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对对对,小子,咱两干一瓶。”阿坤反应最快,将空酒瓶一丢,从新取了两瓶没开封的啤酒,分别蹲在了自己和叶宁面前。

    叶宁斜了他一眼,并未再度拿起酒瓶,目光一转,找上了森哥,俨然后者才是这里的老大,他淡淡一笑:“森哥对吧,我刚才说的话,你没听清楚,要不要我重复一遍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气氛顿时为之一紧,森哥脸上的笑容没了,而其余几名男子交换了一下眼色,都是将茶几上的一个酒瓶握进手里,只要老大稍一个暗示,他们便会暴起。

    “森哥,我看你也是混过的人,那就应该明白,下位者对上位者吩咐,只能无条件服从。”叶宁似乎一点没有感觉到危机环伺,从茶几上抓了一把开心果,边吃边说道。

    森哥眼神一阴:“听你的意思,今晚是特意冲着我来的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叶宁摇了摇手:“你理解错了,我不是冲你来的,我是冲这个一号卡座来的,我是谁你还没资格知道,你只需明白一个道理,这个世界上有两样东西能使人屈服,绝对的武力和足够的金钱,好了,废话少说,赶紧从我眼前消失,今晚我是来消遣的,没兴趣面对一堆男人...”说着,指了指森哥左右的两个女人:“你们两个留下陪我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给我去死。”一名三角眼的男人忍无可忍,“砰”一声将手里的酒瓶砸碎,棱角嶙峋破口处朝向叶宁,直接捅了过来,这货一看就是真正狠角色。

    那些女人见状,无不骇然失色,只不过她们的尖叫声被酒吧内劲爆的舞曲声吞没,没能引来无关的注视。

    叶宁无趣地叹了声,竖起一个巴掌就迎了上去,而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,那酒瓶破口接触到手掌后,非但没有划开皮肉,反而迅速碎裂开来。

    “咯吱。”那只手掌势如破竹般一路前行,直到将三角眼男人的拳头抓住,旋即猛然一扭,就听那名三角眼男人惨叫一声,从位置上挑起,身子随着手臂而转,骨骼错位声接踵响起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得众人集体噤声,望向叶宁的眼中满是畏惧之色,后者却是眉头微皱地看着森哥,漠然道:“你的手下太不懂规矩,如果这是在国外,我不介意送他去见上帝。”

    一滴汗了从森哥的额角滑落,他本身为后天初期,并非没有眼力之辈,刚才叶宁掌心浮动一抹淡青色真气形似水波,岂不是说,眼前这个比他小了近十岁的年轻人极有可能是个先天强者,难怪自己根本连对方体内的真气细微波动都感应不到。

    一个先天强者,那是连省内十几个省级商家都要高高供奉的存在,哪是他能招惹得起的?正如叶宁之前所言,混过的人都明白,在绝对的武力以及足够的金钱面前,除了屈服别无它途,所谓的面子与尊严根本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下位者向上位者低头本就是理所应当之事。

    他现在唯一庆幸的是,自己的养气功夫还算到家,没有猴急着对叶宁身边的女孩表现出占有之心,否则的话,今晚他至少是个被废的下场,而他这种干灰色行业的人,除非死了,不然别指望警方能为他伸冤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冒犯之处还请见谅,我们这就给你挪地方。”森哥也是果断之人,认清了形势,这就起身向叶宁微微躬身,礼数有加,随即用眼神示意那几个手下,一帮大男人就这样灰溜溜地走了,一堆女人被全部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去酒吧玩过的朋友都知道,卡座的单是提前买的,小姐的费用也是提前给的,当然,额外的小费除外,眼下,茶几上还有一打半啤酒原封未动,洋酒还有两瓶没开,叶宁便招呼那些留下的女人,让她们先吃着喝着,要是不够尽管再叫。

    “欧阳,这才是哥的本色,就是这么一个霸道的风格,要今晚是在国外,刚才那个动手的家伙,我就算不要他的命也肯定让他缺胳膊少腿,看明白了吧,我不是一个好人。”叶宁倒了两杯啤酒,递给欧阳夏青一杯,主动碰了碰,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欧阳夏青同样默默将杯中酒喝得涓滴不剩,扬起手背擦了擦嘴角,轻呢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嘛,就像刚才那样,我如果哪天运气不好,招惹了惹不起的存在,这条命就可能交代出去了,说实话,我是个不配拥有真正感情的人,害己倒也罢了,关键是还会害人。”叶宁点起根烟,脸上浮现出一抹与其年纪不符的沧桑,在升腾的烟丝笼罩下,显得格外朦胧。

    地下世界,官场,商场等等,只要是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体系之中,便有着相应的规则。

    就如同一个会议室里,不可能市级领导坐在主位,而省级领导位居次席一个道理,地下世界同样等级森严,而排定等级的标准只有一项:实力为尊,下位者面对上位者只能服从,人人平等一说,从来就是欺骗世人的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叶宁本身是地下世界的一员,是以才更加深刻地了解在地下世界生命是何等的廉价,正如他此刻所言,哪天运气稍差碰到个强过自己的对手,自己就可能一命呜呼,对方剥夺自己的性命,根本不需要理由。

    一个今天不能预知明天生死的人,又哪里来的资格去拥有一份真正的感情?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欧阳夏青樱唇微抿,睫毛轻轻挑动,俏脸上连一丝该有的情绪变幻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叶宁皱了皱眉,不知是女孩的好奇心作祟还是一根筋,自己都说得那么明白了,难道还准备来个飞蛾扑火?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我杀过人,而且不是一两个,杀人对我来说,就好像掐死一只蚂蚁那样,没有丝毫心理负担,我们两根本就是来自不同的世界。”稍顷,叶宁眼中闪过一丝决断,将最后的“杀手锏”给使了出来,他贴近女孩的耳畔,以仅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