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宁见状,摇头一叹,略作犹豫,忙追了上去,才追出几步,脚下如被磁铁吸住般猛地一顿,脸庞一甩,当下,表情石化,心头一片紊乱,犹如有着成千上万只草泥马狂奔乱跳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身纯黑色丝质晚礼服,秀发高盘的秋若雨静静伫立,一双美眸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,胸前佩戴的那枚湛蓝色宝石,流光溢彩,与女人天雕地刻般的精美容颜是如此的般配。

    叶宁没有刻意躲避,与女人的目光隔空交织,一时静默。

    欧阳夏青似感应到了什么,走出一段后,停步转身,视线随着叶宁而转,在秋若雨的身上蓦然一顿,一缕复杂之色自眼底闪过,同时芳心溢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的情绪。

    画面静止并未持续太久,秋若雨徐徐走来,欧阳夏青也是迈开莲步,不分先后地来到叶宁的身前与身侧。

    “秋小姐,你好,我叫欧阳夏青。”欧阳夏青率先开口,不卑不吭地伸出了手掌,嘴角泛起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好,秋若雨。”秋若雨轻轻握住女孩的手:“欧阳夏青,我听过你的名字,你是欧阳家的吧,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,叶宁常提起你,你和他挺熟的。”

    叶宁脸色一变,自己什么时候在秋若雨面前提起过欧阳夏青,呃,就算提起过,也是一语带过,这个女人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我和叶哥哥是网络上认识的,算是一种缘分。”欧阳夏青轻轻抽回手,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叶宁脸色再度一变,女孩的回应简单属实,可称呼自己“叶哥哥”,再加了“缘分”的定义,想不让人产生某种误会都难,又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二女这是“斗法”呢。

    “秋总,你也来参加拍卖会?”一种危险的感觉袭上心头,叶宁觉得不让两个女人继续深聊,当即便插话进去。

    秋若雨淡然地点点头:“华远的省级资质审核还没出来,我是通过商会这边拿到了两个名额。”

    两个名额,那另一人是谁呢?

    叶宁正在纳闷,一名老外大步走来,规规矩矩站定秋若雨的身后,冲叶宁点头示意,双手交叉置于身前,俨然保镖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麦克,你好。”叶宁一眼见就认出了老外是谁,要是没有那次秋若雨的澄清,这会儿,他心里头肯定极不舒服,可即便了解了真相,也难免变扭。

    哦,去公海出身入死的时候想到了哥们儿,来拍卖会这种豪华场却把哥们儿选择性遗忘,难不成觉得哥们儿没老外长得高大帅气,会给你,给华远丢了颜面?

    一念至此,叶宁没了聊天的兴趣,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催促道:“秋总,时间差不多了,要不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没有异议地应了声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山水厅内,穹顶整齐排列着二十四盏水晶吊灯,柔和的灯光如水银般倾泄而下,照亮了每一个角落,以会议标准排列的桌椅差不多有二十多排,此刻的上座七成左右,来宾们并未随意走动,均是按照邀请函上的号码对应落座。

    秋若雨拿到的座位号为前排靠左的位置,而欧阳夏青拿到的座位号则是后排靠右的位置,可谓是一天南一个地北,于是,进入宴会厅后,四人便分开入座。

    叶宁拿着拍品单只简单地翻了翻,便乏味地丢在桌上,这上头列明的仅是前十件拍品,有五件是凡品四级药材,另外五件凡品三级药材,属于该等级中的下游,按照拍卖会的惯例,越是好东西越是靠后登场,而由于药材拍卖的特殊性,一般都不会事先亮明,可以算是噱头,更多的是为了拍出更高的价格,以免竞拍者之间提前达成默契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,这些我都看不上。”欧阳夏青也是很快看完了拍品单。

    “我看出来,你是不把榨干不罢休,我给你透个底,三百万是我的极限。”叶宁扁了扁嘴,目光向着场内扫荡开去,就这么粗略地留意了一下,还真看到了几个熟人,杜丽,欧阳鹏飞,陆海燕...

    欧阳夏青显然是不太满意,丢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。

    “哎,主办方给你们欧阳家邀请函的时候,怎么不是连号的。”叶宁疑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是开后门才弄来的两个额外名额。”欧阳夏青得意的笑笑,抬腕看表:“差不多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方落,音响里便传来了司仪浑厚的嗓音,先是简单说了下拍卖会的规则,接着,将主办方以及今晚特别从外省请来的几个嘉宾做了介绍,再接着,请上省药材协会副会长做了一段演讲,完毕后,拍卖会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前五件拍品均是凡品四级药材,总成交时间才二十分钟左右,一来对拍卖品的介绍比较简短,二来有兴趣竞拍者寥寥无几,基本都是两三次举牌便最终成交。

    之后的五件拍品,因为攀上了凡品三级层次,总成交的耗时足足加长了一倍,其中,第八件拍品,洗髓灵果的价格更是在十多次交替举牌下,卖出了今晚的第一个七位数价格。

    第十一,十二件拍品,阴黑木,肉灵芝,分明是位居凡品三级药材的中游,最终成交价一百二十万,一百三十七万,算是比较理性,而十三件拍品,又见龙头凤尾草,这一次,被一个外省来宾以一百八十万的高价拍下。

    第十四件拍品,是一颗风干的海洋鱼类的心脏,足有三个拳头那么大,经过鉴定相当于凡品三级药材上游,由一名沿海城市的散修提供。

    叶宁听得司仪的介绍,又盯着屏幕上放大的实物样品好一会儿,这才有些不情愿地将小家伙从兜里掏了出来,指了指主席台中央那张展示台上用玻璃罩封着的实物。

    小家伙扭过头,顺着叶宁所指望去,那对灵动的眸子逐渐睁大,逐渐放光,叶宁看它这般,苦笑地摇摇头,倒不是他不舍得为小家伙花钱,关键是银行卡里的数字太有限,万一成交个高价,答应女孩的补偿怕是要落空。

    不多久,司仪介绍完毕,报出了八十万的起拍价。

    随即,全场一片沉寂,居然没有人应价,叶宁看到这般画面,心头顿时一乐,等待了几秒之后,将手里的“53”号牌高高举起,而随着他的一声应价,前排回头率高达半数,向他投来的目光中,都是带着浓郁的不解之色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