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叶哥,要是没有你,大伙儿哪有今天的风光,早就死了十回八回了...”斯卡利顿百感交集地说道,他一个铮铮铁汉,此刻眼中竟然是忍不住有点湿润了...

    他很清楚,终极仲裁者以及宙斯公会会长均是地下世界的王级存在,境界层次说来,比叶宁只高不低,以一敌二的话,近乎是九死一生,而叶宁之所以甘冒这般风险,完全是为了不让他们这帮兄弟姐妹们卷入全面开战的风险之中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,别一见面就给我来这套婆婆妈妈,我听艾莉娜说,这半年多,其他兄弟姐妹都在享受生活,就你和纳达克最不消停,满世界的打打杀杀,抢这抢那的。”

    叶宁可不想久别重逢就聊这种沉重的话题,笑骂着将他打断,吧唧了几下嘴,竖起两个手指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斯卡利顿会意,憨声笑笑,从腰包里取出一盒雪茄,给叶宁递了一根,自己也点起一根:“叶哥,你知道我的,我这个人闲不下来,我总不能带着一帮子手下整天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吧。”

    叶宁无奈地摇摇头,斯卡利顿就三大爱好:金钱,女人,战斗,而前两者又刚好是第三者的附属品。

    人的终极梦想,莫过于能干自己想干的事情,从某种意义来说,这就是最大的自由,爱好,每个人不经相同,勉强不来。

    “叶哥,我听艾莉娜说,你现在在华夏一家二线公司里打工,你这是体验生活呢?”斯卡利不解地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能放大假,我就不能清闲一段日子,我可告诉你,接下来几个月没事别来烦我,也别去打扰其他兄弟姐妹。”叶宁吐出一口浓密的烟丝,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叶哥...那个,那位秋小姐是不是我们未来的王后啊。”

    叶宁瞥了眼换了张猥琐笑脸的斯卡利顿,嘴角忍不住抽搐几下,有种一脚把这家伙踹海里去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八卦了,哪凉快哪呆着去。”

    被叶宁详怒地训了一声,斯卡利顿也不尴尬,脸上的奸笑益发浓郁:“叶哥,反正这里离印国不远,七八小时的航程,要不你和王后去度个蜜月,我在那里有个庄园,环境还不错,给你们当行宫。”

    叶宁又好气又好笑,索性当作没听见,望了望远方海平线上还剩下的小半个太阳,轻声吩咐道:“不早了,往回开吧,你的潜艇就留在这,引起华夏军方关注又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斯卡利顿收起笑容,眼底闪过一丝不舍,他知道这只是一次短暂的相聚,就提议道:“叶哥,也不急一两个小时吧,去潜艇上一起吃个晚饭。”

    叶宁沉默了一下,正要答应下来,便在这时,船舱内闪出一道白光,片刻后,一道倩影急匆匆地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叶宁听到动静,转过身,稳稳接住窜跃而来的小家伙,低头看了看小家伙那只被鲜血染红的脚掌,嘴角掀起一抹冷酷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叶宁,你...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快步来到跟前,秋若雨视线紧紧盯着叶宁怀里的小家伙,因为气喘,胸脯微微起伏。

    叶宁抬眼看看一脸兴师问罪的女人,坦然地点了点头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,没有意外的话,此刻的简懿雯已经被挖掉了一只眼睛,报废了一只手掌,而“凶手”正是小家伙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她已经跪下向我认错了,你为什么还要那么残忍地对待她。”秋若雨俏脸一片冰寒,眼中情绪变化万千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她与两名女蛙人谈妥尾款支付方式后,简懿雯主动来了休息室,说是被要求当面向她跪地道歉,当时秋若雨本能地想要拒绝,可又想到这应该是叶宁的属意,自己总不能一再迁就“敌人”,而驳了这个男人的意思,便勉为其难地默许了。

    不曾想,简懿雯方才跪下,趴在桌子上打盹的小家伙突然暴起,几个眨眼功夫,简懿文的一只手被撕成了几片,一只眼珠被抠了出来,那般残忍血腥的场面,让秋若雨又惊又恐,脑海中一时空白,直到两名女蛙人拿着早准备好的纱布,药品等物走进来,并当场为简懿雯处理伤口,她这才恍然大悟,这一切,分明是有人早便安排好的,而这个人除了叶宁又会是谁?

    “我去吩咐开船。”斯卡利顿见势不妙,眼珠转了转,便识趣地离开,以他的判断,秋若雨即便还不是王后,也是准王后的人选之一,眼下,王与王后发生争执,他留下旁观就太不合适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答应留他们一条命,他们是成年人,就该为自己做出的事承受后果。”稍顷,叶宁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萧震山呢,你把他怎么样了?”秋若雨紧盯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比那个女人多废了一只脚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你觉得我做错了吗?”见秋若雨牙关紧咬,怒视自己,叶宁眉头一蹙,低哼了声,在他看来,留下两人的性命已经够慈悲了,一番惩戒绝不可免,秋若雨居然还要为此和自己冷脸向相,简直是敌友不分,恩怨不明。

    这会儿,秋若雨正在气头上,哪会“体谅”男人的心情,当即一跺脚,冷叱道:“叶宁,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,他们就算是犯了死罪,也该由法律制裁他们,你有什么资格惩罚他们?”

    叶宁眉头蹙得更紧,神情不悦地道:“我这是为了你,杀鸡给猴看,以后谁再敢对你不利,他们就是个榜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不要你管,在工作上我是你的老板,在私交上我们只是普通朋友,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,不可能有进一步的发展,麻烦你不要老是自以为是行不行。”秋若雨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,一口气说完一通话,内心也是感到了一丝不妥,咬了咬牙,还是接着说道:“现在萧震山变成了残废,他要是真来个鱼死网破,林非凡出了什么意外,你让我怎么向我爸交代,简懿雯再是个不值得可怜的女人,可她终究是我爸的老婆。”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