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会...”萧震山的心头犹如被一只巨大的手掌狠狠捏了一把,脸色变幻莫测,眼中满是不甘。

    “阁下,只要你完成我们之间的约定,剩下的七百万尾款一分都不会少。”秋若雨没有与萧震山饶舌,按照叶宁的关照,抬眼望向巨汉,给出了承诺。

    斯卡利顿的目光扫动而来,与女人隔空交织,出人意料地生硬道:“这位女士,我想你误会了,一千万的酬劳只是一个底价,每救下一个人质就要另加一百万,那条货船上一共有十七个人质,再加上你们两个,所以,尾款的准确数目应该是两千六百万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微惊,偏头去看叶宁,后者只是让她认下这笔雇佣买卖,并且向对方承诺会支付尾款,可眼下,尾款金额发生了争议,在内情一无所知的情况下,她自然不可能擅自做主。

    叶宁眉头大皱,便不满地力争道:“阁下,当初约定的时候你可没这么说过,哼,你这摆明了趁火打劫,未免太没诚信了吧。”

    斯卡利顿面色一沉,缓缓抬起一根粗壮的手指按了按虚空,语气蛮横:“小子,你没资格和我讨价还价,规矩就是这样,你要是不答应,我也不勉强,约定就此作罢,不过我的人既然已经到了,之前说好的七百万尾款必须付,少一个子,我就把你丢进海里喂鲨鱼去。”

    叶宁脸上涌起一股愤懑之色,一跺脚:“阁下,你这是打算仗势欺人?”

    斯卡利顿不屑地吐了一口唾沫,举起拳头吹了口气:“就凭你还需要仗势欺人,信不信我一拳打爆你的脑袋。”嘴上跑着火车,心中却是如吊起了十五水桶般七上八下,眼下的这一幕要被那帮兄弟姐妹们看到,即便明知是叶宁的属意,回头也必然会对他群起而攻之。

    叶宁在大伙儿心目中是个什么地位?作为大伙儿其中一员的斯卡利顿再清楚不过了,不夸张的说,只要前者一句话,哪怕面前是一个火坑,大伙儿都会争先恐后地往里跳,要不是前者,大伙儿每人至少已经死过三回了。

    “叶哥,别玩了,兄弟我的心脏快承受不住啦。”此刻,斯卡利顿在心中这般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”叶宁气得身子发颤,牙齿咬得“咯嘣”响,却没有立刻反驳,似是真的挺怕对方给他来上一拳。

    眼见这边的激烈争执暂告一段落,萧震山心头腾起了一股希望之火,扬声道:“阁下,今天的事,只要你答应袖手旁观,我愿意付给你双倍的酬劳。”

    斯卡利顿不置可否地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好,两千六百万尾款没问题,但要保证所有人质的安全。”这关头,秋若雨也只能当机立断,总共近三千万的代价能够化解这场危机,在她看来绝对“物超所值”。

    叶宁只是对斯卡利顿怒目而视,却不吭声,用眼角余光瞄了女人一眼,心中道了声抱歉:小丫头,不是哥故意坑你,只是不希望你脑子里的疑惑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好,成交。”斯卡利顿似乎心情一下子转好,满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光看到一丝曙光,转眼就变成了黑暗,萧震山急得直跳脚,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,斯卡利顿的立场对他来说是“性命攸关”。

    “阁下,我给你一个亿...”

    “条件谈好了,还愣着干什么,这三个人先干趴下。”萧震山才报出一个新高的价码,叶宁便是以洪亮的声音将之覆盖了去,直指那三名华夏男子。

    而随着叶宁的喝声落下,斯卡利顿没再给萧震山开口的机会,重重地一跺脚,下一刻,强壮的身子便是如出膛炮弹般向着三名华夏男子俯冲而去。

    一瞬间,三名华夏男子的面色变得无比凝重,体内真气齐齐涌动,并迅速移位试图先避开对方最初的锋芒。

    可惜,斯卡利顿的速度远超他们的想象,眨眼间便是来到居中那名先天小成身前,论起拳头一记轰出,直接是将后者防御洞穿,重重地落在胸膛之上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”一阵内骨碎裂的声音碎然响起,那名先天小成的气息顿时萎靡了下去,瘫软倒地,生死不明,一大片殷红的血浆以他的身躯为中心,就此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同伴见状,原本还存有的一丝抵抗之心瞬间化为齑粉,他们意识到,对手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匹敌的,如果把他们比作是豺狼的话,斯卡利顿就是一头雄狮。

    一拳解决一人,斯卡利顿并未停下,这就找上一名先天初期,后者本就是三人中最弱的一个,自然是更加不堪,勉强过了两招,就被斯卡利顿抓住破绽,一拳击中面门,导至半边脸庞塌陷,扬面而倒,鲜血如喷泉般漫天挥洒。

    萧震山看得目瞪口呆,全身如抽风般抖索了起来,简懿雯一屁股坐在地上,神情涣散,秋若雨不忍地偏过头去,脸色也是一片苍白,如此血腥暴力的场面,对于她一个都市平和环境下成长的女人来说,确实太过难为了。

    一条有力的手臂从身后穿梭而来,将秋若雨柔软的小蛮腰稳稳拖住,叶宁嘴角溢出一丝略有些小人得志的笑意。

    夹板两侧的蛙人们见到自己首领大显身手,一个个兴奋异常,欢呼声,口哨声此起彼伏,连成一片,而希尔等六人则是脸色惨白,目露惊骇,不停地咽着喉咙,就眼下斯卡利顿展现出的战斗力,即便是他们的首领,同样为先天小成的盖马尔怕也是一个回合立扑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自废还是要我动手。”干脆利落地干趴两个,斯卡利顿暂时罢了手,目光慑人地盯着仅剩的一名先天小成,沉声道,此时的后者满头瀑布汗,神情紧张不用说了,手脚都有点轻微地打颤。

    原本依着斯卡利顿的想法,直接把三个先天期弄死算了,反正他手上的人命不下百条,再加三条也就那么回事,怎奈叶宁事先发了话,只要对方不是拼死相搏,尽量不伤及性命。

    “嗨,叶哥大开杀戒的时候那是真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,可大多数情况下,却是太心善了...”在等待对方做出最终抉择的空挡,斯卡利顿脑海中这般想道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