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方作弊了吗?

    答案是否定的,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,没必要为了一样凡品二级药材使出“下三滥”的手段,只能说,两人心中的底价巧合地相似,区别在于,蔡武耀采取了拍卖中的一个小技巧,最终取得了奇效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小叔还真够悲剧的。”叶宁忍不住失笑摇头,心里想着,估计是今晚欧阳鹏飞出门的时候没看黄历。

    “你还笑,小叔现在指不定肺都要被气炸了。”欧阳夏青伸手拧了一下叶宁的胳臂,小脸微垮,其实很是辛苦地憋着笑,同时还有一丝无奈,她知道,欧阳鹏飞能出那么高的价格,说明很希望得到这枚冰须火龙果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笑,我给你小叔做个法式,接下来还有两件拍品,保佑他能够如愿拿下。”叶宁双手合十,闭上双目,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欧阳夏青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,终于是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叶宁仿佛未受影响,足有一分钟之后,才停下了嘴里的念诵,双眼缓睁,正要说些什么,突然,双眼猛然大亮,一抹惊喜交加之色席卷脸庞,目光直勾勾地望向大屏幕。

    大屏幕上,显示的是刚被放上展示台的十九号拍品,一颗黑白两色,比龙眼略大一点的珠子,表面浮有一层细密的绒毛,不似珍珠般光洁,在灯光的映射下,散发着莹莹光泽,不是阴阳珠,又是什么?

    “叶哥哥,那好像是阴阳珠吧,对人体的脏腑有一定的强韧功效。”欧阳夏青将叶宁的状态看在眼里,也是随他的目光而转,盯着屏幕上那颗黑白相间的珠子好一会儿,才不确定地道。

    叶宁重重一点头:“没错,阴阳珠出自一种深海贝壳,这种深海贝壳的稀有程度堪比国家二级保护动物,平均二十个贝壳里才会发现一颗阴阳珠,品级来说,算是凡品二级药材当中的中间档次。”

    欧阳夏青默默点头,显然叶宁比她了解要详细的多,而接下来,司仪对十九号拍品的介绍,证明了叶宁所言非虚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,这颗阴阳珠我也挺喜欢的,不过嘛,我估计,最终的成交价不会比冰须火龙果低。”一声略带戏谑的调侃传入耳中,叶宁这才收回视线,偏头看着女孩似笑非笑的脸蛋,他苦笑一声:“欧阳,你的生日礼物能不能下次补,这颗阴阳珠对我挺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欧阳夏青不过是开句玩笑,可听叶宁这一说,脸色顿时起了变化,片刻后,眸子慵懒地眯起,淡淡地道:“原来叶哥哥还留了私房钱。”

    女孩的表情与声音忽然冷淡了下来,叶宁楞了楞,旋即明悟,就摇头道:“怎么可能,如果我有私房钱,之前那枚冰须火龙果好歹会争取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...”欧阳夏青向主席台上瞅了瞅,意思是:既然你没钱,这颗阴阳珠就算对你再重要又能怎的?总不能抢吧。

    叶宁略略沉吟,翻出了手机,边捣鼓边道:“我给我老板发给消息,让她替我拍下来。”

    欧阳夏青突兀地沉默下来,而就在叶宁开始输入消息内容的时候,她闪电般伸手抢过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欧阳,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叶哥哥,拍卖会从开始到结束,现场的来宾都必须关掉手机,不允许私下沟通。”欧阳夏青一边关机一边义正言辞地说道。

    叶宁感到一阵荒唐,比这等级高得多的拍卖会他都参加过,从没听说过要关掉手机,切断外界联系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欧阳,别闹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闹,被工作人员发现,是要被请出会场的,我可不想和你一起丢人。”欧阳夏青直接将手机揣进了兜里。

    叶宁思绪一片紊乱,看着女孩坚决的神情,犹豫再三,最后选择了放弃,只能祈祷,小丫头能有点良心,别把他的托付太不当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司仪的语速很快,一段冗长的介绍只花了三分多钟,接着便宣布:”第十九号拍品,阴阳珠,起拍价八百万,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三十万...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几乎有三个牌号不分先后地举起,分明报价:一千万,一千一百万,以及一千三百万。

    随即,第四人举牌:“一千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八百万...”

    许是受到上一件拍品三千多万成交价的影响,这一次,众人的加价幅度显著加大,均是以百万级进位,不用司仪渲染,便是在短短一分钟里突破了两千万大关,随后逐渐缓慢下来,在突破两千七万之后,竞价者减少到了四人,蔡武耀,杜丽,以及牌号为五,十二的两位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见着这一幕,叶宁心头略沉,这一轮开始后,秋若雨连一次牌都没举过,难道真是将自己托付选择性遗忘了,还是说,两千多万的价格超过了小丫头的心理最高价?

    当然,也不能说一点盼头也没有,杜丽还在争取嘛,他记得和这个女人也是提过一嘴。

    价格继续飙升,竞争者也是逐一退出,三千万的时候,五号中年男子放弃了,三千三百万的时候,十二号中年男子放弃了,场面变成了杜丽与蔡武耀对决。

    “三千六百十万。”蔡武耀叫出这个价格之后,回头看向第四排的杜丽,微微一笑,他的这一举动,也是引来了在场一阵笑声,同时,还有不少目光瞟向欧阳鹏飞,后者双手交叉环在胸前,似乎根本无感。

    “三千七百万。”杜丽回以含笑点头,举牌却是一点都不含糊。

    蔡武耀似早有所料,耸了耸肩,扭回头,将手里的号牌往桌上一丢,看这样子是不准备再竞价了。

    果然,现场沉寂了下来,拍卖价也定格在了:三千七百万。

    司仪尽心尽责地将巧舌如簧发挥到极致,可似乎大家都不怎么买账,眼看第二次重复价格,接下来就该一锤定音了,便在这时,秋若雨忽然将一直捏在手里的九号牌举了起来,传出一道平缓的声音:”四千万。”

    又一次达到了起拍价的五倍。

    而在秋若雨举牌的一刻,叶宁脸上精神大振,手掌还无意识地在扶手上拍了一把,而从旁一直用眼角余光瞄着他的女孩,在见他这般情绪突变之后,眼色悄然一黯,芳心滋生出一股五味具杂之意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