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在,不一会儿,菜肴流水阶送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吃饭吧,我的肚子都咕咕叫了。”叶宁忙借机转移焦点,主动为大伙儿满上了酒水,饮料,随后高高举起面前的酒杯示意:“来,先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大伙儿倒是都很给他面子,集体碰杯之后,各自开动,席间边吃边聊,话题都是些生活中的趣闻,琐事,气氛回归到了聚会该有的轻松与欢愉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方澜与欧阳夏青先后放下筷子,开始擦拭嘴角,二女本就食量不大,每样菜吃几口差不多就饱了,主要是尝个味道,一小时后,柳青与阿暮也分别停了下来,一个抽起了饭后烟,一个吃着水果助消化,唯有叶宁依旧还在大快朵颐...

    八道目光不约而同地聚在了他的身上,一共上来八个菜,都是分量十足,眼下不说一扫而空,至少也没看到剩下多少囫囵的,多数盘子里剩下的都是汤汤水水和拌菜作料,主菜基本消灭殆尽,而这当中,一半的功劳归功于他。

    看这家伙一米七八的身高,也才一百三十多斤的体重,身材属于中等偏瘦,怎就那么好的胃口呢?

    “叶哥,要不再点两个菜?”见叶宁将一盘辣子鸡里的最后一块鸡肉消灭干净后,又将筷子伸向了最后两块干煎带鱼,柳青忍不住砸了砸嘴,有些恶趣味地问道。

    叶宁“呃”了一声,视线在诸多菜盆之间转悠了两圈,似认真考虑一下,这才摇头道:“算了,晚饭不适宜吃得太饱...”边说着,边起身来到包房门口,冲外头叫了声:“服务员再来一碗米饭。”又回到自己的位置,刚加起一块带鱼还没来得及送进嘴里,忽然就停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“我脸上有花吗?你们这样看我干嘛?”叶宁发现,大伙儿都用无比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,不由疑惑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,你午饭没吃吗?”欧阳夏青委婉地点了一句,女孩子都是要面子的,她可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太过突兀。

    叶宁眼中闪过一丝明悟,夹着带鱼的筷子轻轻放下,倒是没有一丝尴尬:“以前苦日子过多了,我不习惯浪费。”

    对此,阿暮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,今天要是菜剩下许多,他会建议打包带走,可柳青却是不以为然,只当叶宁是在为自己辩解,弹了弹烟灰,随口道:”叶哥,你是几岁的时候迈入后天期的?”

    “十五岁。”

    “十五岁...”柳青神情一呆,想他十五岁的时候,还在为体内诞生第一缕真气而奋斗呢。

    “咳咳,这个年纪连身份证都还没发呢,吃穿住行花得都是父母的钱,你一个后天高手,只要愿意,周末随便打打零工,不光能解决自身开销,还能贴补家用,你这还叫日子过得苦。”稍顷,柳青一对眼珠瞪得牛眼大,怪叫道。

    叶宁看着他那夸张的表情,却是没有半分动容,淡淡一笑:“你是柳家大少爷,从小锦衣玉食,自然不可能体会什么叫苦日子,就说练武吧,你不用为药材供给犯愁,甚至可以通过价格昂贵的高品级药材来加快境界提升的速度,我和你不同,我从八岁起就成了孤儿,和一个老头相依为命,我不光要养活自己,还要养活这个老头,练武所需的药材,只能自己深入药材生长的地方去找,想要高效地提升境界,只能靠一次次地压榨潜能,这也是为什么,你我现在同样是先天初期,我却没兴趣和你切磋比试,说句不中听的,你的真实战力在我看来,实在是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语气不急不缓,不卑不吭,话音落下,包房内陷入一片沉寂,柳青表情僵硬在了脸上,方澜等人神情变得好生复杂,正巧这时,服务员将一碗米饭送了进来,叶宁又拿起筷子,继续开动。

    “叶宁,我把柳青,阿暮提前叫回来,今天大家一起聚一下,主要是有个事情要和你们通报...”没多久,方澜便是打破了沉默,略微犹豫地看看欧阳夏青,也没避讳,将两周后西市山区竞标的内容大致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叶宁听了出了那么点意思,嚼着米饭含糊道:“方队长,那这次是不是我们四个代表华远出赛?”

    方澜微微颔首:“就是和你们沟通一下,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,周一名单要报上去。”说着,目光转向欧阳夏青:“欧阳,我听秋总的意思,这次华远会和风华集团合作?”

    欧阳夏青抱歉道:“方姐,我只听我小叔跟我提了一嘴,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方澜理解地笑了笑,转而又对叶宁说道:“叶宁,接下来两周时间,你平时尽量留在公司里,我会根据省药材协会提供的具体资料,制定一些针对性的演练,这种竞技赛很讲究团队的分工配合。”

    叶宁没有异议,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欧阳夏青似是想到了什么,浅眉微蹙:“叶哥哥,这次西山山区承包竞标,蔡家,金家都会参与,在赛场外围还好一点,如果深入中心区域,你要多留点心,尽量不要单独行动,万一遇上的话,你会吃亏的,很多商家之间有着利益矛盾,会借着这种竞技赛挑起恶性冲突...”

    顿了顿,俏脸浮现一抹凝重,补充道:“只要人不死,主办方是不会过问的,哪怕真的死人了,只要没有坐实的证据,最后也会不了了之。”

    叶宁抬起一张写满荒诞的面孔:“什么,那岂不是说可以肆意草菅人命,这哪是竞技赛,简直就是给商家提供解决矛盾恩怨的场所。”

    欧阳夏青重重一点头:“就是这样,不过商家之间的恶性冲突还不是最大的风险,曾经有一次场地选在外省的一片类似神农架的山谷的里,结果,深入中心区域的三个商家六名先天强者,六名后天高手一个都没出来...叶哥哥,你要知道,只要获得承包资格,为期三年,哪怕是山区划分当中最差的那个片块,除去承包以及后续费用,商家能赚取的利润超过十亿,巨大的利益自然伴随着巨大的风险。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