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宁忽然有了一种被欺骗的感觉,因为顾念林海沧的缘故,秋若雨不光心系林非凡的安危,还对简懿雯这个不值得可怜的女人产生了同情与怜悯之心,由此,他几乎可以断定,今天的事情如果再重来一次,她依旧会念及父女之情,做出妇人之仁的决断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,亏自己还真的信了,天真的可笑!

    一抹浓郁失望之意涌上心头,叶宁略显烦恼在小家伙身上一阵乱摸,随即将小家伙装回兜里,抽了一口雪茄,扬天吐出一股浓密的烟丝,缓了缓后,才说道:“既然是这样,你又何必把自己逼得那么苦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蹙眉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视线下移,与女人的目光交织,叶宁索然一笑:“如果哪天林海沧被绑架了,绑匪要求的赎金是你的全部身家,你会怎么选择?”

    秋若雨愣住,目光不自觉地有些飘散,一抹极端的纠结掠过心头,叶宁的这个问题可谓“杀人诛心”。

    没等女人给出回答,叶宁便斩钉截铁地说道:“你会选择妥协,所以说,你保证的最后一次,只不过是在骗我,或者说骗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娇躯轻轻一颤,思绪变得有些紊乱,她想要否定叶宁的答案,可事实又不允许她“掩耳盗铃”,假如非要在全部身家与林海沧之间二选一的话,那对她来说将会是一种难以想象的折磨。

    甲板上一时沉静,海风瑟瑟,涛声阵阵。

    “叶宁,你举得例子太过极端了,我承认真发生那样的事我会难以抉择,我现在也没法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,但我能肯定的是,我不会失去理智,也不会失去最后的底线。”许久之后,秋若雨冷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得这番话,叶宁眼神微亮了一下,心绪低落悄然淡去,他不是真的要她放弃亲情,而是不希望她因为亲情而变得盲目,人与人之间的情感,无论浓烈还是淡薄,只要存在,就该是双向付出的,那样才值得珍惜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自己有些关心则乱,可谁让眼前的女人是那个让他无论如何无法置之不顾的小丫头呢?

    “行吧,我体谅你的心情,也请你体谅一下我的心情,别人要废了我,我不可能以德报怨。”

    对于叶宁的这个说法,秋若雨微微颔首表示赞同:“萧震山和简懿雯有这样的下场也是他们罪有应得。”

    女人这般通情达理,叶宁倒是有些意外,瞥了她一眼:“秋总,还有个事儿我要再申明一下,你看不上我,不想和我进一步发展这没问题,你要和谁交往我也不管,但你最终决定嫁给谁,必须得到我的认可,这一点,我希望你能给我个亲口承诺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黛眉忽地扬了起来,又来了,这个男人越来越放肆了,之前只是单方面的强调,眼下却要自己亲口承诺。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这可是她秋若雨的私事。

    “秋总,你觉得我会害你吗?”叶宁似看透了女人的心思,不等她开口,就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私事,我再说一遍,我的事不用你管,你别太自以为是。”秋若雨切齿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找个老外来忽悠我干啥?”叶宁翻个白眼,轻飘飘地转而一问。

    秋若雨俏脸一红,突兀地沉默下来,她总不能把实情给说了吧,自己觉得这个男人如谜团一般,是以,想要千方百计了加以试探,而找个老外学长,故意展露出些许暧昧关系,不过是试探的手法之一。

    “呵呵,答不上来吧,我就当你默认了,秋总,天黑了,外头凉,我们去船舱里找点吃的,回到码头少说得两个多小时。”叶宁斜睥着她,几分得瑟地一笑,这便自说自话的单向敲定,挥了挥手,悠然地走向船舱入口。

    秋若雨气得牙痒痒,见过无赖的没见过这么无赖的,可不知为何,心中的抗拒其实也没有那般强烈,轻轻吸了一口微腥的海风,款步跟上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晚九点。

    中海码头沿海的一片空地上聚集了十多道身影,均是面朝大海翘首以盼,并不明亮的路灯照应下,在他们的脸上,或多或少地显出焦虑之色。

    漫长的等待宛如遗忘了时间,终于,远处的海面出现了一个黑点大的船影,缓缓靠近,逐渐放大,众人开始骚动起来。

    约莫一刻钟之后,游艇接近了岸边,下锚后,云梯伸展开来,叶宁站在船沿,双手轻轻拍打栏杆,目光缓缓扫视,当寻找到方澜等人之时,伸手一阵挥舞。

    而见到叶宁的挥手示意,方澜等人总算是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,虽然之前已经接到了“捷报”,但迟迟没有见到人,还是让他们心中有着一份忐忑,直到此刻,才彻底地安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高小非来了没有?”叶宁朗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顿时,有着三人来到了云梯下端,高小非并不在其中,显然是没有亲临。

    两名老外抬着一个担架慢慢走下云梯,三人见状心头一紧,而当担架交到他们手中之后,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之前萧震山在电话里只是含糊地告知受伤的消息,可没想到,竟然伤得那么重,人是昏迷的,也就有着细若游丝的一口气在。

    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除了方澜等人,其他人心中明显有鬼,或者说得到老板的特别嘱咐,彼此面面相觑,神色变幻无常,却没有谁肆意宣泄。

    “把人带走吧,回去告诉高小非,让他好自为之。”叶宁眼中陡然闪过一道凌厉之色,沉声喝道,原本按照他的心性是要找三个主子一一算账的,可秋若雨坚决要求息事宁人,是以,只得作罢,毕竟,自己这边没有什么实际损失,而三名先天强者或死或废,对于三家来说,就如同从身上割了一大块肉下来,惩戒的目的已经达到,过犹不及。

    高小非派来的三人抬头望了叶宁一眼,那眼神均是阴森森的,随即,一人引路,两人抬起担架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接着,金商派来的四人受到同样待遇,被叶宁警告了一声,抬着那名重伤的先天强者,灰溜溜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来接萧震山的人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这一问发出,有着三人急忙聚到了云梯下,而边上正等待着的另外四人均是脸色一变,其中一人昂头问道:“我们是陈总派来的,是来接余什先生的,余先生人呢?”

    陈总指的是陈素素。

    之前高,金两家的先天强者重伤的模样被他们看在眼里,此刻正是心急如焚,这排队也该轮到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余什,好名字...是不是先天小成境界,个子中等,长了对三角眼的那位大叔?”

    见四人接连点头,叶宁淡淡一笑,挥了挥手:“你们可以回去了,告诉你们陈总,余什先生挺有先见之明的,打小肯定算过挂,这名字取得还真有学问,他一不小心跌到了海里,刚好路过一群虎鲸,他就成为鱼食。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