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宁石化当场,犹如被天空降下的雷霆当头劈中,脑海中一片混沌。

    欧阳夏青俏脸红似血,艳如霞,当下,重重一跺脚,恼羞成怒地叱道:“小叔,你胡说八道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欧阳鹏飞瞪了女孩一眼:“难道我说错了吗,要不这样,等会儿你把那枚阴阳珠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交给你啊?”

    “就凭我是你小叔,我从小看着你长大,侄女孝敬叔叔,难道不应该吗?”

    “小叔,你...”欧阳夏青将脑袋偏到一边,心中又气又急又羞又恼,明眸轻眨间,竟是多了一层雾气。

    欧阳鹏飞见侄女忽然没了声息,委委屈屈的样子,就有些心疼,轻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我不插手,不过我提醒你,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样子,如果你敢玩弄丫头的感情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再度拍了拍叶宁的肩头,摞下一句警告,欧阳鹏飞极为干脆地起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欧阳,先进去把东西领了吧,主办方的人也要下班的。”叶宁渐渐缓过神来,没敢正眼去瞧女孩,低声提议。

    欧阳夏青眼帘微垂,轻嗯了一声,踩着细碎的脚步返回宴会厅,叶宁落后半步跟在后头,一脸的心思沉重。

    宴会厅内,来宾散了大半,剩下的一小半三五成堆地分布开来,互作交流。

    叶宁二人来到主席台下主办方专设的拍品领取处,正当欧阳夏青填写相关表格的时候,蔡武耀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欧阳,好样的,就该杀杀那个女人的锐气,她以为华远迈入省级行列就有资格和我们大家平起平坐,哼,不知天高地厚。”不知是有意无意,蔡武耀来到跟前,只是朝女孩竖起了大拇指,却将女孩身后的叶宁当作了空气。

    叶宁听得这话,双眼深眯一下。

    “蔡哥,在人家背后说人家坏话,不合适吧。”欧阳夏青抬头看了看蔡武耀那张略带桀骜的英俊面孔,又低下头,边继续填写表格边说道,语气并未刻意冷淡,听称呼就知道,两人之间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合适,欧阳我可告诉你,秋若雨不过是有副好皮囊,善于摆弄姿色,人家是男人玩女人,她是反过来,把男人玩得团团转,萧家那小子就是被她迷得神魂颠倒,结果呢,害得他老子经营十多年的萧氏被华远一口吞了,另外,那个先天期姓‘叶’的小子,传闻中才二十五岁,以这份练武天赋,十多个省级商家哪个不是抢着要,可偏偏死心塌地留在华远,你说他图什么?还不是被秋若雨迷了心窍,还有呢,我听说啊,秋若雨那个父亲,最近又开始和范家接触,提出两家联姻的想法,范家二小子是个什么德行,圈子里谁不知道,我估计啊,肯定吵着嚷着要他父亲答应这门亲事,这一下,范家也要被拖下水了。”

    蔡武耀一番数落,长吁短叹,摇头晃脑,神态鄙夷,最后一挥手:“总之啊,秋若雨就是一个红颜祸水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完,欧阳夏青也刚好完成了最后一笔签名,扬起下巴,一张俏脸满是愠色,洞若观火地点破:“蔡哥,你说这些话刺激叶哥哥有意思嘛。”

    女孩是真的动怒了,她可不信,蔡武耀会不清楚自己身后的男人就是叶宁,分明是在故意摆弄是非。

    蔡武耀楞了楞,似乎很意外女孩的抵触情绪,片刻后,目光一转,第一次落在了叶宁身上,眼中略带一丝疑问之色。

    “蔡少,我就是你嘴里被秋总迷了心窍的那个姓‘叶’的小子,你好歹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,还是个男人,在背后毫无根据地抹黑一个女人,确实挺跌份的。”不等蔡武耀开口,叶宁便是淡淡地道,脸上平静如水,看不出丝毫喜怒。

    蔡武耀露出一抹恍然之色,视线在叶宁的脸上打了个转,又瞥了欧阳夏青一眼,咧嘴笑道:“小子,刚才我看见秋若雨和一个老外一起走了,那个老外长得挺有型,一米八五的个头,有棱有角,身板结实,看不出,这个女人的品味还挺特别的,啧啧...”

    那轻佻的神色,以及话中的含义,稍有阅历的男人都懂,叶宁眼中闪过一道森冷的寒芒,体内真气流转,一对手掌悄然握紧。

    以秋若雨的身份容貌,要是有人在背后议论几句,叶宁就算听见到了也只会付之一笑,可眼下,蔡武耀摆明了是故意挑衅,他又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将脏水肆意地泼在秋若雨的身上,却又无动于衷?

    一名先天小成强者,在全盛时期的叶宁面前,不过是一巴掌拍死的存在,即便如今才恢复到先天初期,依然不够资格让他产生丝毫忌惮之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,小子,你想在这里比划比划?”蔡武耀敏锐地察觉到叶宁那随时可能出手的状态,非但没有半分紧张,反而眼中多了一丝玩味,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,右掌向身后一摆,掌心隐现一团栗色真气。

    “蔡武耀,你够了。”欧阳夏青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豁然起身,伸手牢牢拽住叶宁的胳臂,同时对蔡武耀冷声喝道。

    她这一嗓子,顿时引来了不少关注的目光,正在与一名中年男子交谈的省药材协会副会长皱了皱眉头,略微犹豫一下,缓步走来。

    “蔡家小子,又看谁不顺眼了,想在我这里闹事?”副会长面容并不严肃,笑眯眯的,从他不问缘由,便认定蔡武耀是挑起事端的源头看来,这位蔡家少爷平时里的名声可不怎样。

    “步会长,没有的事,我在和欧阳妹子聊天呢。”蔡武耀客客气气,显然对这位副会长还是比较买账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副会长似乎挺满意地点了下头,又冲欧阳夏青二人点头示意,即就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,我们走吧。”有了副会长的干涉,一场可能的战斗化于无形,欧阳夏青无意逗留,拎起装有两件拍品的袋子,朝叶宁小手一挥。

    叶宁应了声,双拳缓缓松开,随手将女孩手里的袋子接了过来,而就在他与蔡武耀插身而过的时候,后者伸手拦住了去路,低沉道:“小子,我表弟金商被你害惨了,这笔账我迟早会和你算的,另外奉劝你一句,好好做做秋若雨的思想工作,这次西市山区的承包竞标,华远最好主动退出,不然的话,损失会大得难以承受。”

    话末,直接一转身,扬长而去,叶宁扫了眼他的背影,一缕寒光自眼中一闪即逝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