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走了欧阳鹏飞等人,秋若雨回到办公室,坐在大班椅里愣愣出神,脑海中,翻来覆去是欧阳鹏飞带给她的那个惊爆信息。

    实话说,对于叶宁的情感,连她自己都很混沌,要不是因为孩时那个将她从死神手里拉回来的身影太过深刻,要不是后来的人生让她对人性丧失了信心,说不得她已经勇敢地去尝试接受这个男人,不可否认,彼此相识时间不长,可叶宁的一系列所为,真的一次次地感动了她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就仿佛是得了上天使命,只为守护于她,连她自己或许都没察觉,对于叶宁的呵护,她已有了一种依赖,成了一种习惯。

    是以,当得知叶宁与另外一个女人开启了恋情,她才会如此心情低落,她感到一件本属于自己,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东西被人给抢走了。

    时间随着思绪纷飞悄然流逝,直到办公桌上的电话震响起来,才让她回过神,不自觉地黛眉一蹙,稍顿了片刻,伸手抓过话筒,搁在耳边:“哪位?”

    “小雨,在公司加班呢?”

    听得电话那头既熟悉又遥远的声音,秋若雨眼中闪过一丝不耐,语气清冷地道:“你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电话是林海沧打来的,对于这个父亲,秋若雨是真的提不出一点对亲情的感念,光是听到声音就让她心中一阵厌烦,之前欧阳鹏飞所提,她与范家那位交往的消息,其实并非空穴来风,两天前,她通过自己的私有渠道得知,她这个父亲又在与范家接触,打着林范两家联姻的主意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,林海沧也没再如以往那般虚情假意,直言道:“恩,有件重要的事要和你说,我和范家家主,范建平谈过了,对于林范两家联姻,他表示赞同,他的儿子范咏龙下周一会来中海市,下周一晚上,你推掉所有的应酬,大家一起坐下来吃顿饭,我给你们牵牵线,先互相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她就算再有想象力,也绝不会想到林海沧竟如此荒唐,这一年多来,她已经记不清多少反复强调,她不会答应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,她的婚姻只可能由她自己做主,可她这个父亲就好像中了邪似的,一次次的置若网闻,我行我素,眼下,居然擅自做主,极为离谱地将她许给了范家。

    她秋若雨成了什么?一件想卖就卖的商品?

    稍顷,秋若雨语气决然地回道:“林海沧,你别逼我和你断绝父女关系。”

    林海沧语气一沉:“小雨,你说这种话就不怕天打雷劈,我是你父亲,我会坑自己的女儿吗?范家是省级商家,范家家主的小儿子,范家的二少爷,这身份难道还不够资格配你?嫁入范家当少奶奶,你还嫌丢人了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质问,让秋若雨直有种摔电话的冲动,她深吸了一口气,冷然道:“这些没用话不用说了,总之,星期一我不会去的,我也绝不会嫁入范家,你没事的话,我就挂了...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林海沧一声怒喝,旋即压了压声音,低沉道:“小雨,你提醒你,你别忘了你妈临终的遗嘱里明明白白写着,你二十五周岁前必须完婚,你不结婚也可以,把你手上的股份交给我保管,我给你留一个亿,你爱怎样就怎样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心里满是怒火,本就精神疲惫,此刻脸上更是多了几丝病态的潮红:“林海沧,你别做梦了,我现在算是有点明白了,为什么我妈非要指名道姓把股份留给我,我妈是看透了你这个丈夫,看透了你是个怎么样的人,你就死心吧,离我二十五岁生日还有四个月,我会在这之前结婚的,结婚对象就不劳你替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林海沧陡然一个高音,旋即沉甸甸地道:“我没有认可的男人,你敢嫁试试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冷冷一笑,道:“爸,我还是叫一声‘爸’吧,我希望你别走火入魔,现在已经不是父母包办婚姻的年代了,我只要领了结婚证,法律就会认可,你认可不认可无关紧要,你也别想我从这里拿走哪怕百分之一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说我走火入魔,行,既然你不当我是你父亲,那我也就没你这个女儿,事情我和你说了,星期一晚上七点,我定好酒店包房再通知你,你要是敢不来,后果自负。”话落,“啪嗒”一声,那头主动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秋若雨吐出一口胸中浊气,静默了有一分钟,这才缓缓伸手放回话筒,之前通话中她多少有些情绪激动,这会儿逐渐冷静下来,心中不免生出一丝困惑与忐忑,以她对林海沧的了解,后者不是那种无厘头打个电话来和他吵一架的风格,而且,回想一下之前的通话内容,她感觉林海沧似乎有着把握,她一定会乖乖就范,可凭什么呢?

    现在已经不是女子地位卑微的古代,她秋若雨作为一个成年人,有着绝对的自主权。

    便在她心思转动之时,办公室的门被韩慧从外推开,将一个塑封的快递件交到了她的面前,她随手拆开,取出里头的一张A4纸扫了几眼,登时脸色一变,心头扬起一股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快递是林海沧寄来的,纸上写了寥寥几百字,内容就是电话里说得那个事,最后特别注释,让她收看电子邮箱。

    怀着不安的心情,她推开手提电脑,进入自己的邮箱,果然,收件箱内有一封新邮件,是十几分钟前发来的,按照时间计算,就在她和林海沧通话结束后不久。

    按动鼠标,将邮件点开,秋若雨默默阅读,片刻后,脑中轰然一震,接着,按住鼠标的手开始微微发颤,脸色开始逐渐变得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也就是过去了半分多钟,秋若雨一对眸子水润了,脸上再无半点血色,娇躯不受控地籁籁颤抖,忽然,“砰”一声,那光洁的额头磕在了键盘之上,哭泣却无声...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