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张口就将几十个亿交了出去!

    叶宁眉头一蹙,深瞥了秋若雨一眼,旋即眉头又舒展开来,继续闷声不吭地抽他的烟。

    萧震山与简懿雯对视了一眼,从彼此的眼中均是见到了一抹诧异之色,秋若雨就这般爽快地答应下来,倒是让他们有点不敢相信了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后,萧震山眼中疑色尽去,双眉深深皱起,视线自三名华夏男子脸上划过,陷入到沉吟之中。‘

    “萧先生,我们按照老板吩咐听你的指挥,可你也别忘了和我们老板之间的约定。”一名华夏男子忽然出声提醒道,语气淡漠而生硬。

    另两名华夏男子也是看向了萧震山,那眼神分明是表达着同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一缕尴尬之色从脸上一闪即过,萧震山诎笑一声,点点头:“放心吧,还是按原计划进行,先让我和秋小姐把正事谈完。”一副客客气气的样子,丝毫没有以上位者自居。

    秋若雨冷眼看着这一幕,心中多了几分判定,这三名先天强者并非受到萧震山的雇佣,而是某种合作关系,也就是说,此次设局的背后,除了林萧两家联手,至少还有第三方介入。

    又再沉吟了一会儿,萧震山便有了决断,抬起一根手指指向叶宁,对秋若雨说道:“我可以答应留他一命,但他必须自废丹田,断一手一脚,你还有别的什么要求,能满足的,我尽量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份上,没什么可以再避讳的了,其中从他内心来说,也是想要拔掉叶宁这根眼中钉,过往的仇怨不是关键,只为永绝这个变数,以免后患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秋若雨的态度斩钉截铁,断冰切雪般坚决,俏脸冰寒,透出一股义无反顾之色:“要动他,我就立刻跳海自尽,我要死你拦不住我,萧震山,你确定林海沧就一定能顺利继承我的遗产?别以为我看不透你的心思,你要是有百分百的把握,就不会和我谈条件了,我劝你考虑清楚。”

    字字铿锵,声落后,夹板上一片寂静,只余海风呼啸。

    萧震山面沉如水,眉眼间显出一抹挣扎之色,秋若雨所言可谓一针见血,他之所以开出条件让秋若雨选择,正是担心后者一死会引起意想不到的变数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这个世界上可没有不透风的墙。

    简懿雯双眼怒火喷射,牙齿磨得“咯吱”响,却强忍着没有恶言相抵,她不是没脑子的女人,知道逼死秋若雨乃是下下之策,这个时候,千万不能再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双方就此僵持了下来,倒是眼下作为矛盾焦点的当事人,叶宁却有滋有味的抽着烟,仿佛事不关己一般。

    沉思了许久,萧震山眉眼间那抹挣扎之色终于散去,取而代之是一抹坚定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”秋若雨,今天你要保他是不可能的,你要死我也不拦着你,到底怎么决定在于你,要么废了他,你带着一个亿现金平安回到国内,之后,你大可以想办法替他治疗,虽然日后再练武是不可能了,但把断手断脚接上还是有希望的,要么,你们两个就一起去死。”

    萧震山曾被很多商界人士视为“枭雄”人物,当此之时,那股枭雄本色终于是流出了出来,他清晰地意识到,秋若雨越是要保下叶宁,他就越不能让叶宁安然,否则必成日后的隐患。

    秋若雨心头一沉,她知道萧震山这是下定决心了,她为自己设立的最后底线即将失守,一死了之,说起来容易,可真要办到谈何容易,求生是人的本能,而更关键的是,她就算死了,也救不了叶宁,只会把后者也一起拖死。

    “叶宁,怎么办?”万般无奈之下,秋若雨只得冲叶宁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,笑容之中带着些苦涩,很是无奈,更多哀愁。

    这是真的被逼到了绝境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...”叶宁斜眼看看她,嗤笑地摇摇头,将烟头摊在夹板上,一脚踩灭。

    “秋若雨,你为什么老是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呢?”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,叶宁没再称呼“秋总”,而是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秋若雨不由一愣,明眸轻眨,好生茫然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不记得,在洛市的那个晚上我和你说过什么?”

    叶宁面露不悦之色,不等秋若雨回答,便接着道:“我让你以后别做这种愚蠢的决定,动不动就拿自己的生命当作筹码,你的命就那么贱吗?你知不知道,在我眼里,他们所有人的命加一起,还顶不上你的一根手指头。”

    音量节节攀升,到了最后,近乎是一声暴喝,叶宁目光冷冷扫向萧震山等人,整个人的气质在悄然间发生了质的改变。

    振聋发聩!

    萧震山与简懿雯心头一惊,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,三名华夏男子严正以待,随时准备出手,希尔等六名老外,包括定立夹板各角的四位,都是掏出了随身的军用凯宾抢,只需叶宁一有举动,亦或雇主萧震山一个暗示,他们便会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大战一触即发,现场气氛变得无比窒息。

    瞧见对方众人摆出备战架势,叶宁却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,视线游走了一圈,又回到秋若雨身上,继续道:“你是不是又想告诉我,你不值得我把你看得那么重要?”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这个男人居然还有心思和自己计较这些,秋若雨心中又好气又好笑,还有一股子无力感,只得道了声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再有下一次,我可真要生气了,听见了没有?”

    看着叶宁那副认真而执着的表情,就如同一个长辈对晚辈教育了一通,最终等待着晚辈给予的承诺,秋若雨都以为是一种幻觉,楞了片刻,才点点头,随即一缕自嘲从嘴角蔓延开来,又轻呢了一声:对不起。

    “够了!秋若雨,告诉我你最后的决定。”就在叶宁对秋若雨的“训话”收官之时,萧震山的耐心也是被消磨殆尽,他一声沉喝,犹如闷雷滚滚,这般压抑的气氛让他很是难受。

    眼见一层愁云盖住了秋若雨的脸颊,叶宁也不再废话,稍稍挪了下身子,背朝船头,将一只手掌藏在身后,缓缓握成了拳头,而就在片刻之后,夹板两侧的海面一道道破风之声接踵响起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