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孩的话一完,方澜便紧跟着符合道:“没错,这种竞技赛的风险确实很大,外围区域有信号覆盖多少还有点保障,如果遇到险情,可以第一时间向外界求援,一旦深入中心区域,那就是真正的与世隔绝,谁也不知道里面隐藏着怎么样的凶险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稍顿了一下,随即语气松缓下来:“不过也不用有太大的心理负担,参加这种竞技赛,商家之间通常会采取合作或者结盟的形势,恶性冲突爆发的概率并不高,另外,这次的场地过去从来没有启用过,谁也没有经验可循,大体上,不会有多少商家会冒险深入中心区域。”

    柳青一听这话便提出了抗议:“姐,为什么不进中心区域,风险越大利益也越大,华远想要脱颖而出,就得敢为他人所不敢为。”

    这货从小就是那种喜欢刺激,爱冒险的性格,此次海运任务被扣作人质,最沉着的要数阿暮,最没心没肺的要数柳青,居然在船舱的禁闭室内睡了一大觉,别说,等他一觉醒来,危机还真就解除了,虎鲸佣兵团成员是在他醒来前一小时登船的。

    方澜冷冷地刮了他一眼,严厉道:“柳青,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,你别以为你现在迈入先天期就能无所畏惧,好像这次你们遇上海盗劫船扣人...”正说着,忽然意识到了欧阳夏青在场,赶紧收声,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欧阳夏青大眼睛里闪过一丝狐疑,视线在方澜与柳青之间走了个来回,很有觉悟地保持了缄默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大致情况就是这样,如果没问题的话,星期一一上班我就把名单报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面对方澜询问的目光,叶宁三人都是点头认可,这事算是敲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由于柳青与阿暮二人都是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刚回来,今晚的聚会方澜也没准备其他的节日,待叶宁吃好后,众人又随意聊了一会儿,便是买单散人。

    餐厅外,众人分道扬镳,方澜与柳青同行,阿暮正好搭他们的顺风车,叶宁则是载着欧阳夏青返回中海大学。

    三刻钟后,特斯拉停在了中海大学的门口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,我小叔马上就过来,车你就用着吧。”给欧阳鹏飞打了个电话,欧阳夏青偏头看向叶宁,明眸之中透出一丝淡淡不舍,今天上午她接到了父亲的电话,让她回家一趟,今晚刚好搭小叔的便车,估计得两三天的样子,这意味着,要有好久好久见不到这个男人了,此刻,女孩的心情很是低落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。”叶宁将女孩脸上的惆怅之色看在眼里,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嘴角泛起一丝温馨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,等我回来了,我要看到我的生日礼物。”欧阳夏青没有躲避男人的亲昵抚摸,小嘴微撅地说道,提到这一茬,她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只小黑猫的可爱模样,神情多少有些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“好,给你准备一件特别的生日礼物。”叶宁信誓旦旦地保证,心虚地躲开女孩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要你给我讲你以前的事情。”欧阳夏青没有抓住生日礼物的话题不放,语气忽然一变:“叶哥哥,对不起,我一直不知道你是个孤儿。”

    叶宁神色一楞,似乎应该说对不起的是自己才对,好歹彼此相识了快半年,自己双亲不在的事实都没向女孩提过,就算是普通朋友之间,未免也有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,我知道那么多年你过得很不容易...从今往后,我会永远陪着你的。”女孩幽幽的声音传出,眼帘低垂,两朵羞艳的红霞攀爬上了脸颊,一只玉手伸了过来,将叶宁的手掌握住。

    感受到掌中柔嫩细腻的触感,叶宁也是心神荡漾开来,不知觉地将那只微凉的素手握得紧了一些,当真有种永远不松开的冲动,稍顷,他身子略微前倾,双唇深深印在了女孩光洁的额头上...

    此刻车厢内缄默无声,却有两颗悸动的心砰然跳动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便在这温存而旖旎的时刻,后方的喇叭声惹人厌烦的响起,欧阳夏青如受惊的小鹿般缩了缩身子,同时玉掌急速收回,略显慌乱地整理着自己的秀发,叶宁诎笑一声,回头透过挡风玻璃瞪了眼两道车灯如牛眼般的宝马,心中恶骂一句:该死的,小心上路翻车。

    心中方才骂完,就感觉到了不妥,叶宁忙轻“呸”一声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,我走啦。”欧阳夏青小手轻挥,朝叶宁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,使得整个车厢内都为之亮堂了起来,随后推门下车,款步走向后头的宝马,拉开驾驶座车门,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日。

    昨夜告别欧阳夏青之后,叶宁被一个余乐的电话叫去了游戏厅,两人围着一台打鱼机研究了一个通宵,最终每人收获八千,从游戏厅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见亮。

    回到杜丽的住处,一觉睡到下午五点方才醒来,叶宁略作洗漱,正想去解决一下晚饭问题,却是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陌生来电。

    “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是萧震山。”

    听的电话那头干脆地报上姓名,叶宁不由怔楞了一下,随即玩味地笑道:“萧总,不知有何赐教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有空吗?要不来我家坐坐,我行动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萧震山瞎了一只眼,断了一只手,一只脚,行动不方便可以理解,可叶宁纳闷的是,前者请他去家中做客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“你不用多心,现在的我已经没能力对付你了,我只是想和你谈一笔交易。”叶宁略作沉吟,电话那头的萧震山如同知道他的心思般,直言了意图。

    叶宁想也没想,便生硬地拒绝:“萧总,我们之间似乎没有交易可做,再说,我不觉得你有资格和我做交易。”

    对于萧震山这种人,他连虚伪客套不乐意。

    萧震山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道:“是有关秋若雨和林海沧之间的事情,我相信我提供的信息你会感兴趣的,我想以此和你做个交易。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