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面的动静先是被夹板各角站岗的四名老外留意到了,他们反应极快地一转身,正要调转枪头,不想,数个暗器却是突然袭来,精准地将他们手里的凯宾枪给震飞了去。

    随后,一道道身影从游艇的两侧跃上夹板,全部穿着蛙人服,数个眨眼间,便是形成了有序的两排,每排各有十人左右,并第一时间将站岗的四名老外制住。

    夹板上的众人勃然变色。

    稍顷,船舱顶部,一个足有两米高的强壮身影缓步来到前沿,**着上身,露出古铜色的扎实肌肉,留了一个莫西干头,一对铜陵般的眼眸中精光若影若现,那般形象,完美诠释了什么叫: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巨汉俯览着众人,似是漫不经心地扫视一圈,视线接触到船头那道削瘦身影之时,一抹狂喜与激动之色自眼底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花了不短的时间镇定下来,希尔面色严峻,目光随着那些蛙人齐齐聚向舱顶的巨汉,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给盖马尔打电话,他会告诉你我是谁。”巨汉声如洪钟地吩咐道。

    希尔轰然一震,巨汉嘴里的“盖马尔”乃是“海鹰”的大首领,从对方疏无敬畏的语气看来,压根没把“海鹰”当一回事,而按照地下世界森严的等级制度来说,对方的组织最少与“海鹰”平级。

    希尔不敢怠慢,当即掏出手机拨打了过去,眼下,大首领盖马尔正亲自坐镇那条被劫的货船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接通,在与那头的交谈之间,希尔的神情先是愕然,接着焦虑,最后满载惶恐,脸色如抹了白粉一般,一片煞白,额头冷汗汩汩冒出。

    “斯卡利顿阁下。”时间不长,通话结束后,希尔艰难地咽了咽口水,传递给同伴一个眼神,随即“噗通”一声,朝着巨汉跪拜了下来,他的同伴只比他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而听到“斯卡利顿”的名字,那四名被制住的老外均是身子狠狠一颤,一股浓郁的骇然之色从眼中涌出来,相继一个个前扑,拜倒在地。

    斯卡利顿正是地下世界赫赫凶名的海陆两栖佣兵团“虎鲸”的大首领,而“虎鲸”在地下世界评级为白银级,还是位于白银级的上游,身后更是背靠黄金级势力,比赤铜级组织“海鹰”足足高了一个大级别,那般差距就犹如隔了一道天沟一道地堑,别说逾越,就连望其项背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萧震山与简懿雯何时经历过这般仗势,都是忍不住瑟瑟发抖,前者还好些,艰涩地问了声:“希尔先生,这,这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希尔却是犹如未闻般,额头贴着夹板,浑身颤栗不已。

    那三名华夏男子都是如临大敌般仰望着巨汉,虽然彼此间相距二十来米,但后者的身上,他们真切地感受到了一股难以相抗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秋若雨脸色同样是微微发白,幸好一手被叶宁拉住,另一手抱着小家伙,让她莫名地安心了不少,强自镇定了几分,她轻声地问道:”叶宁,怎么回事啊?“

    叶宁详装拘谨地道:“秋总,你真以为我没脑子啊,我特意花钱雇的,一千万,才付了三成定金,七百万尾款得你来承担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,我们两个说不定会被丢到海里喂鲨鱼。”

    秋若雨偏头看了叶宁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疑色,也没多说什么,不过得知是叶宁雇来的人,紧绷的心弦一下子松弛了下来,玉手轻轻一挣,甩开了叶宁的手掌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太不规矩了。

    叶宁自然感受到了女人的小动作,扁了扁嘴,略带遗憾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看在盖马尔这小子把你们调教得还算规矩,这次就放过你们,滚一边去。”斯卡利顿对希尔等人的跪拜礼受之不疑,好片刻后,才大咧咧地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他所谓的“还算规矩”,在场也就叶宁一人明白,这正是叶宁特意关照的,假如货船上的人质遭到了伤害,尤其是女性受到了侵犯,亦或是之前希尔六人稍微表现出对秋若雨的猥琐之意,那整个“海鹰”组织将会在今天成为历史。

    “希尔先生...”希尔等人如蒙大赦,再度叩拜了一下,这才起身,对于萧震山的疑惑,希尔以冰锥刺骨的一眼将他后头的问话全给堵了回去,随后与同伴迅速退到了夹板边缘,心中余悸萦绕的同时,还有一丝庆幸,庆幸自己没有精虫上脑,没有对在场唯一的一个漂亮女人表现出丝毫“不轨之意”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的电话里,盖马尔以几乎起死回生的声音告诉他,三号首领马修仅仅是对十七个人质中一名华夏女子起了色心未遂,一小时前,已被投到海里喂了大白鲨,而如果当时没有被制止,米已成炊的话,整个“海鹰”将会在今天遭受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自废吧。”处理完希尔等人,斯卡利顿目光一转,盯上了那三名华夏男子,以他先天大圆满的境界层次,自然是老早感应到了这三人分别处于先天初期与小成,倒是能看上一眼,却不值得高看。

    三名华夏男子脸色齐齐一变,均是涌起一股凝重之色,其中一名先天小成低喝道:“阁下,我们恕不相识,无冤无仇,你这样的要求未免过分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过分。”斯卡利顿仰面大笑了几声,笑声如惊涛拍岸,旋即咧开嘴角,无比轻蔑地道:“老子拿钱办事,管你是谁,赶紧的,是自废丹田,还是要老子动手,提醒你们,老子亲自动手的话,直接要了你们的命。”

    好歹三人都是先天强者,在国内被省级商家好生供奉着,何时被人这般蔑视与强迫过,当下,三人互视了一眼,眼中均是闪过一道凌厉之色,体内真气流转,自掌心疯狂涌出。

    而就在三人准备奋起一战时,萧震山却是急忙伸手拦住,仰着头对巨汉道:“阁下,你说你拿钱办事,不知你是拿了谁的钱,替谁办事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他的疑问方出,身后便是传来了一声冷喝,萧震山猛一回头,只见得秋若雨一脸正容,脸颊上犹如冰封雪埋一般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