动物内脏类药材,由于传承的缘故,在书典中少有记载,除非对症下药,又无草本类相替,一般情况下,练武之人不会轻易尝试,属于小众化当中小众化。

    眼下的十四号拍品,介绍中只笼统地说明,是某种海洋鱼类的心脏,换而言之,就是出处不详,亦或出处存疑,也难怪现场的来宾会疑惑,怎么会有人应下起拍价,难道只是因为好奇?

    八十万的价格,按说对在场大多数来宾而言,并不是什么大数目,可大家都是业内中人,所谓内行看门道,怕的是花钱买个“冤枉”。

    举个例子,华远集团主营药材生意,作为总裁,秋若雨可以一掷千金购取一件光鲜亮丽的奢侈品,却绝不能以百万买下实际价值才十万的药材,和鉴宝大师看走了眼,以真品的价格买下赝品是一个道理,这会给本人带来极为负面的影响,说严重点,就是一个业内名声的污点。

    到了一定的身份,谁不爱惜自己的羽毛?

    莫名成为焦点,叶宁心中老大不愿意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眼观鼻鼻观心,选择无视,同时手掌在小家伙丝绸般的柔软身体上用力压了压,以此作为宣泄。

    小家伙发出了一个怪音以作抗议,眸子却是眨也不眨地紧盯着主席台上,眸中满满的垂涎与渴求之色。

    欧阳夏青瞥来一眼,将小家伙的状态看在眼里,面露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53号先生,应价八十万,第二次,还有没有加价的?”

    一分钟过去,司仪见卖力渲染并未让来宾们提起多少兴趣,正欲举锤宣布落定,忽然,前方第三排靠左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将号牌缓缓举起,淡声道:“九十万。”

    刷!在场目光豁然转移,在众人视线汇聚之下,那名男子不自觉地矮了矮身子,显然,一下子成为瞩目的存在,让他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与他隔了一个座位的高小非若无其事地扭过头,精确地对上后方叶宁的目光,一丝冷笑闪过嘴角。

    “一百万。”稍顷,叶宁便再度举牌。

    “一百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二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三十万...”

    两人交替提价,十万一个台阶,很快就攀上了两百万的心里关口,当对方再度喊价“两百十万”之后,叶宁也是微微皱眉,这颗海洋鱼类的心脏,被鉴定为相当于凡品三级药材上游,突破两百万显然是超标了,要不是感受到手掌里的小东西躁动不安,之前一百五十万的时候,他心中便已打起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,高小非那混蛋故意让人和你抬价呢。”就在他犹豫之际,女孩压低的轻声从旁传来。

    叶宁点了下头,喃喃道:“那就放弃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小家伙利马暴动,站起身来,那摸样仿佛要采取行动,这可把叶宁吓了一跳,当下,一掌将它抓住,强行转过身来,眼神警告地盯着小家伙的眼睛。

    一人一兽互相对视,那画面颇为古怪,幸好这是在倒数第二排,又是靠边位置,这一幕,除了欧阳夏青之外,并没有被其他来宾留意到。

    如过往一般,小家伙没坚持太久便败下阵来,发出一丝毫无底气的怨声,伸出粉舌舔了舔鼻子,脑袋微偏,可怜兮兮地瞥向女孩。

    叶宁将小家伙的举动看在眼里,心中又好气又好笑,他忽然发现,自己大大低估了小家伙的灵智,居然懂得曲线“求援”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被给我丢人现眼。”叶宁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,将号牌往桌上一丢,俨然不打算继续争取。

    叶宁退出竞争,二百十万的价格就此打住,司仪应该也是没想到会叫到这个价位,无论表情还是声音当中都是更多了激动与欣喜:“7号先生,二百十万,还有没有加价的,二百十万,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高小非也是第二次转过头来,似漫不经心,视线从叶宁身上划过时,刻意地多顿了顿,眼中闪过一抹戏谑之色。

    这件拍品两百万拿下值不值是次要的,重要的是叶宁真心想要,那对不起,老子必须截胡,谁叫你让老子不痛快?

    几百万买个好心情,老子愿意!

    看似小儿科的意气之争,却是符合人之常情,明朝万历皇帝,为了立太子可以和群臣怄气,可以二十多年不上朝,他高小非心里头内定的女人,却被另一个男人俘获了芳心,难道还指望他故作大度的释怀?

    “二百二十万。”而就在他即将收回目光之时,忽然,一道清脆的嗓音响了起来,却是欧阳夏青取过了桌上的号牌,高高举在手里。

    高小非顿时阴下了脸。

    “二百三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二百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二百六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二百八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二百九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三百十万...”

    每一次对方刚一加价,欧阳夏青就迅速跟上,提价幅度更是对方的一倍,俨然一副志在必夺的架势,叶宁斜睥着女孩写满了认真与坚决的小脸,心中也是暗暗纳罕,迟疑再三,没有出声阻止,他知道,这个时候必须以沉默给予支持,否则的话,很可能会伤了女孩的心。

    面对女孩的“穷追猛打”,那名男子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,内衣贴着后背,被热汗打湿了大片,捏着牌号的手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身边一名中年男子伸手按住他的手背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旋即明白了意思,整个人登时松弛了下来,脸上卷起一抹疲态,仿佛经历了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三百万的价格都够得上一些低端的凡品二级药材,高小非为争一口气,他做下属的可不敢一股脑儿地往前冲,真要彪到四五百万的高位拿下,是福是祸谁又说的清?

    老板争一口气纯粹是为了面子,而几倍乃至十倍的价格买个物无所值的东西,究竟是争到了面子,还是丢掉了面子?

    上意难测啊!

    幸好,到此为止了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无人再冒头加价,随着司仪一锤落下,第十四号拍品以三百十万的超高价成交。

    在一片礼节性的掌声中,早已等候的服务生快步来到叶宁二人身边,问询有关付款事宜。

    叶宁洒然地笑笑,主动掏出了一张银行卡,正要交给服务生,欧阳夏青却是快他一步,将一张黑卡递了过去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