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日,阴有小雨。

    周末双休对于大多数打工者来说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,可对于掌控几千人饭碗的华远集团总裁,秋若雨来说却是形同虚设,一早,她按着平日里的标准上班时间来到办公室,整个上午都在伏案批阅文件,用过午饭,稍事休息,这会儿,坐进了会议室,与风华集团的代表,欧阳鹏飞展开商务会谈。

    风华集团是欧阳家族旗下产业,市值四百亿上下,其中药材生意为主营业务之一,占了三至四成的比重,而欧阳鹏飞作为集团副总裁,刚好分管药材业务。

    “秋总,这份合作协议书是我让业务部拟定的初稿,你先看一下,条款方面有什么问题,我们再具体讨论。”欧阳鹏飞说着示意了一下助理,后者从随身的公文包里翻出一个黑色文件夹。

    秋若雨伸手接过,开始翻阅,协议一共四页纸,是有关两周后西市山区承包竞标的合作方案,到了省级商家的层次,主营凡品三四级药材,其中很重要的一环,就是要承包大片山区自主开采,直接掌握货源,最大限度地从中间商角色中脱离出来,一则能有效控制成本提高竞争力,而来,规避受制于人的风险。

    按照业内规则,山区承包时限为三年,期满后,由药材协会主持新一轮的承包竞标,而半月前,西市山区上一轮承包刚好三年期满。

    所谓承包竞标,并非是商场惯例的价高者得,山区划分数个片块后,每个片块的价格是固定的,最终归属,将由药材协会设定的竞技赛产生,此次竞技赛的内容为,所有通过资格审核的商家,每家派出四名武修进入到X省最西边的一片原始森林,五天为限,以采得指定药材数量多少排定名次。

    西山山区总共划了五个片块,也就是说,唯有取得竞技赛前五的商家才能获得承包资格,而参与竞争的商家超过两手之数,囊括了本省三分之二的省级商家。

    通常情况下,为了提高竞争力,以及规避恶性竞争,赛前,获得参与资格的商家之间都会暗箱串联,结成小范围的同盟,如此一来,虽说会分薄竞标成功后的利益,却是能大大降低风险隐患,到了省级商家的层次,以小搏大已不适用,风险系数的高低,永远是摆在首要考虑的重点...

    秋若雨花了一刻钟时间,细致地将四页纸看完,好看的柳眉微微上扬,显然有些不大满意,又沉吟了片刻,才道:“欧阳先生,其他条款我暂时没什么意见,回头我会让业务部再细说研究一下,但是分成方案,华远占四,风华占六,这未免有些太欺负人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得客客气气,态度却是非常明确,其他条款好说,四六分成不行。

    欧阳鹏飞似早有所料,呵呵一笑:“秋总,恕我直言,华远是第一次参加承包竞标,经验方面几乎为零,另外,此次风华集团会派出一名先天大成,一名先天初期,两名后天大圆满,规则之内算是顶配了,华远应该拿不出这样的阵容吧。”

    按此次竞技赛的规定,每家派出的四名武修当中,至少要有两名后天高手,而先天强者方面,同样是限定了三种搭配模式:一名先天大成加一名先天初期,两名先天小成,一名先天大圆满,其中第三种的话,四名武修当中,后天高手将会占据三席,属于非主流的备选项。

    是以,顶配之说并不为过。

    秋若雨明眸酥眯,曲指轻轻敲着桌面,思索了好一会儿,淡声道:“欠缺经验我不否认,但这不是主要的,这次选定的场地是下半年刚审批下来的,过去从来没有启用过,对所有商家来说是同一起点,至于阵容方面,华远同样会派出两名先天强者,当然,我也不是说不能适当让利,比如一旦竞标成功,分成按五五,后续操作管理上,华远多承担一些。”

    眼下,华远能调动的先天强者,除了叶宁之外,还有方澜的表弟柳青,算是临时雇佣性质,秋若雨已经和方澜确定过了,这让她的谈判底气足了不少。

    欧阳鹏飞不禁讶异,在他的情报之中,华远的先天强者仅叶宁一根独苗,怎么又多了一位?果真如此的话,六四分成倒是略显苛刻了,毕竟山区一轮的承包周期为三年,一成的利润便牵扯了几个亿。

    商务谈判当中,重要的情报有误乃是致命伤,欧阳鹏飞不敢怠慢,当即做出了“暂缓”的决定,等回头摸清情况再行定夺,于是,含糊地应付了几句,又扯了些别的话题,便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“秋总,要不今天就到这儿,你提出的意见,我回去和总裁商量一下,协议修改好之后,我发你电子邮箱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静候佳音。”秋若雨微笑点头,徐徐起身,相送欧阳鹏飞等人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“秋总,我听说你和范家那位正在交往,这种私事本来我不该提的,可既然我们双方有意合作,那我总得了解一下,范家会不会也是一个合作选项?不好意思,还请你见谅。”一众人去往电梯方向,走在最前头欧阳鹏飞略微压低了声音,对并肩而行的秋若雨说道。

    秋若雨稍稍一愣,倒是没有生气,笑着摇头:“欧阳先生,这事连我自己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欧阳鹏飞恍然地点点头,抱歉地挥手示意:“嗨,原来是个乌龙,哎,现在信息时代,各种谣言到处都是,真的假的还真分不清,就拿我的侄女来说吧,还没毕业呢,就已经传得有鼻子有眼,说她的婚姻家族已经安排好了,是京都一个家族子弟,我当时听了彻底无语,我那个侄女直到最近才交的男朋友,哪是什么京都的家族子弟,秋总你倒认识,就是你们公司那个叫‘叶宁’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这轻描淡写的一语,落在秋若雨的耳中就如同平地炸响的一道惊雷,那素然喜怒不显的俏脸为之一白,心绪没来由地一片紊乱。

    欧阳鹏飞用眼角余光将她异样的脸色收入眼底,一丝极淡的轻笑自嘴角一闪即逝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