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宁挠了挠后脑勺,好生困惑:“秋总,你这是什么意思,我的私事妨碍到工作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最好了,我只是提醒你一声。”

    作为华远的总裁,有些话不到万不得已,秋若雨是不会挑明的,点到即止。

    “好了,去会议室吧,今天这场合作谈判,你列席旁听。”说着,秋若雨挥了挥手,正欲起步,却见叶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便问道:“你还有什么疑问?”

    叶宁沉吟地点了点头:”秋总,既然你说到了私事,我确实有件私事要问,我听说,你父亲有意促成林范两家联姻,你也答应了你父亲,今晚会和范家少爷见面,这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原本他是打算吃午饭的时候找秋若雨单聊,眼下碰巧了,那就索性提上一嘴。

    秋若雨脸色细微的一变,强作镇定道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蔡家少爷,蔡武耀。”

    与萧震山之间的交易,叶宁没打算如实托出,便将源头推到蔡武耀身上,反正那晚拍卖会,后者确实提过这一茬。

    秋若雨眉眼间凝起一抹躁意,片刻后,又消失不见:“叶宁,这是我的私事,和你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冷淡的语气,再看着她拒人千里的表情,叶宁皱了皱眉,不悦地道:”我和你说得很清楚,你要嫁给谁必须经我同意,今晚我和你一起去,我要亲眼瞧瞧,那个范家少爷是什么德行,有没有资格娶你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见叶宁自说自话便有了决定,心中一阵哭笑不得,要是以往倒也罢了,她权当听过算数,可今晚之事,断断容不得叶宁搅合,于是,她“刷”地拉下了脸,语若冰珠地道:“我再说一遍,这是我的私事,和你没关系,叶宁,我警告你,别太自以为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今天下班后,你去哪我就去哪,腿长在我的身上。”叶宁也不硬顶,下巴一扬,干脆耍起了无赖。

    “你交女朋友不也没问过我吗,凭什么你要管我和哪个男人交往?”秋若雨气得牙根痒痒,辩驳的话未加详考便脱口而出,才一出口,就意识到了不妥,却已无法收回,只得恨恨地一跺脚,绕开叶宁,夺路而走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...”叶宁愣在原地,将女人这富有歧义的话在脑海中过了两遍,脸色不由变得有些古怪,苦笑地摇了摇头,转身跟上。

    会议室内,华远一方除了总裁助理韩慧之外,安保部经理方澜,财务总监董淑芬,执行副总裁许德昌系数在座,秋若雨与叶宁一前一后步入后,前者坐在了主位,而后者则是自觉地位居末尾。

    等没多久,风华集团的代表们到了,一共四人,以欧阳鹏飞为首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礼节性的寒暄过后,便进入了正题,欧阳鹏飞的助理将预备好的合作方案修改稿分发到每个人的手上,叶宁装模做样地翻了翻,随后往桌上一丢,在他看来,今天这会根本没他啥事,秋若雨非要让他列席旁听,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意图?

    “欧阳先生,这分成方案还是要按六四?”秋若雨花了六七分钟阅览完毕,蹙眉道,这第二稿的合作方案当中,只改动了几条无伤大雅的条款,可她最为关注的分成条款,对方居然半点没有让步,这让她心中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“秋总,还请你谅解,昨天我特意和总裁碰了个头,六四分成已经是我们的底线了。”欧阳鹏飞抱歉地说道,点出这是风华集团总裁的意思,按照商场惯例,老大一拍板,等于关上了讨价还价的口子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来说,欧阳鹏飞有把握秋若雨会接受这个方案,不然,断不会一上来就把话说死。

    秋若雨也不绕弯子:“欧阳先生,我明说吧,我很难接受这个分成条款,这对华远来说是不公平的。”

    欧阳鹏飞淡淡一笑,道:“秋总,恕我直言,我们双方派遣参加竞技赛的阵容存有明显差距,纵使华远能够勉强凑齐两名先天强者,却都是初期,还都是迈入先天期没多久,怕是连境界也还没彻底稳定,严格来说,并不算真正的先天初期。”

    一缕忧色自眼中一闪即逝,秋若雨心里明白,对方所言非虚,由此可见,情报收集工作很是到位。

    “方澜,你们安保部怎么个意见?”秋若雨没有立刻回应,转而问方澜,后者思索了一下,又去看叶宁,只见后者神情专注地低着头,不想也知道,是在玩手机,这让方澜不来气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叶宁。”听到方澜叫自己的名字,叶宁如惊醒般一抬头:“方队长,干嘛?”

    方澜眼神不善地看着他,缓了口气,随后,将此次竞技赛每家派遣阵容的规则说了一下,跟着道:“现在风华集团的阵容里包括一名先天大成,一名先天初期,你估计一下,你和柳青加一起差距有多大?”

    叶宁指了指自己的鼻子:”这我怎么知道,境界相同,不代表实际战力相等。”

    方澜等的就是这句话,模凌两可地“嗯”了声,随即回复秋若雨:“秋总,叶宁和先天初期比试过,结果对方被他一拳打成重伤。”

    欧阳鹏飞闻言,眉头顿时扬了起来,不等秋若雨张口,他便目光一转,找上叶宁,问道:“叶宁,风华集团这次派出的一名先天初期,已经在这个境界停留了快两年,你觉得你和他放对,就一定有把握?”

    六四分成,这当中相差了不下五个亿的利润,欧阳鹏飞当然知道秋若雨不会轻易妥协,他所仰仗的是手里的两个重要筹码,其一,风华集团的阵容当中有一名先天大成,这是华远无法比拟的,其二,就是叶宁和他的侄女确定了男女朋友的关系,在他看来,叶宁的立场理应偏向自己,属于人在曹营心在汉,而叶宁又恰好是华远真正的底气所在。

    叶宁对上欧阳夏鹏飞的目光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答,换做他人,他想也不想就会给出肯定的答案,开玩笑,区区的一个先天初期,让他用哪只眼睛瞧?要知道,再有一周等完成了第二阶段第四次调养,他至少能恢复到先天小成,哪怕是与先天大成放对,也同样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可欧阳鹏飞是欧阳夏青的小叔,自己总得给几分面子,回答得太草率,会被误会是对对方的轻视与小觑。

    “叶宁,就算没把握赢,至少也不会输吧?”秋若雨见叶宁有些犹豫,不由黛眉轻蹙,淡淡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随着双方领头人物的相继开口,众人的目光都是汇聚到了叶宁的身上,后者也不傻,意识到了自己如何作答,似乎会对谈判的结果起到关键性的作用。

    越是这般时候,他反而不着急了,像模像样地捧起合作方案稿看了起来,他的这一举动,令得众人不禁面面相觑,都是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怪异。

    “秋总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想和叶宁单独聊几句。”欧阳鹏飞忽然提出了一个看似突兀的要求。

    秋若雨神色一凝,思考了片刻,便点头应下,从表面看,欧阳鹏飞的这个要求既无理又惹人猜疑,而事实上,还真没什么可避讳的,彼此都心知肚明,叶宁的立场是此次合作方案中利益分配的关键所在,双方都会尽力争取一下,谁也无法剥夺对方争取的权力,既如此,又何必遮遮掩掩。

    商业谈判,过程永远是次要的,重要的是结果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会议室外的一处吸烟区。

    欧阳鹏飞掏出一包大中华,给自己点上一根,又瞅瞅叶宁,这才不情不愿地抛给后者一根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怎么回事?当初你不是答应我会和欧阳说清楚,现在怎么又发展成这样...”

    这样,是那样?叶宁当然清楚,看着欧阳鹏飞一副怎么看自己怎么不顺眼的模样,他也只能受着,闷闷地吸了一口烟,诎笑一声,道:“鹏飞大哥,你也知道,男女之间的发展有时候是不受控的。”

    欧阳鹏飞眯了眯眼:“你是准备随便玩玩,还是认真的?”

    叶宁笑容收敛,变得严肃起来:“我是认真的,虽然我现在不能给她一个承诺,四个月后我要去国外,大概四五年的样子,中间能不能抽空回来不确定,但如果她愿意等我,我不会辜负她。”

    欧阳鹏飞眼中精光闪烁不定,半响后,才渐渐隐去,闷哼了一声:“简直胡闹,我明白的告诉你,这次欧阳被叫回去,就是因为你们的事,你也别抱太大希望,大哥大嫂八成是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叶宁听得这话,心头不免有些担忧,张了张嘴,还没等他说些什么,欧阳鹏飞便一挥手:“这事先不提了,还是说说眼下的重点,既然你和欧阳已经确定了关系,那我现在旧事重提,希望你加入风华集团,这你应该没理由拒绝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双目炯炯地盯着叶宁的眼睛,丝毫不给后者回避的机会,释放出一股咄咄的气势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