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了鱼食,那岂不是说,一名先天强者被一群虎鲸当作了晚餐?

    叶宁的话音落下,现场陷入死一般寂静。

    那金商派来的三人还没走远,均是脚步一顿,僵硬扭过头,脸上又惊又恐,原本以为自家这位先天强者半死不活的状态已经够悲剧了,可比起那位叫“余什”的老兄俨然要幸运了百倍。

    人家等于是被执行了“凌迟处死”这一酷刑。

    “呵,这位小兄弟,这种玩笑就别开了,我们接到人还要向陈总回话呢。”稍顷,陈素素派来的四人中,领头的那名中年男子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抱着仅存的一丝侥幸对叶宁说道,余什可是先天小成强者,还是从一个资深的省级商家借调而来,真要是一命呜呼,后果太严重了,就连陈素素都很难交代的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?回去告诉陈素素,别为了一口气咽不下再干出什么蠢事,只会害人害己。”叶宁瞥了他一眼,平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表情登时变得僵硬,心中那丝侥幸化作飞灰,眼角急速地抽搐几下,片刻后,阴沉沉地道:“好,既然是这样,那我们只能空着手回去了,你等着,这事没完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叶宁不置可否,低喝一声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咬牙启齿,那模样仿佛要把叶宁吞了一般,可终究没敢有任何举动,一则眼下不是冲动的时候,而来,他自知不是叶宁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简懿雯呢?”落在最后方的一群人聚上前来,为首的正是林海沧,一脸阴沉地问道,余什变成鱼食的消息,让他沉不住气了。

    叶宁嘴角闪过一丝讥嘲的冷笑,他老早就留意到了林海沧的存在,后者一直站得老远没动,老婆孩子状况不明,假装镇定给谁看呢?

    “大叔,你别急,你的夫人健在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般回答,林海沧非但没有松上一口气,心头反而袭上了一股浓郁的不安,当下,大声道:“叶宁,你把她怎么样了?秋若雨人呢,让秋若雨出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叶宁嗤笑地摇摇头,懒得答应,见萧震山坐在轮椅上被一名老外推出了船舱,便向云梯下聚集的三人招了招手:“你们上来一个人,萧震山少了一只脚,一只手,一只眼睛,行动不大方便。”

    轻飘飘的一句话,引起一片哗然,萧震山曾经掌控萧氏集团十多年,虽然在省级商家眼中,分量未必有先天强者来得重,可他在商界的名气却绝对够响,在场的就没一个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少了一只脚,一只手,一只眼睛,岂不是说,萧震山彻底沦为了残废!

    三人勃然变色,其中一名高瘦青年三步并作两步登上游艇,接过轮椅后,小心翼翼地推下云梯。

    “萧总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”林海沧几步冲上前,上下打量几眼,只见轮椅上的萧震山右眼戴着眼罩,一条没手的右臂自然下垂,右腿跟腱以下被截去,当下,便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事实上,此刻他真正关心的不是萧震山,而是想从后者嘴里了解简懿雯以及林非凡的情况。

    萧震山抬了抬左眼皮,瞥了林海沧一眼,便再度合上,道了声:“你儿子明天中午回家,小罗,走。”

    高瘦青年这便推动轮椅,饶过林海沧,径直离开,另两人一左一右跟在后头。

    林海沧眼底闪过一丝阴翳,犹豫了片刻,没再继续纠缠,视线一转,找上了叶宁,后者刚好也是俯视着他,四道目光就如同四道电流隔空交织,电光四溅。

    “林夫人不小心瞎了一只眼睛,断了一只手,你上来。”稍顷,叶宁伸出一根手指指向林海沧身后一名黑衣男子,语气淡漠地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林海沧如遭雷击,脸庞上席卷起一抹苍白,向后退了两步,幸好被手下扶住,才勉强稳住了身子,而被叶宁点名的黑衣男子,稍作犹豫,便快步蹬上云梯。

    过不多久,简懿雯同样坐在一张轮椅上,被一名老外推出了船舱,黑衣男子交接后,将轮椅推下云梯。

    简懿雯的状态与萧震山差不太多,只是多保住了一只右脚,她闭着眼睛,至始至终没有睁开,头发散乱,一脸极致的憔悴。

    林海沧看在眼里,眼中满是沉痛之色,豁然间,仰头怒吼一声:“秋若雨,你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夜间本就宁静,此处又是空旷处,这一嗓子传得老远,才被海涛声渐渐吞没。

    秋若雨一直就在夹板上,只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方便现身而已,此刻,就剩下了林海沧与方澜两拨人,她也不再避讳,缓步来到叶宁身边,垂低眼帘,与林海沧的目光交汇,清冷道:”你想说什么?“

    林海沧指着简懿雯,质问道:”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回去后你自己问她。”

    林海沧被噎了一道,目中火苗窜动:“秋若雨,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双眼一眯:“林海沧,我在电话里和你说得很清楚,这是最后一次,要是再有下一次,就算被绑架的人是你,我也只会报警,让警方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话落,现场鸦雀无声,林海沧面色黑成了锅底,捏着双拳,身子颤个不停,方澜露出了复杂的神情,秋若雨与林海沧之间的矛盾恩怨她多少了解一些,而眼下看来,这次绑票赎人的背后,十有八九是萧家,林家策划的。

    叶宁眼角余光偷偷瞄着女人那张陈静的侧脸,心中说不出的是个什么滋味,秋若雨分明是受到了自己的启示,这会儿索性把话挑明说死,免得林海沧再动什么歪心思。

    一个女儿面对自己的父亲,需煞费心机,处处提放,这样的父女亲情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。

    “秋若雨,你长大了,翅膀硬了,眼里也没我这个父亲了。”许久的缄默,最终被林海沧打破,他脸色稍缓了一些,眼中却是多了一抹阴森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,别忘了明天向董事会递交辞呈。”秋若雨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不顾念父女之情,那咱们就走着瞧,提醒你一句,要是林非凡有个什么散失,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...走!”说着,林海沧一挥手,这就转身散人,不想,沉默已久的叶宁却是在这时开口了:”林海沧,我让你把人带走了吗?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