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澜见柳青小觑自己的小黑猫,心里头自然是老大不乐意,再加上柳青是先天强者,也没觉得尝试一下会有什么后果,于是,愤愤一咬牙:“优优,用最大力挠他。”

    得令,小黑猫眼瞳里闪过一丝凌厉的凶厉之色,旋即爪子一挥而下,居然是带了一股连空气都不堪重负的撕裂声。

    叶宁心头陡然一凛,凭着本能的直觉,他就想要出手阻止,可已经来不及了,下一瞬,惨剧酿成,血光四溅...

    “啊!”只听得柳青一声痛呼,触电般地收回手来,手背之上,五条鲜红爪印清晰可见,粘稠的血液不断从伤口处涌出来。

    小黑猫的一爪之威恐怖如斯,方澜显然是始料未及,一时间有些慌神,幸好,阿暮十分冷静,迅速从兜里取出一瓶白色药粉,倾倒在柳青的手背之后,血水渐渐止住,阿暮又托起他的手掌细细观察了一下,语气不惊地给予了定论:“还好,没有伤到筋骨,不然就算伤口愈合了,也会留下点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多年山区与野兽搏斗的经历,让阿暮对于抓伤咬痕有着无比丰富的经验,随身携带凝血的药粉亦是习惯使然。

    叶宁也走了过去,视线在柳青手背上的伤处扫动几眼,随声符合道:“恩,运气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皮肉伤对于一名武修来说算不得什么,柳青也不是娇生惯养的性格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脸上的痛色敛去,再看向小黑猫的眼中多了一丝余悸,现在他算是相信了,这个柔柔弱弱的小东西,确实战斗力惊人,作为一名先天期,他很清楚,自己的肉体强度,就算一个成年人用普通的水果刀给他来一下,都是很难划出那么深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方队长,这只小黑猫是只猫王,你以后悠着点,真伤了人挺麻烦的。”叶宁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端着茶水喝了一口,抬眼看看正在被方澜用湿巾擦拭肉垫上血迹的小黑猫,稍稍迟疑,还是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方澜低眉“嗯”了声,直到为小黑猫清理完毕,才看了过来:“叶宁,你的小白呢?”

    这女人还不死心!

    叶宁无语地翻了个白眼,随手将小家伙从兜里掏出来,展示在众人眼前,只不过与平时活蹦乱跳不同的是,这会儿小家伙睡得特沉,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,就从今天中午吃了半个昨夜拍下的深海鱼类的心脏之后,小家伙便开始进入到休眠状态,算算已有五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,小白是不是病了?”欧阳夏青不禁有些担忧地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都是贪吃惹得祸。”叶宁一丝玩味地笑道,小家伙被他托在手里,他能感受到小家伙强劲的心跳,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他很期待,等小家伙醒来之后,那惊人的破坏力会不会更上一层楼?

    方澜怒了努嘴,一下子变得兴致缺缺,原本她是想让小黑猫和小家伙比比爪力与反应力,怎奈,小家伙太不配合了,只能等下次的机会,不过,刚才小黑猫的表现,让她的信心更足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姐,你到底是不是我姐啊,你怎么不关心一下我,你看...”柳青委屈地叫了起来,将“破相”的手背朝向方澜,不想后者只淡淡地瞥了一眼:“活该,谁让你小觑我的优优。”

    她就是这么个性格,要是柳青真的伤筋动骨,她肯定会着急得不行,眼下知道只是皮肉伤,那是半分关怀都不会给。

    一个大男人,自己受着吧!

    柳青一脸憋屈,只得狠狠地瞪了小黑猫一眼,本想以此震慑一下,岂料,小黑猫一点面子都不给,毫不示弱地睁大眼睛瞪了回来,还略带警告地“喵呜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方姐姐,你这只小黑猫是哪儿弄来的?”欧阳夏青颇有兴趣地问道,见识了小黑猫的强大战斗力,再加上叶宁说这是一只猫王,直让她心动难耐,甚至几分羡慕地想到,要是自己也能养一只这样的小黑猫,与叶宁的小白“分庭抗礼”,那该多好呀。

    她的这一问,让身边的叶宁僵直了身子,一股大不妙的预感袭上心头,很快,他的不妙预感就得到了应证,方澜向她扬了扬下巴:“闹,就是这个人,上周六跑到我家里来,优优是他给一个朋友准备的生日礼物,结果,他见异思迁,看到我有一瓶接近凡品二级的药液之后,果断用优优和我做了交换。”

    叶宁汗如雨浆,怔怔地看着方澜那张没有半点说谎痕迹的脸蛋,心头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,他算是领教了什么叫睁着眼说瞎话,这个女人分明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略显僵硬地转了转脖子,不出所料,叶宁对上的是女孩不善的目光,双眸微微眯起,形成两道危险的弧度,一张天雕地琢般的俏脸垮了下来,完全是不加掩饰地将不悦的情绪表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缕戏谑的轻笑闪过嘴角,方澜不动声色地垂下眼帘,轻轻抚摸着小黑猫,片刻后,眼底又流淌过一抹黯然,作为一个女人,她怎么会猜不到叶宁今天带着欧阳夏青一起赴会是怎么个意图?

    虽说她不是个不识大体的性格,也不会把“争风吃醋”表现在脸上,可心头的纠结与落寞却是骗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昨夜拍卖会的情况已经在业内传开了,一枚阴阳珠拍出了相当于过亿的天价,得主正是欧阳夏青,以她一个女人的第六感,她觉得叶宁与欧阳夏青的关系进展和这件事有着密切关联,不然的话,昨天自己通知叶宁聚会的时候,这个男人就该提出会带个朋友同来,怎会今天临时起意那么巧合?

    总之,她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,她看得出来,叶宁不是那种物质的男人,否则也不会死心塌地留在华远,对那些外界伸来的橄榄枝置若网闻,欧阳夏青能够打动叶宁,拴住这个男人的心,她方澜同样可以,甚至付出更多。

    感情本就是自私的,没有发扬风格谦让一说。

    包房内的气氛变的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柳青的视线又开始不安分地游走于叶宁与二女之间,心中不由生出一种对叶宁的钦佩感,这哥们儿真行啊,以欧阳夏青的身份被他俘获芳心已经够劲爆了,没想到,连自己这个向来对男人存有某种偏见与“敌意”的表姐,居然会为了他,使出以往她很是鄙夷的“阴招”,摆明了,自己的表姐没打算退出竞争,正如姐弟两私下谈论的时候,方澜说过,她绝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阿暮不知何时又仰头望向了天花板,似一个木讷的局外人一般,不过此刻,他不再是神情愣愣,眼中多了一丝外人无法察觉的淡淡思忆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