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震山点到即止,没有再说下去,沉默地看着秋若雨,神色之中多了一抹怡然与戏谑,他相信以后者的睿智肯定能领会他的意思,他也不介意给女人一点消化的时间。

    秋若雨没有回避他的目光,四目相对仿佛静止,脸色除了微冷了一些,并无多少情绪的外露,内心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,脑海中灵光乍现的一种猜测,也是她最不希望变成事实的一种可能,终究还是发生了吗?

    不可否认,自从母亲去世之后,林海沧一系列唯利是图的所为让秋若雨深恶痛绝,乃至失望透顶,父女间的关系也是一再疏离,可饶是如此,秋若雨心中却依然惦着这份亲情,将林海沧视作是这个世上仅存的半个亲人。

    难道这仅存的半个亲人真的背叛了自己?

    秋若雨本能地想要给出否定的答案,然而理智却不允许她选择逃避,尤其是眼下的情势。

    在前来公海谈判之前,她不是没考虑过危险系数,而权衡之下,却并不认为人生安全会是极大的隐忧,对方无论是国际地下组织,还是商场上的竞争对手,所为目的只可能是一个,那就是钱,而她的个人资产,九成以上来自于持有的华远股份,如果她出了意外,想凭着法律文件在国内接手她的遗产,正如萧震山所言,秋家又不是瞎子,也就是说,对方对她不利,除了多伤一条人命之外,什么都得不到,想要获取期望的利益,就只能通过和她谈判交易。

    她手握的几十亿财富,便是一份强大底气,她自信,哪怕面对一帮穷凶极恶之徒,她至少也会有一半的主动权。

    应该说,秋若雨的分析判断还是很到位的,正是掐中了要害环节,可偏偏遗漏了一个变数,那就是她父亲林海沧,也就是没有遗嘱的情况下的第一继承人,她一旦生死海外,秋家不可能满世界地追查凶手,而林海沧继承女儿的遗产,秋家没有确凿证据,亦不会插手阻扰。

    可谓是釜底抽薪。

    这一下,是真正的脱离掌控了,除非萧震山是“虚晃一枪”,不然她秋若雨还真没了讨价还价的余地,羊入虎口,怎么下口,可由不得羊来做主。

    “侄女,这里风大,要不我们去船舱里头坐下来慢慢谈,还有个人,她在里头等着你,等你见到了,就不会有多余的想法了。”半分钟后,萧震山打破了缄默,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,伸手延客。

    秋若雨站着没动,淡声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萧震山露出犹豫之色,而不待他开口,一名贵妇人便是从船舱内款步而出,丰满的身躯外穿了一件修身的长风衣,保养得宜的缘故,四十多岁的年纪看着才三十出头,乌黑的头发烫着小波浪,仪态雍容,不过嘴角挂着的那一抹冷笑,使她姣好的面容显得有些扭曲,良好的形象也因此打了折扣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听得一声娇喝,秋若雨的视线随声而动,先是愣住,眨了眨眼后,脸色迅即难看了下来,同时,心中仅存的一丝侥幸化作乌有。

    贵妇人正是简懿雯,林海沧的现任妻子,秋若雨的后母,她的出现,从某种意义来说,就是代表了林海沧,事实证明,此次“阴谋”的背后,乃是林萧两家的联手,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人,尚不可知。

    “秋若雨,是不是很意外,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当初你要是答应了两家联姻,又怎么会走到今天的地步。”一路来到萧震山的身边站定,简懿雯面对秋若雨的怒目而视,冷哼了一声,刻薄道。

    “你出来干嘛?”萧震山眉头缓皱,对简懿雯的自作主张略略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“我出来透口气,顺便看看我这个了不起的便宜女儿到底能死撑到什么时候。”简懿雯不以为然地道。

    萧震山眼底闪过一丝阴翳的光芒,随即,脸上的不悦之色散去,再度向秋若雨发出邀请:“侄女,请吧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秋若雨知道自己已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,偏头看向叶宁,眼中多了几分抱歉与无奈,后者也刚好看向她,彼此视线交汇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三言两句就能谈好的事情,没必要再挪地方了。”叶宁淡淡一笑,倒是看不出丝毫紧张,随手将小家伙塞给秋若雨,掏出一包烟,抽出一根叼在嘴上,正要点火,似忽然想起了什么,便将打开的烟盒朝向萧震山等人:“要不要来一根放松一下?”

    萧震山面色一僵,他身后的三名华夏男子均是眼中精光闪过,叶宁这幅随性的模样,是搞不清楚状况呢,还是故作镇定,亦或是一种挑衅?

    “哼,你还是留着自己抽吧,时间不多了,有的抽就多抽几根。”简懿雯阴声道,看着叶宁的眼神泛着彻骨的恨意,要不是秋若雨还没乖乖就范,她恨不得立刻就把这个男人扒皮抽筋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男人的“多管闲事”,才让一次次针对秋若雨的设局功亏一篑,不然怎会落到铤而走险的地步。

    叶宁斜眼看看她,轻笑地摇摇头,懒得和她多费唇舌,将烟盒装回兜里,自顾点起烟,吐出一团浓雾:“萧总,有什么条件开门见山吧,都这地步了,没必要再玩玄乎。”

    萧震山面色微沉,目光咄咄地盯着叶宁,后者这幅无所谓的状态,让他莫名感到了一丝不安,在他的心中,一直将这个男人定义为一个变数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眼下的情势,还能起什么变数呢?

    难不成叶宁还能一个对付三个先天强者,那简直是国际玩笑,再说,此刻的甲板上还有他雇佣的六个老外,每个都是后天高手不谈,还都随身携带了真家伙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叶宁被逼急了,选择跳海逃生一途,这不还有秋若雨在吗?

    短时间内,萧震山脑中闪过诸般念头,最后轻轻摇头,心中有了定论,是自己太敏感了,纵使叶宁有三头六臂,也绝不可能带着秋若雨安然逃脱。

章节目录

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