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魂玉的品质良莠不齐,下到凡品四级,上至极品,眼下这块养魂玉被鉴定为凡品二级巅峰,称之为养魂玉之中的王者,丝毫也不为过,珍贵程度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说得不客气一点,这块养魂玉别说是换取一枚阴阳珠,就算是两枚,乃至三枚都搓搓有余,至于不低于五千万的估价,那只是个相对模糊的概念,就好比一副保存完好的唐代名家字画,又有谁能给出精准的价格?

    在场来宾都是业内人士,无不蓦然动容。

    “欧阳,你疯了吗?”叶宁暗暗咂舌,忍不住质问道,他实在不能理解,作为一个练武之人,女孩就算再任性,也不该做出这般不理智的抉择,一块凡品二级巅峰的养魂玉可遇不可求,日后就算有钱也未必买得回来,相比之下,阴阳珠的稀罕程度就远远不如了。

    实话实,如果这块养魂玉是属于叶宁的,他未必下得了决定用以换取阴阳珠,更何况,除了这块养魂玉之外,女孩还另加了两千两百万,基本到了志在必夺,不容有失的地步。

    阴阳珠属于调养类药材,并非针对性极强的特效药材,按理没有必须一说,怎么会对女孩有如此大的吸引力?

    欧阳夏青却是不搭理叶宁,美眸定定地望向主席台,因为心情忐忑,抚在小家伙身体表面的手掌心里溢出了汗渍。

    以物换物的情况下,最后的决定权取决于拍品提供者。

    阴阳珠的提供者是个外省省级商家的嫡系子弟,本身还是个后天大成的武修,在听得老者的鉴定结果后,自个儿拿起那块养魂玉端详了片刻,又捏在手里感受了一番,随后便将他的选择告诉了司仪。

    司仪当即宣布:“恭喜,五十三号欧阳女士,最终拍得十九号拍品,阴阳珠。”

    欧阳夏青紧绷小脸顿时一松,长长地吐出一口兰气,待服务生过来后,拿出一张黑卡,一张葵花卡,分两笔付清了两千两百万款项。

    “丫头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,你就算再想要这颗阴阳珠,可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值得吗?”这会儿,叶宁已将自己与阴阳珠失之交臂的遗憾抛诸脑后,纯粹是为女孩感到不值。

    欧阳夏青似乎心情极好,调皮地眨了眨眼睛:“为什么不值得?”

    叶宁哭笑不得,只得叹了一声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有了十九号拍品的高潮,最好压轴的二十号拍品倒显得失色了许多,一枚平衡灵果,凡品二级药材当中属于中上游,仅拍出了四千万整,被杜丽所得。

    今晚的拍卖会就此告终,司仪方一致完感谢词,欧阳鹏飞便迫不及待从座位上跳起,沉着一张脸庞,大步流星地向叶宁二人走来,俨然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欧阳,你跟我来!”

    欧阳夏青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,显然小叔的权威用在她头上不怎么好使,墨迹了好一会儿,才拉着叶宁的衣袖,一同跟着欧阳鹏飞出了宴会厅的边门。

    “欧阳,你太不像话了,之前你和高小非意气之争,买颗一点实用价值都没有的动物心脏也就算了,不过几百万,可这阴阳珠,你居然拿养魂玉去换,你这块养魂玉是当年老爷子去国外的时候,花了一千八百万买回来的,你知不知道,近二十年前的三千万,相当于现在的多少钱?”来到一僻静角落,欧阳鹏飞没半句啰嗦,直接开火,双眉紧蹙,并未因为叶宁在旁,就顾及着要给女孩留些颜面。

    实在是被气到了,二十年前,国内首富是个搞网游一炮而红的,身家百亿上下,而如今,国内的首富身家超过了两千亿软明币,资产膨胀二十倍,就算通胀率没那么夸张吧,八倍,十倍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如今这块养魂玉的价值接近两亿,比起一些低端的极品药材都是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“小叔,这块养魂玉是我二十岁生日的时候爷爷送给我的,那就是我的东西,我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。”欧阳夏青撅了崛小嘴,罕见地露出一脸刁蛮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欧阳鹏飞牙关紧咬,指着侄女的手指微微发颤:“那我问你,今晚你花掉的两千五百万现金怎么说,你那张渣打银行的黑卡透支了两千多万,你回头怎么向你父亲交代?”

    被问及这一茬,欧阳夏青登时苦下了小脸,抿嘴沉吟了片刻,忽然下巴一扬,哼声道:“小叔,我爸要是问起来,我就说是你花掉的。”

    不光欧阳鹏飞傻眼了,就连一旁的叶宁都有了一种扬天捂面的冲动,今晚算是见识了欧阳夏青颠覆性的一面,一个知书达理的文雅女孩,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?

    被世人作为反面教材的纨绔子弟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“鹏飞大哥,要不回头再说吧,事情已经这样了,拍卖结果又不能改变。”叶宁劝了一声,毕竟这里人多眼杂,边门不时有人出来,要是留意到这边,总归影响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说,要不是你,这丫头能变成这样吗?”不想,这一开口,欧阳鹏飞立刻调转了枪头,怒目圆瞪,拳头紧握,那样子,仿佛随时准备动真格的。

    叶宁一头瀑布汗,心中叫苦不迭,这关自己啥事啊?女孩要疯,自己也劝过了,可女孩不听,自己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呃,严格来说,自己还是有些责任的,毕竟那颗海洋鱼类的心脏,女孩拍下来是为了小家伙的口粮,这笔账赖不掉,可眼下,这明显不是重点。

    “鹏飞大哥,你消消气,欧阳只是一时冲动...”

    斟酌了一下言词,叶宁耐着性子好生安抚,想让欧阳鹏飞的情绪得以缓和,可没想到,他才期期哎哎起了个头,欧阳夏青却又跳出来打岔了:“我没有一时冲动,那颗阴阳珠就算付出再大代价我也必须拍下来。”

    女孩一脸正色,那股子坚决就犹如八女投江,董存瑞舍生炸碉堡一般。

    叶宁算是被彻底打败了,只得识趣地选择了闭嘴,而这时,欧阳鹏飞闷哼了一声,上前一步,重重地一巴掌拍在他的肩头,愤然道:“小子,你是装傻呢还是真楞呢,你难道还不明白,这丫头已经被你弄得神魂颠倒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