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昏。

    离中海机场不远的农家餐厅,一间包房内,尚未到饭点,大圆桌上放着几盘小吃,方澜,柳青,阿暮分位而坐,另留出两个空位,个人面前倒了一杯茶水。

    “姐,你干嘛催得那么急,再过两天我和大部队一起回来不是挺好。”这趟海运任务头尾相加一同十天,柳青明显瘦了一圈,原本俊朗的面容被晒黑了不少,更多了几分男人的阳刚之气。

    正逗弄着小黑猫的方澜横了他一眼,似文不对题地哼声道:“人家可欣是去办公事的,我警告你,以后别有事没事缠着人家。”

    柳青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,强词道:”姐,你就别操这个闲心了,我就是觉得和她挺聊得来的。”

    方澜微微一愣,没想到柳青会把话说得那么直白,看来自己这个表弟这次有点陷进去的迹象,爱情这个不受控的东西,还真是说来就来。

    不过,她并不看好两人的发展,一则柳青是柳家的少爷,被家族寄予厚望,吴可欣只是出身平头百姓家,彼此身份差距大了些,而来,吴可欣已经给她发了微信,隐晦地透出无意与柳青交往,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至于吴可欣心属何人,她倒是有几分把握,只是此时不方便细说...

    “这事回头再说。”一语敷衍过去,方澜目光投向望着天花板发愣的阿暮,转而道:“阿暮,我听柳青说,那些人救下你们一船人之后,不光留在船上随航,还给你们三个做了几次特训辅导?”

    那些人指的是虎鲸佣兵团成员,你们三个指的是此次华远方负责护卫的三人,柳青,阿暮,王超。

    阿暮点点头,眼中罕见地泛起起一丝波动:“他们的领头人是个不到三十岁的黑人,先天大成境界,按他的说法,他每年一大半的时间,不是待在海上,就是身处战地。”

    柳青跟着叫嚷起来,表情有点夸张:“姐,我微信里和你说的绝对没有夸大成分,就这几次特训辅导,我现在的实战能力提升了一大截,人家那是刀尖添血练出来的,讲究个实效最大化,能一招制胜,绝对不出第二招,嘿嘿,哪天我得再找个机会,和叶哥切磋实践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咯吱。”便在这时,包房的门从外推开,一道略显慵懒的声音随即传了进来:“谁啊,又要找我切磋实践,哥们儿没义务当陪练。”

    声末,就见一脸散漫的叶宁嘴角叼了根香烟,施施然地走了进来,在他身后,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,女孩长发飘逸,身材曼妙,一身雪白的连衣裙,莲步姗姗,文静婉约,俨然仙女妹妹的风范。

    方澜三人一齐望了过来,均是怔楞了一下,柳青反应最快,刷地起身,满脸不可思议,仿佛白日见鬼一般:“叶哥,你说带个朋友一起过来,就是欧阳小郡主啊。”

    看他的表情,再听他对欧阳夏青的称呼,显然和女孩早便相识。

    欧阳夏青并没有大惊小怪,冲柳青点头示意:“柳哥,你好。”随后视线与叶宁对上,解释道:“柳家和我外公家都在T省,每年寒暑假我会去外公家住一段时间,哥哥姐姐带我到处玩,大家就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叶宁恍然,敢情又是一个圈子里的,这一层他确实没理解错,更深一层却是没领会到,柳家在T省的地位与欧阳家族在本省的地位相仿,可与欧阳夏青的外公家相比,却是有着巨大的差距,“小郡主”的雅号,可不是随随便便封的。

    “欧阳是我朋友,欧阳这是我常和你提起的我的顶头上司,方队长,方澜,这是阿暮...”叶宁主动介绍欧阳夏青与方澜等人认识,落座时他留了个心眼,挨着方澜坐下,把右手边的位置留给了女孩,隔壁是木头一根的阿暮。

    带欧阳夏青来参加这个聚会,他确实存着掐灭方澜某种念想的心思,却不打算为二女的交流大开方便之门。

    方澜至少从面上看不出丝毫异样,略作寒暄,便叫来服务员点菜,询问得知欧阳夏青口味偏淡之后,特意多要了几个时令蔬菜。

    倒是柳青神情有些古怪,视线在叶宁与欧阳夏青之间悄然游弋,又不时瞥一眼自己的表姐,脑袋里不知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叶宁,你的小白带来了吗?”八菜一汤下单之后,乘着上菜前的空挡,方澜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,眼中透出一丝兴奋与期待。

    叶宁不解地挠挠头:“方队长,你怎么突然对我的小白感兴趣了?”

    方澜将小黑猫捧高了一些:“我家优优经我这段时间的调教,战斗力惊人提升,想和你的小白比一比。”

    叶宁绝倒,他算是服了这个女人,本身争强好胜也就算了,连养个宠物都要争个长短...

    欧阳夏青三人露出一脸纳闷状,视线在小黑猫身上转悠个不停,小黑猫两个巴掌那么大,可爱毋庸置疑,可要说战斗力强,怎么看都觉得不靠谱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小看我的优优,前天我晚饭后带它出去溜达,遇上一只杜宾狗,结果,优优只亮了亮爪子,就把那只杜宾狗吓得掉头就跑。”方澜留意到了大家似乎不怎么相信,不屑地哼了一声:“优优,吓唬他们一下。”

    小黑猫得到指示,原本微眯的眸子睁开,犹如两颗绿油油的葡萄,“喵呜”叫了一声,而后伸出一只肉垫,忽悠之间,探出五颗寸许长的利爪,寒光闪烁,霎是渗人。

    在座的至少是后天期,胆量自然要比一般人大很多,不过饶是如此,阿暮还是双目一凝,多年在山区与野兽为伍的经历,让他敏锐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,而这危险气息的源头,正是来自这只小黑猫。

    欧阳夏青见识过小家伙的威力,这会儿倒是显得很淡定,柳青是最不以为然的一个,随性地伸手过去,也没调动真气护体,不买账地道:“不就是一只小猫嘛,来,用力挠我一下,看能不能抓破点皮。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