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品二级当中位于中游的药材,根据以往拍卖会上的成交价作为参照,通常会在两千万至三千五百万之间,眼下秋若雨给出了四千万,俨然是有了超标之嫌。

    再如何稀有,再是有价无市,总归还是有着默认上限...

    “九号,秋女士出价四千万,这个价格已经达到了起拍价的五倍,如果还有来宾需要加价的话,这将会是本场拍卖会第二次进入暗标环节。”司仪稍顿了片刻,语气略带煽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现场沉寂了有十来秒,随后,杜丽将号牌徐徐举起,这意味着,她并不放弃。

    在场不少人露出了微疑之色,前不久杜丽刚成为了华远的一名董事,按理说,她与秋若雨是“自己人”,难道二女面合心不合,想要在这里较一下暗劲?

    疑惑归疑惑,可还不至于震惊,毕竟杜丽还有另外一层身份,杜家大小姐,杜家旗下的药材公司,规模可不比华远来得小,对这枚阴阳珠有意,倒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杜丽之后,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举牌示意了,高小非。

    再之后,本已放弃的蔡武耀也举起了号牌,一下子,参与暗标的竞争者,包括秋若雨在内,达到了四人。

    眼看“胜利”在望,局面却发生了异变,叶宁脸上闪过一抹晦气,他隐隐感到,高小非与蔡武耀的忽然加入,有很大的可能是扮演搅局者,目的就是要针对秋若雨,更准确的说,不涉及个人恩怨,而是代表各自身后家族的意愿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,接下来的暗标环节,秋小姐要是不开出天价的话,怕是拿不下这枚阴阳珠。”就在叶宁心思忧虑之际,欧阳夏青忽然开口了,语气淡淡,似乎一切早在她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高小非,和蔡家那位是故意的?”叶宁皱眉道。

    欧阳夏青微微颔首,也不说明就里,在男人愕然的目光之中,将桌上的号牌高高举起...

    女孩居然也要参与暗标环节,还嫌不够乱吗?

    叶宁嘴里泛起了一抹苦味:“欧阳,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啊。”

    欧阳夏青纤细玉手锊开一缕青丝,恬静一笑,似是很无辜与不解地道:”我怎么啦,我刚才不就说了,这颗阴阳珠我挺喜欢的,干嘛要让给别人?”

    叶宁噎在当场。

    欧阳夏青不再理他,接过服务生递来的单子,芊指抵着尖俏的下巴,浅眉微蹙,想了好一会儿,这才落笔,似是怕叶宁偷看,还特意侧转了一下身子。

    约莫五分钟后,五个密封的袋子排列在了司仪台上,司仪也不墨迹,拿起第一个袋子拆开,扫了扫单子上填写的价格,清声道:“七号,高先生的最终报价为五千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一号,蔡先生的最终报价为五千六百五十万...”

    价格飙到五千万以上,绝对堪称离谱了,众人不禁面面相觑,神情各有不同,不少精明之人,已经隐约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。

    接着,第三张报价单被司仪拿在了手里,着实楞了好一阵,才道:“八号,杜女士的最终报价为七千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以过往的历次拍卖会来说,凡品二级药材当中的“顶级货”,大抵也就这个成交价,而如果破亿的话,便是进入了极品药材的范畴。

    一时间,汇聚向杜丽的目光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...”叶宁忍不住砸了砸嘴,苦笑摇头,不过心里头倒是松了下来,还带了一丝感动,他能够猜到,杜丽之所以不惜血本的争取,八成是为了还他的那份人情。

    司仪保持着自己的节奏,又拆开了第四个密封袋,取出报价单后捧在手里,眉头微微拧起:“五十二号,欧阳女士的最终报价为两千两百万...”顿了一下,补充道:“另加一块养魂玉。”

    随着司仪的话音落下,欧阳夏青徐徐起身,向服务生招了招手,后者会意,利马捧着一个盖了块绒布的托盘快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欧阳夏青修长的玉颈取下一块方形玉佩,巴掌大小,通体深蓝色,不含一丝多余的杂色。

    叶宁眼皮微微跳动,脸色变幻不定,远端,欧阳鹏飞扭过头,投来直勾勾的目光,脸上露出绝难置信的表情,要不是碍于场合不对,怕是会立刻冲过来。

    坐在第一排中央位置的老者起身走上主席台,待到服务生将玉佩轻轻摆上展示台之后,便是拿出放大镜开始细细端详,按照规则,凡是出现以物换物的情况,会由主办方优先鉴定,给出一个大致的参考价。

    而在鉴定的过程中,司仪将第五个密封袋打开,只扫了一眼单子上的报价,便是猛然变色,随即轻轻吸了一口气,方才略有些“梦幻”地道:“九号,秋女士的最终报价为九千三百万。”

    毫不夸张地说,在正常情况下,这个价格已经足以拍下三枚阴阳珠,没有迈入省级行列之前的华远,半年的利润也就那么多。

    在场来宾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除了适当表现出吃惊之外,并未大惊小怪,不过此刻,霎是沉寂的会场氛围,还是暴露出,大多数人的心中并非表面那般平静。

    “秋总,这个价格太高了。”麦克犹豫之下,低声提了一句,这是进入会场之后,他罕有的几次开口之一。

    秋若雨只“嗯”了声,眼光瞟向主席台上,眉眼间存着一丝极淡的忧虑之色,鉴定结果还没有出来,她心里头总觉得不踏实。

    叶宁已经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,对秋若雨今晚没叫上他一起前来拍卖会那点怨气早消散无踪,眼角余光瞄着身边小脸紧绷,黛眉轻锁的女孩,略微斟酌一下,好言劝道:“欧阳,你要真喜欢阴阳珠的话,我以后想办法帮你弄一颗。”

    以他看来,女孩对这枚阴阳珠情有独钟,可他又真的不能轻易放手。

    欧阳夏青咬了咬樱唇,却是执拗而坚决地摇头:“我绝对不能输的。”

    叶宁顿感大伤脑筋,捶着额头,心思纠结了片刻,坦言道:“欧阳,这么说吧,我真的很需要这枚阴阳珠,当然,如果你是给人救命用的,我可以让给你。”

    欧阳夏青眸光闪了闪,随即眼帘微垂:“叶哥哥,你不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自己不明白?自己怎么就不明白了?总不能为了讨女孩欢心,延误自己的内伤康复,要是地下峰会没有提前倒还好说,现在嘛,时间上根本不容许他有丝毫耽搁。

    就在叶宁心中这般想到的时候,展示台前的老者也是完成了鉴定,接过司仪递来的话筒,言简意赅,苍老的声音中带了一丝轻颤:“这块养魂玉的品级为凡品二级巅峰,保守估价不低于五千万。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