,语气也平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凭着从萧震山那里得到的信息,叶宁知道,今晚之约并非是女人的本意,有点被“绑架”的意思,想来她的心理负担必然不轻,自己又怎么忍心一再强逼呢?

    “哥哥吗?”秋若雨眸光闪了闪,心中自问一声,又觉得这个问题很无聊,不禁莫名一笑,心中的纠结倒是在不经意间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非要和我一起去的话,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吃饭的时候装哑巴。”

    “呃...”

    “做不到,那我只能说声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没问题,我管吃喝,就当一个哑巴。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